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边悦,你真是煞风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64字

    他神情严肃。

    她低头,以为他说的是大虾的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季明渊看她小学生犯错的样子,心中刚才憋着的气突然没了。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他为什么要跟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计较呢?

    不是早预料到她的难搞了吗?

    他笑着道:“我是说,你影响到了我的心情。”

    果然,还是大虾的错吗?

    边悦伸手,迅速将大虾抓在手中,藏在身后,“看,现在没有了,不会影响到你的心情了。”

    “……你觉得我说的是这个事?”

    不是吗?

    看她的样子,季明渊心中再次憋闷,语气冷冷道:“边悦,去把你手中的虾处理掉再回来!!”

    “是!”

    果然是被嫌弃了。

    边悦起身去洗手间。

    洗手的时候边悦才想起来,他们刚才在闹别扭,他问的问题自然是那个。边悦,真是没脑子啊你。边悦懊恼地洗手,但心里又不满,自己凭什么回答他那个问题。

    她忘没忘掉高成宇,跟他有什么关系?

    边悦深吸口气,走出洗手间。

    在进包厢之前,她听到大厅传来熟悉的钢琴声。

    是《FlowerDance》

    这首曲子,让她想起了大学打工的日子,那时她也是在餐厅弹琴,不过后来因为怕影响到未来进翻译室,所以辞职了。

    想起来,那还是她最肥的一份兼职,肉痛。

    不过她并不后悔放弃,她有着不可动摇的理由要进翻译室。

    想到这,边悦从低落纠结的心态中出来,她没什么可怕的,自然也没必要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边悦重新坐回季明渊面前,她盘子里已经又多了一份大虾,想必是季明渊重新帮她点的,“谢谢。”

    “不谢,我只是不想你对着我流口水。”能徒手抓大虾的,流口水也不是不可能。

    边悦吃着大虾,满足地给了季明渊一个称赞。

    “季首长,老实说,其实你人挺好的。”

    季明渊冷笑道:“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倒是难得。”

    边悦道:“只要季首长不要总是欺负我,我一定会每天都夸季首长的。”

    “那你还是不要夸我好了。”

    “……季首长就不能好好爱护手下吗?”

    “如果所谓的‘爱护’是指你想的方式的话,不能!”

    边悦简直佩服死了季明渊的脸皮。

    大虾上有不少汁,没一会儿就流了一手,包括那个戒指也不能幸免。边悦想到它的价格,没吃完就连忙心疼地摘下来擦拭。

    擦完,她正要戴回去,突然觉得不妥。

    她将戒指一递,放到季明渊面前,“还给你,这个还是很好看的,以后可以送给适合的人。”

    季明渊好不容易恢复的心情,因为这句话再次落到了谷底。

    他嘴角微扬,笑容却不及眼底,冰冷如谭,“边悦,你真是能煞风景!”

    说完,他手一拍,戒指直接落地。

    吭。

    清脆的声音仿佛砸在心上。

    季明渊起身扔下餐巾就走。

    “喂!”

    边悦回过神,连忙低头寻那枚戒指。找了快十分钟,她才终于在季明渊做过的椅子下面地毯缝之间找到,“什么嘛,就算不要也不用这么浪费啊!”

    边悦将戒指收好,拿起包走出包厢。

    可是她还没走就被餐厅的人拦下了,理由是,他们没有付账。

    “多少钱?”

    “一共是三万五千八。”

    “多少?!”边悦掏钱的动作停下,不敢置信地看着经理。

    经理又将价格说了一遍,顺便尽责地将各个菜品都给边悦介绍了一下。边悦看着那五个数字,只觉得眼晕。

    “我打个电话。”

    她今天是跟着季明渊出来的,根本没想过要花钱,所以随便提了个包,只有少量现金。

    边悦先是打给了季明渊。

    季明渊没有接。

    边悦不死心又打了一遍,季明渊还是没有接。

    “早知道配合着解释一下不就好了!啊,小气的男人!”边悦挂了电话,看着经理的眼神,尴尬道:“我再打一个,稍等。”

    这次边悦打给了萧白。

    她认识的人中,能付出这笔钱,又愿意付的,只剩下萧白了。

    萧白立刻就接了,边悦松了口气,“喂,萧白,是我边悦,你能不能来蓝色海湾餐厅一下,我有点麻烦,哦,对了,记得带上卡。”

    萧白大致了解后,讶异道:“老大不在吗?”

    “别提他了,你先过来。”

    “好。”

    边悦电话刚挂,还没跟经理说话,就看到萧白从餐厅外面走了进来。

    边悦惊讶,“这么巧,你也在餐厅?”

    萧白笑着,先把钱付了,道:“边大小姐,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装傻做什么!?”边悦没好气道。

    “你今天和老大出来,兄弟们都跟着呢,生怕你们出什么事。不过奇怪,老大出去我们怎么不知道?”萧白喃喃自语。

    边悦讶异,“你们一直跟着?”

    “对啊,还有平时你出门,我们都会让人跟着的。”萧白说完,八卦凑近道:“喂,今天跟老大约会怎么样?”

    边悦吓了一跳,“什么约会?”

    “不是吗?老大今天又带你逛街,又去买钻戒,还专门提前订了位置来这里和你吃饭,不是约会是什么?对哦,既然你们是约会,为什么老大不跟你在一起,难道是有什么突发情况?”萧白猜测。

    边悦却是当场怔住,她真的安全不知道,季明渊是在和她约会。

    ……完了。

    这下子,她是真的犯了大错了!

    边悦苦丧着脸道:“萧白,你们老大会怎么对付惹他生气的人?”

    “那要看程度了。”

    “如果是特别特别特别生气呢?”

    “杀!”

    边悦吓了一跳,“萧白,你别吓唬我,我跟你说正经的!”

    萧白收起玩笑,严肃地看着她道:“边悦,那我就和你实话实说。如果是别人的话,下场会很惨;不过如果对象是你的话,我也不知道。毕竟我跟老大这么多年,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对一个女人。”

    “你别说得好像我们有什么一样,说到底,我们只是任务合作而已。”

    萧白笑着道:“或许吧。不过,边悦,有件事你应该不知道吧,你是老大担保出来的。否则,你真的以为你能安然回国,坐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