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意乱情迷,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4本章字数:2094字

    被放到床-上的时候,边悦整个人紧张得身体僵硬。

    季明渊嘴角微扬,附在她身上。

    “边悦,你在紧张。”他声音磁性沙哑,用仅两人听得到的音量开口。

    边悦咬牙道:“废话,你来试试。”她现在整个人的温度都能煮鸡蛋了,尤其是身上还有一个男人比她的温度还高。想到要发生的事,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是想试,可惜,我是男人。”说完,季明渊玩味道:“不然,你在上面也行。”

    边悦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季明渊身上。

    这个姿势……

    她能清楚看到他出众的五官,如工笔雕刻的侧颜在灯光下,有了柔色,俊美非常。那眼中藏着的欲-望也越发明显。她跨坐在他身上,脸红得能滴血。

    “让我下来。”因为太紧张,她声音不小,被录了进去。

    季明渊手扣住她的腰,偏偏不让她得逞。而且此时两人这个姿势,她一乱动,效果明显十足。

    “别乱动。”

    她也发现了。

    边悦着急道:“你快让它下去!”

    季明渊苦笑不得,“边悦,这是本能,你以为说下去就能下去的吗?”

    “那怎么办?”

    “你帮我。”

    “不行!”边悦说完,起身就想跑。

    可惜,季明渊早就想到了她不会配合,扣住腰的手一用力,将人再度压下。“不帮我的话,你不介意假戏成真。”

    边悦睁大眼睛,“你言而无信!”说好了她不同意他不会碰她。

    “我是想言而有信,不过也要看你的表现。”

    说着,他已经在她身上磨蹭了起来。

    边悦整个人都要疯了。

    加重的呼吸声,热热的鼻息,都在摧残着她的神经。她又不是木头人,在这种时候,身体也难免会受影响。尤其是身上还有一只作乱的手。

    “嗯……停、停……我帮你。”边悦呼吸不稳,缴械投降。

    得了她这句话,他立刻拉下她的手。

    催促。

    “快点。”

    边悦的手还没有动,他已经自己-动了起来。

    那触感……

    边悦觉得自己的手会烂掉,一定会的!

    也许是因为太舒服,他喉间还发出各种暧-昧的声音。边悦有好几次想让他闭嘴,但是看着他的样子,她莫名有些着迷,手中的动作也忍不住有了规律。

    完了,她被姓季的带坏了。

    “嗯……”喉间发出的声音性-感磁性。

    边悦面色通红,咬牙,大胆地附上了他的薄唇。虽然知道他发出声音一方面是为了应付窃听,可是那声音落在她耳朵里,同样有某种化学作用。

    在她亲吻他的时候,季明渊眸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趁她没注意。

    他的手,滑了下去。

    “啊!”

    边悦尖叫,但随即声音被人吞入喉中。她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季明渊手指使坏。她狠狠咬住季明渊的薄唇,那力度,有着发泄羞愤的味道。

    季明渊能感受到她逐渐的趋软。

    却在最重要的一刻,戛然而止。

    边悦睁开眼,水汽迷离,幽怨十足地看着他。季明渊吻了一下她的唇角,“反应不错。”

    边悦呼吸混乱。

    她的身体很热。

    被季明渊勾出的欲-望没有得到解决,在身体里折磨着她。边悦看着季明渊那得意玩味的眼神,咬牙,低头,用力亲了下去。同时,手中的动作不停。

    在季明渊再度有反应那一刻,她也学他戛然而止。

    季明渊想不到她这么大胆。

    可是她的确是这么做了。

    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她一下子从床上起来,跑进了洗手间。季明渊看着自己兄弟,苦笑,这下子,真是自食恶果。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发现,原来边悦并不是很排斥跟他发生关系。

    这样就好。

    说明他离胜利已经不远了。

    季明渊承认自己心中的那种胜负欲已经被挑了起来。让边悦心甘情愿地躺在他身-下,对他来说,将会是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胜利。

    边悦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季明渊已经恢复了人模狗样。

    看着她,季明渊眸中的戏谑和玩味十足,当然,更不掩的是欲-望。

    边悦瞪了他一眼,别开眼。

    看什么看,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刚才那只能说明她是正常女人。再说,这么一个大帅哥躺在床上,没反应的那该是死女人吧。

    边悦找借口的能力也是一流的。

    正腹诽着,她突然听到一道东西被砸碎的声音。转头,季明渊正将桌上的一个窃听器弄坏。

    边悦着急走过去,低声道:“你做什么?!”

    季明渊嘴角微扬,对着窃听器道:“威廉先生,我以为双方合作的基础是互相信任,你这么做,可是不够道义。”

    边悦不明白季明渊想做什么。

    季明渊只是给了她一个“嘘”的动作。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边悦要去开门,季明渊摇头,自己上去打开了门。门口,是威廉和丽萨。季明渊冷笑地将一个窃听器扔到他们面前,“丽萨小姐,这就是你道歉的方式吗?那还真是特别!”

    丽萨早猜到盘子上的窃听器可能会被发现,也猜到了方明渊的反应。确切来说,这盘子上的窃听器本来就只是遮掩而已,真正发挥作用的是瓶塞上的,以及玫瑰花里的。

    丽萨笑着道:“方总,抱歉,我们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季明渊冷冷道:“这里的安全你们怎么做我不管,但是我不希望这些东西打扰到我和我妻子的生活。”他的眼睛里有着威胁。

    威廉笑着道:“方总放心,回去我就让人把刚才录的东西都删了。”对于威廉来说,看到季明渊这么感情用事反而令他放心。

    没有弱点的敌人,是让人忌惮的。

    季明渊道:“没有下次。”

    丽萨道:“当然。方太太没有被吓到吧?”

    季明渊道:“无论有没有都与你无关,威廉先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对我进行监视,想必心里也该有结果了?”

    他们一来丽萨就在门口等着,原因就是威廉一早就在监视他们了。

    威廉笑着道:“方总是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这样,请方总和方太太换个地方,我们谈谈其它的事情。”

    季明渊道:“既然是谈事情,我太太就不用去了。”

    “恐怕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