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女人,我要出轨你去不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4本章字数:2039字

    知道东西在威廉那里,季明渊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不过他依旧要抢时间。

    他很清楚威廉的真正身份,如果让他把新信息系统送出国外的话,到时候要想再追回来就困难了。

    季明渊打电话给边悦,“在哪?”

    边悦此时准备启动车子,“在门口。”

    “等着我。”

    “哦,好。”边悦拔出钥匙下了车。

    不到两分钟,她就看到季明渊神情严肃地从里面走出来。

    季明渊此时的神情,就跟她第一次在翻译室跟他见面时一样,完全是少将的气势,严肃冰冷得让人不敢靠近。边悦想,自己一定是闯大祸了,说不定徐志伟女儿的死,都跟自己有关。

    “边悦,接下来的事情会非常危险,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选择退出,或者继续。”季明渊语气沉沉,没有丝毫的玩笑。

    边悦很想笑,但是此时她不自觉以同样严肃的神情看着他。

    “报告首长,既然我接了任务,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请相信我,我没有问题的!”边悦就只差敬礼,发誓了。

    季明渊道:“真的不怕?”

    “不怕!”

    “可是我怕。”

    边悦愣住,可是季明渊的神情,一点玩笑的气息都没有。

    季明渊道:“边悦,我不想你出事。”

    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儿女情长嘛!

    边悦很严肃认真道:“报告首长,如果是因为我们俩的关系造成首长的困扰的话,我可以改。”

    季明渊笑了,看着她的小脸,“边悦,想都别想,做不做任务,你都只能是我老婆。”

    这么正大光明被人调戏,能够HOLD住就不是女人了,边悦脸红红,嘀咕道:“分明只能算是女朋友,还是新的。”

    季明渊看了她一眼。

    边悦立刻立正站好。

    季明渊挑眉道:“上车,在做这件事情之前,还需要做一些准备。”

    上了车,边悦才小声开口道:“到底是什么事?”

    “去见威廉,将信息系统拿回来。”这样做很危险,不是因为他是竞争方,而是因为威廉会怀疑,他是怎么得到消息,包括怎么查到他头上的。

    普通的商人,很难做到。

    季明渊这次必须冒着身份被识破的危险,到威廉的地方和他谈判。

    但在这之前,他必须先知道威廉在哪里,还要做一些外围的准备。要想知道威廉在哪里,就要通过一个人——一个女人张熙雅。

    不过此时,边悦还是懵懵懂懂的,“什么信息系统?”

    季明渊失笑,耐心解释了一遍。

    边悦这才知道,原来季明渊一直和徐志伟保持合作,就是为了这套系统,没想到因为边悦的搅合,提前爆发了。

    边悦道:“我这叫歪打正着。”

    季明渊点头道:“功过相抵,不奖不罚。”

    过是太冲动,功是如果不是边悦这一下,他们也查不到威廉已经拿到了信息系统。假如徐志伟等人都被灭口,信息系统就有可能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送出国。

    到时候就真的麻烦大了。

    边悦哼哼道:“分明是功大于过。”

    季明渊挑眉,“你确定,你要跟我认认真真算这个?”

    边悦当然没那么傻,她自己做过的蠢事都足够一箩筐了,顿时笑着道:“没有,我开玩笑的,谢谢季大首长不计前嫌,还愿意用小的。”

    “好说。”

    蹬鼻子上脸!

    说的就是季明渊这种人!

    边悦在跟季明渊回公司的路上,接到了权小雨的电话,说肖显阳出差时间延长了,今天不回来,要明天。

    边悦皱眉,挂完电话,始终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什么事?”季明渊问。

    边悦道:“我是说如果,如果你闺蜜的男朋友被你不小心发现出轨了,你会怎么做?”

    “你是说肖显阳出轨?”

    边悦睁大眼睛,“你怎么会认识肖显阳?!”

    季明渊指了指脑袋,“边悦,我也会做一些基本信息调查的。”

    他指的是调查权正,她却以为他说得是调查她。

    边悦顿时心虚,她想问他查到了多少,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拐了弯,“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季明渊道:“我的意见是,顺其自然。”

    “不行!我不能不管!”边悦当即反驳,“小雨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看着她被骗!”

    季明渊看她义愤填膺的样子,虽然喜欢她爱打抱不平的性格,但嘴上却是笑着道:“边悦,难道你没听过,清官难断家务事吗?再说,你又怎么知道,权小雨真的一无所察呢?”

    “你是说……”

    “肖显阳今晚晚点,她就立刻告诉了你,这难道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边悦皱眉,的确是有这个可能,但是,“小雨才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别用你的心思去揣测她。她对肖显阳是绝对的信任,我是她闺蜜,她有什么当然告诉我。”

    季明渊苦笑道:“边悦,这可是你主动问我意见的。”怎么说完,反倒是他不是人了,不带这么坑人的。

    边悦哼哼道:“反正你就是说错了,算了,不问你意见,你是男人,当然帮着肖显阳,我还是自己决定好了。”

    季明渊不说话了。

    女人,绝对是世界上罪不可理喻的物种。

    没有之一。

    车子很快到了一座公寓门口,“这里是哪里?”

    季明渊笑容扬起,似笑非笑盯着边悦,“著名女星张熙雅的家。”

    边悦开门的动作顿时顿住,她转头,看向季明渊,“别告诉我,你只是来串门的。”

    “不然呢?”季明渊笑容中透着熟悉的恶劣。

    边悦咬牙,“季明渊,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在我面前出轨的话,小心我阉了你!”没天理了简直。

    此时肖显阳的事在边悦心中还没下去,季明渊又这样,她如何不窝火,自然也就口不择言。

    季明渊眸中的笑意和戏谑十足,“这就是我带你来的原因,怎么样夫人,有兴趣和我一起进去吗?”

    边悦瞪着季明渊。

    她进去,看他们两上演狗男女戏份吗?!

    可是如果不进去的话……

    “去!”边悦说完,掰开车锁径自下车。

    季明渊笑容扬起,跟着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