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30秒,说你爱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77字

    边悦被萧白没头没脑的话给弄蒙了,“你说清楚点。”

    萧白道:“这事呢,我也不好说太多,具体的还是你自己问老大吧。”他能帮老大的也就到这里了,剩下的就要看老大自己了。

    边悦没好气道:“你要么不说,要说就别说一半!”

    “嘿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边悦扣着安全带,狠狠扣下,“真是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

    吊胃口的本事都是一等一。

    萧白看她的样子,笑着道:“其实仔细看,你真的很漂亮,还是老大独具慧眼。”第一次在餐厅看到,只觉得养眼,没有现在近距离看这么有冲击力。

    边悦面无表情,“能正经一点吗?”

    “你们翻译室的就是太正经了,多无趣啊。”

    “我就喜欢无趣。”

    萧白笑容一扬,“老大也是这么说的。你们真是绝配。”

    边悦:“……”

    边悦被萧白送回家,走到家门口,心情有些忐忑。

    认真想起来,她在澳洲谈判那次,好像真的是闯祸了。当时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即使不被开除,也一定会背上处分,可是没想到回来居然一件事没有。原来是季明渊保她了。

    难怪……

    不对!

    这么说来,季明渊早就已经见过她了?!

    这个发现让边悦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一直以为,他是因为任务才选择的她,也是因为任务才一直戏弄她,如果这些个前提都不对的话……

    完了。

    边悦更不敢开门了。

    季明渊是真的在追求她?

    想想自己做过的事,边悦觉得自己是在用生命作死,不断挑战着季大首长的底线。

    轻轻打开门,边悦硬着头皮进去。此时季明渊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手中文件,眉头微蹙。

    “咳咳。”

    季明渊抬头。

    边悦将戒指一递,“这个我现在不能收!”

    “那就扔了。”

    “方总,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的好吗,这可是……”

    “你现在是在教育我?”季明渊的语气和目光中都透着嘲讽,他神情微微冰冷,怒意隐隐。

    “不敢。”边悦将戒指放到桌上,“季大首长,我现在相信你是在追求我了,不过我也希望你听听我的想法。”说这话的时候,她虽然看起来冷静,但实则头皮发麻。

    季明渊将文件往桌上一扔,看着她,半响,“说。”

    边悦紧张得一口气差点把自己憋死。

    “我认为,男女双方既然要交往就是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所以现在,你不是我的上司,我也不是下属,我们只是正常的男女双方,”边悦逻辑清晰,语气冷静,“你追求我,我有权利拒绝。”

    “所以,你要拒绝我?”季明渊嘴角扬着一抹笑意,却让人看得惊心胆战。

    边悦道:“我没这么说,我只是说,我也有不接受的权利。在大家看来,你季大首长肯降尊屈贵追求一个翻译室小译员,我就应该感激涕零,识抬举地接受你,可是我不这么认为。我的精神自由,我坚决捍卫自己的权利!”

    那个雄赳赳气昂昂的边悦又出现了。

    光彩夺目。

    “我逼你了?”

    啊?

    边悦愣了愣,“没有。”

    “又或者,我威胁你了?”

    边悦想摇头,随后又点头再点头。

    季明渊笑着道:“那些只能算是情趣,真正的威胁……边悦,你不会希望看到的。”对付敌人的手段他要多少有多少,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边悦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

    季明渊道:“既然我们双方精神平等,那么我也该有生气的权利不是吗?”

    边悦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一时没找到反驳的点。

    他修长的腿往桌上一架,姿态悠然,目光淡淡落在她脸上,“边悦,不如这样,你干脆拒绝我,这样我就彻底放过你,怎么样?”

    这是个极大的诱惑。

    他的话,他的姿态,都在散发着自由的气息。

    “30秒的时间,拒绝我。”

    他说着,看着表。

    他太不按常理出牌了,总能将她计划好的事情打得七零八落。明明她是想好好跟他来一场谈判的,怎么就被逼到这种境地呢,而且是要她拒绝他……

    “10”

    “9”

    “8”

    “等等!”边悦打断季明渊的倒计时,“凭什么你让我拒绝我就拒绝!就算要拒绝也得是我自己的决定!无关任何……”

    “0。”季明渊将手表放下,打断她的话,眸中透着点点狩猎着的光芒,“我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没拒绝,那就从今天开始,我们正式交往。”

    “喂!你都不听人把话说完的吗!”

    “我有听,是你没把握住机会,”说完,他将腿一收,附身倾近边悦,目光中藏着戏谑,“说起来,我很好奇,刚才那30秒你在想什么?”

    30秒,用来决定拒绝一个人完全足够。

    可是她没有。

    边悦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大声道:“你别多想,我只是、只是……我又不是笨蛋!你条件那么好,我怎么知道拒绝了你还会不会有下一个!作为备胎也不错啊!”

    “原来是因为我的条件,刚才不是说精神自由?”他语带调侃,但明显心情不错。

    边悦理直气壮,“精神也需要现实做支撑,不然那叫盲目乐观!”

    “伶牙俐齿。”

    “这叫机智!”边悦反驳人的功力妥妥的。

    季明渊朝她扬了扬下巴,“坐。”

    边悦坐下,但烧红的脸还是没有下去,可是此时,看着季明远她的心跳快得自己都要无法呼吸。

    “送出去的戒指我不会收回来,怎么处理随你。”

    “真的?”边悦一把将戒指拿过,想着那一串数字,心情都激动,“这么说,我拿去卖掉也没关系?你猜能卖多少,不能对半,也有三分之一吧?”

    转眼就要有钱人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季明渊眼眸微眯,看着边悦的神情……很不爽。

    他抬手,一把将她的戒指夺过。

    “喂!你还给我,你不是不要,随我处理吗?!”

    季明渊用大爷般的语气道:“本少爷后悔了,这个戒指我暂时替你保存着,等需要的时候再给你。”

    言而无信!

    边悦肉痛。

    季明渊却是嘴角扬着,自顾道:“既然要正式交往了,有些问题我们要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