• 第四十三章 叫一声来听听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046字

    这话差点没把边悦吓飞了。

    “我们的感情已经足够好了,不用培养!”

    “不行,这是任务。毕竟如果我们经常出问题的话,容易让人有机可趁,所以还是要好好培养才行。”季明渊转头看着她道:“夫人,这的确是我的疏忽。”

    边悦看着此时的季明渊,觉得比看鬼片还吓人。

    偏偏他的借口,她无法反驳。

    说话间,车子已经回到了公寓。

    边悦将高跟鞋一拿,下车,光着脚跑进了公寓。

    季明渊看她心急的样子,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像一只老狐狸了。

    边悦回公寓之后,就将今天买的东西都藏了起来——其中有季明渊的衣服和领带,边悦下意识地,没好意思给季明渊。好像给了,就会触犯某些雷区似的。

    季明渊进来,边悦已经关上主卧的门在洗澡。

    边悦想着要尽快睡觉,离姓季的远远的,可是她打开浴室的门出啦,却看到季明渊坐在书桌前看书,她开门他抬头,正好四目相对。

    “身材不错。”

    “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啊啊!季明渊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季明渊似笑非笑道:“既然要培养感情,当然要从同床共枕开始。”

    边悦顾不上他的同床共枕,现在她想找衣服把只裹着浴巾的自己遮盖上,可是手触碰得到的范围内根本没有遮挡物,睡衣还在床上。边悦咬牙,迅速爬上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

    她只露出一个脑袋,用求饶的口气道:“季大首长,别玩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好累,想睡觉。”

    季明渊道:“正好,我也想睡觉,一起。”

    “啊!不许碰我!”

    边悦一看季明渊有动作就连忙大喊,可谁知他只是起身去洗澡。

    边悦有点蒙,直到浴室里的笑声响起,她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听着水流声,边悦一颗心七上八下。

    季禽兽到底想怎么样啊啊啊啊?

    边悦内心是崩溃的,但是表面是冷静的。她拿着书,耳中插着耳机,一副认真听写的样子。

    可是在浴室门打开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

    季明渊靠在浴室门上,看着坐在床上一副真正样子的女人,嘴角微扬,走了过去。

    边悦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连平时很容易听懂的语言都变得一塌糊涂。

    季明渊绝对是病毒!

    “边悦。”

    边悦装没听见。

    季明渊又喊了一声,她还是没搭理。他抬手,将她的耳机带摘掉。

    边悦怒道:“你做什么!”

    床陷下去,季明渊坐在她旁边,瞅了她手中的书一眼,赞许道:“不错,还挺认真。”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不务正业吗?!”

    她指的是他不断调戏她。

    他却眉目一挑,“你确定要我每天务正业?我现在的正业可是将某人就地正法,其它只能算副业。”

    他说这话的时候盯着她看,她不禁毛骨悚然。

    边悦苦笑道:“季大首长,别耍我了,我胆子小真的经不起你这么几下。”

    她此时楚楚可怜,连声音都柔弱了许多。

    季明渊却是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胆子大了不少。”

    “错觉,再说我的胆子很没骨气的,很快它就恢复回去了。”

    “是吗?”

    “绝对。”

    “要验一下才行。”

    边悦听到这句,忍着极大的冲动才没有拿被子捂住自己。她面无表情掩饰着内心的崩溃,“季大首长请讲。”

    季明渊将她的耳机带拿在手中,卷啊卷,在她几乎要无法呼吸的时候终于开了口,“叫一声明渊来听听。”

    边悦懵了一下。

    就这样?

    “你好像很失望?”季明渊开口。

    “没有!”边悦清了清自己的嗓子,道:“我叫了,你今晚就放过我?”

    在她期待中,他却一脸疑惑道:“我今晚怎么你了?”

    边悦:这只腹黑的老狐狸!啊啊啊啊啊啊!

    边悦面色冷静,“没什么,只要季大首长能高兴就好。”说完,她就要喊,可是那两个字像是卡在喉咙一样。

    “咳咳,”边悦清了清嗓子,在他的目光下,耳根微不可闻地转红。“那个,你能不能不看着我?”

    他的目光,让她的心跳都要出来了。

    季明渊嘴角微扬,“不行。”说完,他继续盯着边悦。

    此时灯光下,他的五官仿佛披上了一层华沙,精致、英俊非凡;眉宇间的方寸恰到好处,威严而内敛;整张脸的每一处,都完美得如工笔雕刻。

    被这样的一张脸盯着,边悦内心再坚定,也难免生出旖旎。

    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明、明渊。”

    她的声音很小,甚至有些晦涩,落在他耳朵里,却如玉珠天籁。

    “边悦,再喊一句。”

    “明渊。”

    软软的声音如羽毛般拂过他的心。那一刻的悸动,超乎季明渊的想象,但感觉却比以往都好。

    季明渊看着她红透的小脸,笑着,在她回神之前俯身亲了一下她的唇瓣,在她惊愕间开口,“笨女人,你不知道在床上诱惑一个男人是很危险的事吗?”

    边悦下意识连忙用被子将自己捂紧,两只眼睛愤怒地瞪着他。

    季明渊笑了,却没再进一步做什么。

    他起身,看着床上的人道:“晚安。”说完,开门出去。

    边悦呆呆做在床上,寂静的房间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快得吓死人的……心跳声。

    边悦压住自己的胸口,连忙深呼吸了几次。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别说是手中的书,就是一点平常的事情都没办法想了。

    边悦用被子将自己埋起来。

    没多久,床上传来懊恼的垂床声,久久不停。

    客厅里,季明渊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嘴角缓缓扬起。

    某个女人想跟季大狐狸斗,显然还需要再修炼一些功力。就连边悦自己都没有发现,她以往避之不及的“明渊”两个字,在今晚喊来,竟然已经没有一丝排斥。

    是夜,边悦做了很多梦,梦里来来回回都是季明渊。她听到季明渊说要把她就地正法,吓得一下子醒过来。

    睁开眼,季明渊的脸却近在眼前!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