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终于,第一次主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3本章字数:2037字

    这番话,说得边悦竟然没办法反驳。

    权小雨得意道:“怎么样,我说的话有道理吧?这都是我多年悟出来的,跟你这种理论家不一样,这叫经验!别看你谈过恋爱,可是你压根没明白精髓。”

    边悦看着权小雨的样子,忍不住给了她一个大拇指。

    “小的佩服。”

    “好说。”

    被权小雨这么一说,边悦心中的那一丝纠结真的是散开了不少,她笑着道:“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有一点很重要,要看这两个聊天的人是不是自愿的,是自愿的,你的话才成立。”

    权小雨想了想,点头道:“也对,要不说你是谈判高手,我只是民间弱女子。”

    边悦好笑道:“行了,别耍宝了,我要吹头发,去给我拿一下吹风机。”

    “好嘞。”

    权小雨刚起身,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谁啊?”权小雨疑惑。

    “小雨,是我。”

    是权正。

    边悦连忙从床上起来,没来得及阻止权小雨,她已经打开门了。

    权正看到边悦在,愣了一下,笑容浅浅道:“我刚听到你的说话声,以为听错了,没想到真是你。”

    边悦刚才正和权小雨说权正,加上早上的事,此时心中还有些尴尬,“是,我来找小雨聊天来了。”

    “既然来了,今晚就留下吧,已经很晚了,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边悦道:“不用了,我回去就行。”

    权正道:“也行,一会儿我送你吧。”

    “不用!我打车方便。”她和季明渊住在一起,让权正送多少有些不方便。

    她心中怎么想权正自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被连续拒绝了两次。权正本就是沉默寡言的人,又不像季明渊总是能边悦扎得跳脚,也就更没办法走进边悦得心。

    他看着边悦,淡淡道:“既然这样,也好,路上小心。”

    “谢谢。”

    权正离开,权小雨忍不住摇头,“边悦,你这一声‘谢谢’对我哥的杀伤力一定很大。”

    边悦道:“你别胡说。”

    权小雨叹气道:“我想,我哥就是你刚才口中说的,不是心甘情愿聊天的人吧。”

    边悦道:“你哥值得更好的。”

    权小雨摇头道:“就我哥这冰山性格,能喜欢上一个人已经不错了,我不认为他还会去追求其它人。说不定,最后我哥会随便找个女人联姻,从此开始悲剧的一声。”

    边悦无语道:“有像你这么说你大哥的吗?!”

    权小雨笑嘻嘻道:“反正我大哥心里调节能力强,这点事情算什么。”

    边悦道:“对了,今天你大哥有没有带人回来?”

    “带什么人?”权小雨不解。

    边悦看着权小雨,本想问李忠伟,突然意识到,她这样问必定会让权小雨觉得奇怪,“没什么,我就是看你大哥的车停在外面,想着他可能出去了,有客人这样。”

    权小雨道:“哇!边悦,你观察力也太好了,你怎样好吓人。”

    “去!”

    边悦在权小雨那吹了头发,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会儿话,将近十一点的时候,边悦从权家离开。她走后,一个身影也跟着出走。

    权小雨看出那是自家大哥,正想看,就看到自家大哥开着车出了车库,跟在了边悦的出租车后面。

    权小雨长长叹了口气,大哥喜欢边悦这么久,为什么就是不开口呢?现在,边悦恐怕就要是别人的了。

    “老大,权正开着车一路跟着边悦。”边悦一直有人暗中保护,小八将发现的事情告诉季明渊,“要不要我们想办法隔开?”

    季明渊此时已经回到公寓,“不用,他只是在保护边悦而已。被让他发现你们,另外,也别让边悦知道这件事。”

    “是。”

    季明渊站在窗旁,没多久,就看到出租车出现在视线内,不远处,还有一辆银白色的轿车。

    季明渊眸色暗了暗,走出了门。

    边悦下车,就看到季明渊在门口迎接他。

    “你……”

    边悦还没说话,季明渊已经抬手搂住她的腰,“走吧,我们进去。”

    季明渊这么主动,边悦以为是有人在暗中监视他们,十分配合,由季明渊搂着,进了公寓。

    权正坐在车里,看着公寓的门关上,眸色渐渐转沉。他一直知道,边悦因为家庭的原因将自己的心封闭起来,所以他一直在等,等着她敞开心扉,等她可以接受他。

    可是没想到,边悦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人捷足先登。

    权正启动车子,一脚踩下油门,以远远超速的速度离开了公寓范围。

    季明渊能清楚地看到车子离开,边悦透过窗户只看到一抹银白色的车影,“是谁?”

    季明渊道:“不重要的人。”

    边悦道:“既然是不重要的人,麻烦季大首长把手拿开。”如果不是顾虑到放腰上的是受伤的手,她早就拍开了。

    季明渊笑着,很君子地放开了她的腰。

    边悦看了眼他受伤的包扎,又看了他不错的起色,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和任务有关,还是和我有关?”

    “都有。”

    季明渊靠在窗上,月光在他身上留下淡淡芒辉,“你说。”

    边悦这次没有回避他,她站在他面前,“我刚才去找了小雨,今天并没有人去家里找权正,要查李忠伟只能从其它地方入手。”

    季明渊道:“权正和李忠伟的关系,我已经让人查清楚了。”

    边悦诧异,季明渊的动作也太吓人了,“这么快,他们什么关系?”

    季明渊没有回答,而是道:“我在等着你说和我有关的话。”

    说到这个,边悦心里微微紧张,“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什么眼神。”

    “像是要将我生吞活剥的眼神!”边悦脸微红,咬牙道。

    季明渊笑着,“答对了。”

    边悦道:“你转过身,不要看着我。”

    季明渊莞尔,如她所说转身。

    边悦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上前走了两步,她喉咙动了动,却迟迟一个字都没有。

    “边悦,如果你……”

    他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身体僵住,诧异十足转头,看着双手抱住他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