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夫妻谈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47字

    边悦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脸,又烧红了起来。

    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看到。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交往这种事情可以这么严肃地讨论的。

    说好的暧昧和心跳在哪里?

    虽然心里槽点满满,但是边悦还是超乎自己预料地回答了季明渊的问题,其中包括她和高成宇的关系问题。意外的是,季明渊还问了她关于未来的规划。

    他对于这个问题的理由很充分,“我好做出相应调整。”

    “调整什么?”边悦好奇宝宝。

    季明渊一副很认真的神情,“调整度蜜月,还有要孩子的时间。”

    边悦羞煞,拿过旁边的枕头直接丢到他脸上。

    “这两个问题你自己慢慢想吧!”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双方重新冷静,季明渊道:“你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在我的规划里加入你。”虽然本来就有,但是给她一个有选择的感觉也好。

    边悦只当没有听到后半句,“要说长远的规划没有,这一两年的规划就是等任务完成,回到翻译室,狠狠教训一下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

    尤其是王主任!

    在他的欺压下,她度过了血泪的三年。

    季明渊笑着道:“你倒是嫉恶如仇。”

    边悦头一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

    看着边悦的样子,季明渊想到了自己。

    不过这个女人伸爪子的样子也不错。

    季明渊想到了自己,边悦脑瓜子转得也快,又圆了一句,“当然了,对于自己的上司,我是一定会保持尊重的。”

    “男朋友呢?”

    边悦一脸无辜和疑惑,“我有男朋友吗?”

    季明渊眼眸微眯。

    边悦硬着头皮,就是不松口。在以为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却听他道:“现在,你有什么想问我的?”

    咦?

    就这么放过她了。

    边悦无法相信,不过也不至于自己再去撩拨。

    说起来,她的确是有问题想问。

    “你之前说,在餐厅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可是萧白说,你早就见过我了。”后半句,她说得有些恶狠狠。

    季明渊挑眉,“除此之外,他没再多说别的?”

    老狐狸。

    边悦撇嘴道:“说了,他说,是你保了我。”

    季明渊笑了,“我只是不想这么好的翻译官,折损在这样的小错误上而已。”

    身为翻译官,用嘴传递信息的同时,更要管好自己的嘴。

    “不算小错误。我当时是部长的随行翻译,我说的话,他们只会认为是部长让我说的。”边悦时候也反省,“我当时不应该多嘴,恐怕还给部长带来了麻烦。”

    季明渊笑着道:“是带来了一点麻烦,不过不算严重。”季家的面子,足够解决这件事。不过,“我查过你的履历,以你以往的表现来说,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虽然边悦性格有冲动的一面,但是也很职业,这种错误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

    边悦被季明渊这么一问,有些郁闷道:“还不是被王主任害的。当时我刚完成一场二十个小时的谈判工作,本来应该立刻休整的,但是我接到王主任电话,说让我直接去会议现场做翻译。”

    季明渊皱眉,“那个会议可是长达五个小时。”

    边悦道:“如果只是普通的翻译也就算了,可那是军事会议,非常难翻。会议完成后,我累得不行。”

    “偏偏还有不识趣的军官说风凉话,所以你就冲动了?”

    边悦不好意思道:“差不多是这样吧。”

    “连续翻译二十五个小时,很厉害。”季明渊不吝夸奖。

    边悦得意道:“那当然!这可是破了纪录的。不过其实谈判翻译的时候,中间是有时间休息的,严格说起来,也就是十五个小时左右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眉目间分明有着说不出的自豪。

    季明渊忍俊不禁。

    边悦突然反应过来,“不对,我问的分明是你为什么故意骗我。”又被季明渊带歪了,还被套了不少话。过分。

    季明渊道:“边悦,如果我一开始就让你知道,我是故意接近你的,你还会接受我吗?”

    “……不会。”就是现在也没接受,“不要说得好像我们已经有什么了一样。”

    季明渊眼眸微眯,她第一次挑衅他,他可以当没听到,第二次可不行。

    “边悦,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

    边悦睁大眼睛。“那不是只是为了任务伪造的吗?!”

    季明渊唇瓣勾起,“是伪造还是合法,由我说了算。”

    边悦被这句话打击得七零八落。

    她一脸诚恳,“季大首长,说真的,有没有人说过,比起兵,你更像土匪?”还是专门打家劫舍,欺男霸女的那种。

    季明渊挑眉,“第一次,也不想听到第二次。”

    “是,我的荣幸。”

    看她还算乖巧,季明渊大发慈悲道:“继续你的问题。”

    边悦却是一本正经道:“我想问的问题都已经有答案了,不用麻烦季大首长。”

    “哦?”季明渊嘴角微扬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用问也知道季大首长的答案。”

    “比如?”

    “我可以离婚吗?”

    “不能。”

    边悦点头,诚恳道:“所以不用问了。”

    季明渊就喜欢边悦这识趣的样子,“边悦,要是有人问我们的关系,你要怎么说?”

    边悦道:“如果是执行任务的话,那就是夫妻。”

    “还有呢?”

    边悦眨了眨眼睛,“还有什么?”

    季明渊看着她,目光中已经露出危险。

    边悦依旧无辜。

    “边悦,我真想直接强了你。”季大首长一辈子顺风顺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最近却屡屡受挫,而且都是因为同一个女人。

    如果不是他自制力良好,早就发挥土匪……哦,不,军人本色了。

    边悦笑容扬起,十分的灿烂,语气更是十分欠揍,“季大首长当然可以这么做,不过后果嘛,季大首长应该很清楚。”

    哼!

    还想追求她?

    门儿都没有!

    季明渊看着那种近在咫尺的得意小脸,眼眸微眯,伸手,在她反应之前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