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边悦的实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17字

    边悦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你。”

    可是权小雨怎么肯罢休。

    她一把抓住边悦,“我可是跟你分享了我跟显阳的所有事情,你却一句都不跟我提你跟季大首长,边悦,你不把我当朋友!”

    边悦好笑道:“小雨,不带这么友情绑架的。”

    “就绑架!”权小雨笑嘻嘻地将边悦拉到床边坐下,“快说!我想听!”

    “你会不会太八卦?”

    “八卦就八卦!你是不知道,最近已经有在传闻说,A军区第一少将季大首长和某个女子打得火热,大家都想知道这其中的内幕。”

    边悦没好气道:“你就把我当八卦之一送出去啊。”

    “朋友就是用来坑的嘛,快说。”

    边悦叹了口气道:“你忘了我妈说过,不允许我和高干子弟来往吗?”

    “你连翻译室都进了,你还怕跟高干子弟来往!”

    “不一样,”边悦笑容淡淡道:“进翻译室,是为了有一天能替我妈夺回失去的东西,不是为了和高干子弟扯上关系。”

    权小雨道:“边悦,我说话你别不爱听。我觉得阿姨的观念有些偏激,那高干子弟里头也有好的,比如像季明渊这样的。那些不入流的,都是一些登不上台面的……额,我不是在说你父亲。”

    “不用提他。”

    “哦,不过我的意思就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这话说得倒是有些道理,”边悦笑着道:“权小雨,什么时候你这道理也是一套一套的了。”

    “都是我们家显阳教的。我们家显阳说了,你是个好姑娘,值得好一个好男人。”权小雨说得自豪,就仿佛这话是她自己说得一样。

    边悦道:“行了行了,别一口一个你们家显阳的,听得我肉麻。”

    “就显阳,就显阳,你也可以提季大首长啊,我不介意。”

    “我介意。”

    “你还没说你们的进展,”权小雨道:“孤男寡女两个人,没理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啊,这也太不符合人类的定律了。”

    “你还想有什么事发生?”

    权小雨道:“边悦,别说我多嘴。这季明渊可比你以前遇到的那些男人条件好太多了,你总不会再想去相亲吧?就那些极品男人,你还没见够?”

    想起相亲的那些男的,季明渊这的是好一万倍。

    边悦道:“还说相亲,当初要不是你帮着季明渊骗我,哪里会有今天的事!”

    权小雨吐舌,“那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迫不得已你就可以把我卖了?!”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好歹他是一个一等一的买主,”权小雨眼睛动了动,“喂,你们真的,这都大半个月的,快一个月了,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有!”边悦本来松弛下来的心,因为权小雨的话再度烦躁了起来。她爬到权小雨床上,闷声回答。

    权小雨幽幽道:“太不正常了,不是你有问题,就是他身体有问题。”

    “他身体没问题。”边悦下意识反驳。

    话一出,她顿时就感觉不对了。

    权小雨大声叫了起来,“啊!你终于承认了,还说你们什么事都没发生,要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你怎么会知道他的身体没问题!而且,你还这么急着反驳,边悦,我就说你绝对有问题!那肯定是爱……”

    边悦脸红着,一把捂住权小雨的嘴巴,“你小声点,要是让你大哥听到了,我饶不了你!”

    权小雨让她把手放开。

    “不对啊,你干嘛防着我哥,我哥对你可不错。”

    边悦道:“我刚才穿成那个样子不方便见他。”

    事实上,边悦是不想他看到她的衣服,认出她就是在今天会所的人。

    权小雨点头,随后又道:“那你现在又为什么防他?”

    边悦没有说话。

    “哦,我知道了,好啊,边悦,你一定是知道我大哥对你有意思对不对?”权小雨小声指着边悦道:“你一直装聋作哑,我还以为你是真的迟钝呢!”

    边悦瞪了她一眼,“我又不是傻子。”

    虽然某人总是喊她傻姑娘!

    权小雨摇头道:“边悦,你太坏了,我哥多好啦,你干嘛不接受我哥。你要是接受了,我哥绝对可以把你宠上天。”虽然他总是一副冰山脸。

    边悦闷闷道:“我配不上你哥。”

    “你不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拒绝季大首长吧。”权小雨无语道。

    边悦转头看她,“你怎么知道是我拒绝他,怎么不是他拒绝我呢?”

    权小雨跟着她趴下,“边悦,老实说,从我认识你到现在,那一次不是你拒绝人家?你都快破了我朋友圈的记录了。哦,高成宇那个人渣不算。说起来,你周围好男人那么多,你怎么偏偏就选了高成宇这个渣男?!”

    “还有更渣的事情你要不要听。”

    “什么?”

    “高成宇又甩了唐薇薇,找了一个富家千金小姐。”

    “哇靠!没天理!”

    “是挺没天理的,”边悦道:“不过也和我没有关系了。”

    权小雨心里却是狠狠地咒骂了高成宇,不想边悦伤心,她拉回话题道:“不过说真的,你为什么都不接受人家?”

    “大概是不想祸害别人吧。”

    “得了吧,你不接受人家才是祸害别人!”权小雨十分毒舌,说话也十分直接。

    边悦听着她的话,想起的是萧白的话,萧白说,让她如果对季明渊没意思,就拒绝他。边悦重重地叹了口气,好像真的是无论怎么做都不对。

    “说到底,边悦,我觉得你是太善良了,”权小雨撑着下巴,道:“爱情这种东西,那里有可能不互相伤害。你啊,以为躲着就谁都伤不到,可事实上,这才是对人家最大的伤害。”

    边悦不明白了,“为什么?”

    “你想啊,人家总付出可是你啥回应也没有,这不就跟两人说好了聊天,结果最后却是一个人自言自语一样吗?这说话的人得多遭罪啊,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连个挣扎得余地都没有。边悦,什么叫兵不血刃,这就叫兵不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