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季明渊这个大金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124字

    高成宇。

    边悦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高成宇更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再见到边悦,她还是那么的明艳动人,让人心动。

    高成宇此时一身西装革履,穿着和之前相比高了几个档次。

    边悦想起唐薇薇的话,高成宇找了个富家千金小姐。

    而她,则是跟了季明渊。

    这样的见面方式,真是讽刺。

    高成宇不自觉走到边悦面前,“真的是你?你怎么会……”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看向边悦身后站起来的,明显占有欲十足的男人。

    高成宇面露嘲讽,“边悦,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到头来,你离开我也不过是为了钱。”

    恶人先告状。

    说的就是高成宇这种人。

    边悦现在都觉得恶心,“高成宇,不想找打的话,我劝你最好是嘴巴放干净点!”

    高成宇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边悦,我和唐薇薇分手了。”

    “和我没有关系!”边悦拿起自己的包,“明渊,我们走。”

    季明渊手放在边悦腰上,嘴角微扬,“我们没必要走,要走的是他们。”

    世贸大厦,幕后的老板之一就是飞腾集团总裁方明渊。

    “你是谁!”高成宇充满敌意开口。看到边悦和眼前这个男人走得这么近,他的心中有了妒意。

    边悦这个女人明明是他的,喜欢的人也是他。

    “高成宇,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再我面前出现!”

    “边悦,你是喜欢我的!”

    说着,高成宇一手拉住边悦的胳膊。

    “成宇,她是谁?”就在他们纠缠间,一道声音响起。

    试衣间的门打开,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走过来,她妆容精致,面容娇媚,眉目间有着明显的骄纵。

    高成宇受惊般下意识地放开边悦的胳膊,“没什么,以前的一个老同学而已。”

    女人显示看了季明渊一眼,随后伸出手放到边悦面前,“我是成宇的未婚妻,我叫齐思柔。”

    那双手,十指都涂着艳红的指甲油。

    “抱歉,我和高成宇并不熟。”说完,边悦就要走。

    “站住。”齐思柔开口,她手挽过从刚才开始就不敢说话的高成宇,站到边悦面前,“实话说,你叫什么名字我根本不感兴趣。看你的打扮,恐怕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店吧。既然你是成宇的同学,这样吧,这里的东西你随便挑,说我的名字他们会给你打个九折。”说着,她抽出了一张会员卡。

    边悦看着那张会员卡,只觉得刺眼和恶心。

    果然是渣男就会找渣女!

    边悦连一下都不屑再和他们纠缠,拉起季明渊就走。

    季明渊由她拉着走出店。

    一出去,边悦就道:“气死了我!”有钱人了不起啊,简直就是神经病!

    季明渊看着她跳脚,开口道:“为什么要逃?”

    是对高成宇还不死心吗?

    从他出现到现在,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她就有两次要拉他走。

    “什么逃!我才没有逃!”边悦气呼呼道:“我只是不想和那么恶心的人对上!”

    她话刚说完,就听到齐思柔的声音像是魔障一样传来,“成宇,我们去选戒指吧。”

    “好。”高成宇的声音温柔如水。

    边悦更是气得不行。

    贱男!

    渣女!

    简直是让人倒胃口!

    季明渊嘴角微扬,笑意不及眼底,“宝贝,我们也去挑一个戒指怎么样?”

    边悦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你想做什么?”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他霸道宣布,可边悦一点都不感动。

    一路上边悦都想让季明渊改变主意,可是季明渊显然已经决定了,而他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

    高成宇齐思柔、季明渊边悦,四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进的戒指店。

    思凡帝。

    世界最顶级的奢侈钻戒品牌。

    高成宇小声道:“边悦,你别胡闹,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说完,他还鄙夷地看了一眼季明渊。

    边悦本来还想出去的,听到这句,往季明渊身上一靠道:“哼,那咱们就走着瞧!”几万块季明渊还是小case的。

    齐思柔总觉得季明渊有点眼熟,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想必也是不重要的人,只可惜了那张脸。

    齐思柔故意在边悦面前拉过高成宇,指着一个钻戒道:“亲爱的,你看这个怎么样?”

    “不错,你的眼光当然好。”

    “那就拿出来试试。”

    店员恭敬地将戒指拿出,齐思柔戴在手指上,花生大的钻戒熠熠生辉,衬得她脸上的得意十分明显。

    边悦却视而不见。

    季明渊笑着道:“宝贝,你也挑一个。”

    “有人没钱就不要充大款,小心一会儿丢人!”齐思柔照着自己的戒指,口中边嘲讽地说着。

    边悦冷笑,低头挑钻戒。

    她真的很想很想很冷很高贵地挑,可是在看到那数字后的六七个零后,她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这个价,怎么不干脆去抢劫!

    她目露凶光,那店员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摁下警报。

    季明渊笑着将边悦搂过,压着她得肩膀,“宝贝,有挑中的吗?”

    边悦狠狠将目光收回来,在看了一圈又一圈之后,将目光落在了中间一个没有标价的戒指上头。

    这个戒指没有标价,一定是因为太便宜了吧,而且款式看起来也比其它那些吓死人价格的低调多了。

    “咳咳,”边悦指着那一款道:“要这个。”

    那店员眼睛一亮。

    “夫人好眼光!”店员将戒指小心翼翼放下,“这一款是思凡帝今年的帝王款,低调奢华尊贵,也是全球唯一的一款。”

    边悦呆掉了,帝王款,那岂不是意味着价格也是帝王价?!

    她想反悔,可是季明渊已经拉起她的手,将戒指套进去,“夫人,你的眼光不错。也帮我戴上看看。”男款戒指跟着塞入她手心。

    齐思柔看着那足足有鹅蛋大的,精致打磨的钻石,几乎妒红了眼。

    “这款是你们能佩戴的吗?!也不看看你们的身份!”

    季明渊眸中的冷色一闪而过,递出一张黑色卡。

    那是思凡帝,极致尊贵的VIP卡。

    齐思柔和所有店员顿时睁大眼睛,连店长也连忙从离间出来,恭敬地站在季明渊面前。

    “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季明渊拉起边悦的手,冷冷看着齐思柔,“忘了告诉你一点,替我夫人的名字,可以给你打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