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深藏心底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4本章字数:2010字

    李教授多问一句,边悦心就沉一下。

    这李教授怎么这么神通广大,经他这一推敲,她不招供都不行,不过她也没忘记保密条规,“教授,你懂的。”

    李教授一听这句,就知道边悦是在执行任务了。

    “边悦,这任务怎么就选上你了?看动静,这任务的级别很高,必须经过你个人同意。你没反对?”

    边悦没敢说谎,“我需要这个任务。”

    李教授皱眉道:“你为什么为什么需要这个任务?边怡当年把你带到这里来,就是想让你远离那些是是非非,你现在怎么反而自己钻进去了?”

    “我有我的理由。”

    “什么理由?”

    边悦不说话。

    李教授着急道:“你倒是说啊!你要是不说,我就去让人把你撤下来。凭借着我这些年的关系,要换下你不是不可能!”

    “教授!您别啊!我好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机会的!”

    “那你说,说出我能接受的理由来。”

    “李教授,其实,那些年,我妈从来没有甘心过。”边悦的声音有些幽远,透着几分空洞的凉意,“我妈是个好强的人,我爸的背叛是她心底最深的痛,也是最不能对别人提及的。尤其是您,她不止不能提,还要让您以为她没事。但心里,我妈是在意的。”

    李教授的心里阵阵揪疼。

    边怡是他深藏心底的人。

    “李教授,我就想知道,让我妈含恨去世的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边悦面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同时,我也恨他们。”

    李教授心里一惊,“边悦,你到底想做什么?”

    边悦笑着,却不及眼底,“我要他也尝尝我妈所受过的屈辱,就这么简单。不过教授,您放心,我不会冲动,而且,我也不一定有能力不是吗?”

    虽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能力做到,但是正因为这样,所以她不能停止努力。

    她必须做到最优秀。

    她要爬到最高点,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爱她的妈妈。

    “教授,不要阻止我,您知道,我是一个很固执的人。”

    李教授此时才意识,眼前这个在自己面前一直乖巧听话的孩子,已经开始展翅高飞,去追寻自己想做的事了。也是他这些年没有注意,竟然没发现她读语言,进翻译室的目的。

    当年边悦坚持报语言,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一瞬间就被自己否决了。

    要怪,也怪自己心软。

    也怪这个孩子太优秀,太早熟。

    “边悦,我不能阻止你,但是你要记住,你母亲最希望的是你平安长大,这才是她在意的事。”

    边悦笑着道:“我知道,所以我不会冲动的,我也会保护好自己。”

    李教授道:“以你的成绩要往上并不难。翻译室又是个接触人最多的工作,也许有一天,你真的能做到。但同时,有可能你也要付出想不到的代价,你真的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我不会后悔。”

    李教授知道自己劝不动边悦,他只能尽量让边悦不受到伤害,“跟你一起执行任务的人可靠吗?”

    “他……”边悦有些不自在,含糊道:“挺可靠的。”

    “嗯?”李教授皱眉。

    “哦,我是说,他人很不错。”边悦再胡闹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黑季明渊,“算是年轻有为那一类吧。另外,虽然那家伙出身高得吓人,但也从来没有在意过我的出身,嗯……还有拳脚这件事,他也没在意。”

    李教授看着她的神情,脸上的笑容缓缓展开。

    若说刚才他还担心的话,现在他明显放心了,“边悦,能让你看上眼的年轻人条件肯定不会差,什么时候带回家里看看。”

    边悦吓了一跳,“教授,什么带回家,人家只是和我执行任务的而已!”

    “就你刚才说话那神情,还有那话的内容,就只是执行任务这么简单?”李教授笑着道:“悦悦,我听小雨说,是人家先对你有意思的,本来我还以为你是被迫的,现在看来你也喜欢人家,这样不是正好吗?”

    边悦在李教授慈爱的眼神下脸红了,“教授!您为老不尊,我跟您说了!我睡觉去!”说完,边悦搬开小椅子,出了书房。

    师母看她红着脸跑出来,正奇怪,就看李教授摇出了书房。

    “悦悦怎么了?”师母问。

    李教授笑着道:“是好事,咱悦悦有喜欢的人了。”

    师母立刻道:“那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让带回家看看?”

    李教授顿时道:“人家那是有正经工作的人,而且是一线工作,怎么能为了这种事让他们分心,等他们有空了自然会来。”

    师母瞪着他道:“就你识大体,是啊,我一个女人懂什么!哼!”说着她转身进了房间。

    李教授一听,自己把人惹急了连忙跟上去,可谁知道房门却在他面前“啪”地一声关上了。

    李教授隔着门小声道:“颂娴,这、这悦悦在呢,你让我进去。”

    李教授一身学识,同时也有上下五千年书生的普遍毛病——好面子。

    可惜,林师母门就是不开。

    直到第二天天快亮,李教授才趁着机会从客厅回了房间,避免让边悦看到他睡书房的样子。

    边悦一早从林师母家吃了早点才去公司,不过因为衣服是早前放李教授家的那几套,所以款式不新,有些老式。为了配合衣服,她还将头发全部盘起,露出白皙的脖颈。

    之后……

    边悦顶着一公司人的目光,面无表情地上了总裁办。

    刚进去,就碰到了季明渊。

    季明渊本只是扫她一眼,在看到她的穿着后,眼神一顿,眉目挑起。

    边悦心中一跳。

    “公司没规定不许穿过时的职业套装!”

    季明渊点头道:“是没规定。”他话是这么说,但是眼神依旧打量着她。

    看什么看,她又不是没穿!

    他那是什么眼神!

    色胚!

    “边悦,回去换一套。”

    “报告总裁,工作时间宝贵,我没违反公司的穿着,所以不需要回去换!”边悦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