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贞洁保卫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4本章字数:2050字

    季明渊挑眉,“怎么说?”

    边悦道:“连简逸轩这个二世祖都出现了,还有你们消失了一整天,我又不傻。”

    季明渊笑着道:“是不傻。的确是要准备行动了,不过边悦,你做好准备了吗?”

    这已经是第三次他问她这个问题了。

    本来觉得自己一定没问题的边悦,被这样一问再问,问得底气都不是那么足了,“是不是要做什么特殊的准备啊?你说我去做,我保证能协助完成任务。”

    事实上,这次要见威廉本来就必须带上边悦。

    季明渊道:“根据消息,威廉最近在举行为期七天的内部见面会,地点还是在羲和公馆,”季明渊说完,看着边悦,似笑非笑,“边悦,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什么?”

    边悦眨了眨眼睛,“什么?”

    季明渊看着眼前的傻姑娘,忍俊不禁。

    “边悦,注意一下时间。”

    边悦继续懵懂,“七天,那怎么了?”无非就是比之前长,比之前刺激而已。

    季明渊实在是看不下去边悦的呆了,“我们是夫妻,要住在一起。边悦,七天的时间,你真的准备好了?”

    这是他第四次问,这一次却问得她从心底颤出来。

    边悦说话都要打舌头了,“就算、就算是七天,也不一定会发生那种事啊!我们之前又不是、不是没一起住过!”说这话的时候,她整张脸烧得厉害。

    季明渊揶揄道:“你以为什么是内部见面会?为什么威廉偏偏选在这个时候举行?对外无论是什么理由,我想对内只有一条最重要:排查人员问题。我们是不请自来,到时候肯定是重点排查对象。”

    重点排查对象……

    换句话说,也就是被监控得最厉害的那类人。

    监控啊……

    坑爹啊。

    如果她是威廉的话,肯定不会放过房间的,这种时候还管什么隐私和道德。

    “季明渊,你耍赖!”边悦羞愤了。

    季明渊笑着道:“边悦,我不接受这个指控。”

    边悦羞愤道:“你肯定不是才刚知道的,但是你却现在才说,你、你分明、分明……禽兽!”

    季明渊笑容扬起,“答对了,在打算去找威廉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不过边悦,最多只能说我趁火打劫,不能说我禽兽。”

    他堂堂季首长,怎么会做禽兽做的事呢。

    “就是禽兽!”

    边悦说完,还不解恨,又抬脚踹了他一脚,然后开门出去了!

    她门打开的时候,简逸轩和萧白正好看到季明渊弯身缩脚的动作,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白看着边悦从身边气汹汹离开,看向季明渊道:“乖乖,老大,你确定要选边悦?”

    季明渊道:“打是疼,骂是爱,你们懂什么。”

    简逸轩勾起唇角,妖邪的眸子笑意点点,“打是看到了,至于疼,谁疼谁知道。”

    萧白差点笑喷。

    季明渊扫了两人一眼,转移话题,“说正事。”

    “好。”

    两人异口同声的时候,季明渊分明能听到其中藏着的点点笑意,他眉间微抽,不过终究没表现出来,毕竟,往后日子还长着!

    边悦从公司出来,整个人都要烧透了。

    为什么别人谈恋爱是甜甜蜜蜜一阵粉红,她却是从头到尾一场贞洁保卫战。

    也不是说季明渊不好或什么,而是一个男人虎视眈眈,从头到尾不掩饰对你的欲-望,你真的能好?更不好的是……她竟然已经开始不是那么排斥了。

    边悦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止不住的紧张里,不全是愤怒和不知所措,还隐藏着一丝期待。

    这种时候,边悦想到了李教授。以往她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时候,都会去找他。

    边悦先打了个电话给师母,确定李教授在家后,才决定过去,“对了,师母,别忘了给我留几口饭,我快饿死了。”

    那头师母笑着道:“你这孩子,久没消息,一开口就是要吃的,一会儿看师母怎么收拾你。”

    “嘿嘿。”

    边悦心情愉悦打车过去。

    李教授和夫人都是T大翻译系的教授,两人在业内成就很高,但却不眷恋名利,一心扎在学校里教书育人。在翻译系学生的心里,他们是真正值得人钦佩的那种。

    李教授夫妇膝下无儿无女,翻译系的学生经常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把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子女。

    据说,早些年师母是曾经有过孩子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孩子没掉了,而且无法再生。夫妻两本想领养一个,但碍于当时的身份不便便放弃了。如今教书育人了,便索性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

    车子在T大教师公寓楼停下,边悦欢快地上楼摁门铃。

    门铃响,门打开,边悦还没来得及兴奋打招呼,就看到了唐薇薇的脸。

    ……

    心里的兴奋被下了一大半。

    边悦面无表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薇薇冷笑道:“这里又不是你家,你管我在哪里。”说完,她自顾转身进去。

    边悦连忙进去,换了拖鞋,还想说话,师母已经端着菜出来,“边悦,就你会挑时候,你这只馋猫,我这才刚把菜做好,你就闻着味儿来了。”

    边悦笑着从师母手中端过菜,“师母,你做了这么多菜,我要是不帮忙吃的话,肯定吃不完。”

    “老李,你听听,你这学生,把那谈判和翻译的本事,都放到这饭桌上来了。”师母指着边悦,笑着对一旁刚从书房出来的李教授数落道。

    李教授将老花镜取下,看着边悦就是夸,“精神状态不错。”

    “谢谢教授。师母,你看,教授还夸我呢。”

    师母没好气地别了李教授一眼,年过花甲的李教授借口老花眼没戴看不到,倒是对边悦笑得和蔼十足。

    几人坐下。

    师母道:“薇薇、悦悦,今天你们多吃点。悦悦,今晚你留下和薇薇一起睡,家里……”

    “不用了!”

    “不行!”

    两人异口同声。

    边悦和唐薇薇彼此看了一眼,眸中都是火花十足。

    师母皱眉和李教授对视了一眼,道:“薇薇、悦悦,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怎么,闹矛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