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无法再心安理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44字

    边悦坐在门外,面无表情靠在墙上,可是她的内心却在翻腾。

    心底上,她一直知道自己为什么抵触季明渊。

    她不敢相信他。

    母亲的经历,母亲的经历,让她对高干世家不抱有任何好感,任何希望,更没有任何信任可言。她知道再多的花言巧语,都遮掩不住事实。

    事实就是,背叛。

    她谨记母亲在世时的叮嘱:不要和高干子弟扯上关系,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就好。

    边悦一直都谨记这句话,同时她对爱情也不抱任何希望。所以她随便找了高成宇,想着就这么凑合着过一辈子。但是季明渊出现了。

    他的出现让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她一直以不过是在执行任务来麻痹自己,肆意地无视他的态度,无视他的做法,她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可是今天的事情,打破了这一层纸。

    季明渊对她不是只说说的,他是真的在行动。

    边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该怎么办?

    “边悦,老大想见你。”

    这一声吓了边悦一大跳。

    边悦狠狠地别了萧白一眼,“知道了!”

    萧白看她开门进去,不解地转头问小六,“我得罪她了?”

    “活该。”

    “喂!六子,你这么说话就太不是人了,怎么说我也是……”

    萧白的话渐行渐远,房间里静谧得能听到针掉落的声音。边悦进去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我这么可怕?”

    边悦摇头。

    “你站太远了。”几乎是门口进来后就没怎么动过。

    边悦走近了几步,她口中的话在季明渊的目光下欲言又止。

    “我替你说吧。”季明渊笑着看她道:“你想问为什么?”

    边悦点头。

    季明渊嘴角扬起,“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不是吗?”

    边悦脸微红,别开眼,“别说得这么好听。”

    “幸好我是做出来的。”

    边悦不说话。

    季明渊叹了口气,对她的沉默又无奈,却又不舍道:“边悦,以后不要对自己这么狠,你是女孩子。”

    边悦做事透着一股狠意,有一种豁出去的绝然。这么漂漂亮亮的一个女孩子,这般做事,看着让人心疼。仿佛世界上没有她牵挂她的事,也没有牵挂她的人一般。

    边悦道:“谁规定女孩子就不能狠。”

    “别的人我不管,但我不希望你这样。”刚才那一场火,如果烟雾报警器没有开启,他们都将死在里头。“因为,我会担心。”

    他乍然这么一句,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击中了她的心。

    “我、我没事。”

    季明渊叹气道:“边悦,我开始后悔让你加入这个任务了。”这么绝然的一个女孩子,对任务很有好处,但是同时意味着她会面临无数危险的处境。

    边悦听到这句,抬头,坚定地看着季明渊,“季首长,我需要这个任务,而且您做出的决定不能反悔。我不会拖累行动的,也会保护好自己!”

    季明渊笑了,“非要我提任务,你才敢看着我?”

    边悦唰地立刻低头!

    季明渊:“……”

    “季首长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站住!”

    边悦背对着,一动不动。

    “你没什么对我说的?”他以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至少她应该会有些改变。

    边悦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无奈和叹息,她手微微攥紧。她有,她有很多话,很多事情想说,想问,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从设么地方问起。

    她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问。

    她没有爱人的能力。

    这是她这段时间和季明渊相处后,另一个发现。

    就像之前季明渊将药给她,她甚至没有想过拒绝一样,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一个人。

    “没有!”

    边悦说完,不等他说话,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门口,季明渊听到她在给秘书王雪琪打电话,让她来医院照顾季明渊。王雪琪当场是恨不得立刻飞过来,电话里对边悦是各种感谢。

    “边悦,看来我以前是真的误会你了,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告诉我总裁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有机会我们……”

    啪!

    边悦挂了电话。

    她走出医院,直接打了车,然后将自己的电话关机。

    “小姐,去哪?”

    边悦本想回家,但是转口又道:“去汤山一号公寓。”汤山一号公寓是权家所住的地方,边悦去这里一方面是想找权小雨,另一方面是想试探一下权正。

    在到门口的时候,边悦开机给权小雨打了个电话,“喂,小雨,是我,我在你家门口。你出来接我一下,我不想让你家其他人看到我。对了,记得带上钱。”

    权小雨不知道边悦做什么,不过照做了。

    在看到边悦,替她付了车费之后,权小雨惊叫道:“天啊!边悦,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说完,她又立刻道:“不对,要欺负也是你欺负别人才对。”

    边悦没好气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先找一身衣服让我换了再说。”

    权小雨掩护边悦进去。

    边悦换衣服,又顺便洗了个澡,才觉得整个人重新复活过来。

    权小雨躺在床上,看着她从浴室出来,笑容灿烂却又有些猥琐道:“看到你和季大首长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啊,最近进展怎么样?”

    边悦将擦头发的毛巾一扔,“不怎么样。”

    “哇塞!季大首长不会还没吃了你啊?!”

    边悦没好气道:“他不吃人肉!”

    权小雨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边悦道:“光说我,你和肖显阳不也什么事都没有。”

    权小雨笑容甜蜜,“那是因为显阳说要把那件事留在第一次,这样才甜蜜,你懂什么。”

    边悦调侃道:“我是不懂,我只知道,显阳再不把你管好,你又该别人动色心了。”

    权小雨知道边悦提的是上次她和简逸轩在酒店的事,她笑嘻嘻道:“温饱思淫欲,再说追求出色的男人是女人的天性,我只是顺从自己的天性而已。边悦,难道你就对季大首长从没有过那个意思?今天就咱们两个人,你跟我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