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论次数卖怎么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98字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季明渊做得十分漂亮。

    齐思柔当即被羞辱得面红耳赤,她怎么能想到,他们居然能拿出一张黑色卡!

    而且还用她刚才的话来羞辱她!

    只可惜……

    此时事件的中心主角却完全在神游状态,在季明渊要刷卡的时候,她才完全清醒过来。

    “喂!”

    这可是好几个零!

    季明渊笑着,在她耳旁道:“我允许你到时候卖身还给我。”说着,那刷卡机一个叮的声音,钱就这么从卡中划走了。

    边悦觉得自己完了。

    这下子真的是要卖身才能还得起了。

    她将愤怒发泄到了齐思柔和高成宇两人身上,指着他们,对着店员道:“一点都不许给他们打折!一分钱都不许少!”

    “是!”

    这可是顶级尊贵的客人,自然是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季明渊忍俊不禁。

    齐思柔一张脸都要扭曲了。

    边悦挺直腰背,戴着价值连城的戒指走出了店门。高成宇看到他们出去,连忙问齐思柔,“那我们还买不买?”

    齐思柔刚被下了面子,虽然心疼价钱,但还是咬牙道:“买!当然买!把……这个!包起来!”

    店员看了眼她手上试戴的戒指,再看一眼她重新挑选的,心里不禁鄙夷。这种充阔气的客人他见识多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极品的。

    活久了,真是什么都能看到。

    高成宇看着那刷到的五位数,一句话都不敢出声。

    他没想到,边悦居然找了个金主。

    高成宇心里既复杂,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嫉妒。

    齐思柔却仿佛知道他在像什么一样,嘲讽道:“你不要被骗了。我看那张卡还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借来的,而且这种顶级的店都有免费退换货的服务,只怕我们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会来退货。”

    高成宇怔住,“还能这样?”

    “当然了,”齐思柔冷笑道:“这A省的所有年轻名流没有我不认识的,刚才那个人十之八九是装的!”

    高成宇心里松了口气,笑着道:“我想也是,看起来也不像。思柔,你累了吧,我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吧,毕竟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可别先把你累坏了。”

    “知道心疼我就好,要知道,为了你,我可是什么都做了。”

    “当然,我不疼你疼谁啊。”

    车里,边悦看着手上的戒指,果然是奢侈品牌的顶级钻戒,怎么戴怎么好看,360度无死角,流体设计,奢华却低调,品味十足。

    季明渊道:“看来你很喜欢?”

    他一开口,她就顿时不好了,“季明渊,这个是你自己要买的,可不是我逼你的,你可千万不要我还你。我告诉你,就算是你把我论斤卖了,我也赔不起的!”

    “我不会把你论斤卖,论次数卖怎么样?”

    “你休想!”

    季明渊眼眸微眯,“我的确很想,而且天天都在想。”他的目光露骨,没有丝毫的掩饰。

    边悦之前早有预料到季明渊对她图谋不轨。

    但是!

    他也不用越来越直白吧。

    “季大首长,真的,只要您招招手,会有很多女人扑过来的,您何必为难小的呢?”边悦一天天心脏忽上忽下的。

    季明渊笑着,老狐狸样,“我就喜欢对小的下手,尤其是欺凌弱小。”

    边悦:“……”

    季明渊心情愉悦,启动车子。

    他手上的那枚戒指,在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这是刚才,她替他戴上的。

    抛开季明渊言语上的恶劣不讲,边悦是要谢谢他的,“刚才,多亏了你帮我。”她才没有在高成宇面前丢人。

    季明渊淡淡道:“我说了,我只是帮我的女人而已。”

    “可……”

    沉默。

    片刻后,季明渊开口,“他叫高成宇?”

    “嗯。”

    “你忘不了他?”

    边悦看向他,微怔,这个问题,已经是隐私问题了。双方,都在试探着对方的底线。边悦没有立刻回答,季明渊也没有催促。

    车里安静。

    这种安静让边悦觉得压抑,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上次她拒绝他一样。

    季明渊生气了。

    虽然他没有说话,神情也没有任何变动。

    但是边悦能感觉出他在生气。

    “下车。”

    “嗯?”边悦不解。

    他不等她明白,已经先打开车门下车,但并未像以往一样等她下车,或是戏弄她。边悦打开车门下车,小跑地跟上去。

    是一家餐厅。

    走到门口,就能听到里面悠扬的钢琴声,很动听。

    餐厅内,灯光暖黄,装饰考究,欧洲名画挂于两侧,服务员穿着的燕尾服,态度专业地工作。季明渊落在他们中间,毫无违和感。

    边悦神情微暗,周围入目多半都是情侣,笑意盈盈。

    “吃什么?”季明渊看着菜单,头也不抬地问。

    边悦也看着菜单,她听说过这家餐厅,是很有名的情侣餐厅,听说要来都要提前三天以上预约。他……早就安排好了今天?

    “嗯?”季明渊听不到她回答,皱眉抬头。

    “哦,我随便。”边悦莫名有些紧张,又有些愧疚。

    季明渊看了神情失落的她一眼,目光中的冷意一闪而过,但是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点餐,中途还询问了她有没有忌口,饮品有什么想喝的没有。

    但是点完餐之后,季明渊就没有再说话了。

    边悦多次想找话说,但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钢琴曲悠扬悦耳。

    他们之间却僵硬,尴尬。

    餐上来,边悦想借此解开死寂,却看到季明渊已经自顾拿起餐具开始吃饭。边悦默默地也拿起餐具,口中的话顿时一句都说出来了。

    季明渊吃饭的姿势很优雅,如果忽略他此时的心情的话,真的是赏心悦目。

    边悦心中叹了口气,手中一时不慎,一条大虾滑了出去!

    糟糕!

    出大丑了。

    季明渊看着滑到自己盘边的大虾,抬头。

    边悦脸通红,神情窘迫万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好丢人。

    季明渊看着她的神情,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嗯。”

    边悦抬手,想把那条碍眼的大虾拖回来。

    她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到季明渊盘子旁边,然后手拉着大虾胡须,一点点慢慢拖回去。

    “边悦。”

    “啊?”虾胡子断了,躺在了两人正中间,比刚才更显眼。

    “你严重影响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