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生死相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5本章字数:2073字

    以季明渊的身手,要躲过弗兰克,不让他拿到枪并不难。

    可是不能。

    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

    一瞬间,季明渊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一手不动声色搂紧边悦腰,就着弗兰克的冲击力做掩护,一个转身,将她恰到好处地护在怀中。

    砰!

    枪声响起。

    边悦只感觉到身体一个冲击,随后身上一股温热的湿意……

    “啊!”

    “方总!”

    “快救人啊!”

    边悦脑袋“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到了,她缓缓转身,就看着季明渊在她眼前缓缓倒下……

    “明渊……”边悦的声音很轻,几乎说不出,季明渊先是跪下,然后向后倒去。

    “明渊!”边悦蹲下,一把将季明渊抱住,她慌了,彻底慌了,“方明渊!你敢出事试试!你不许出事!”

    季明渊想夸她终于学聪明了,有了潜伏人员的特制--就算是在最危急的时候,依旧不会暴露身份,可是他刚张口,一口血就从喉腔喷了出来。

    猩红的血雨在边悦面前落下,她整张脸,整个上身都被血雨喷溅到。

    “明渊!”

    季明渊彻底堕入黑暗之中。

    其实他还有许多话要和边悦说,因为这次,他自己都感觉不妙。可是没想到紧紧是这一点他都做不到。

    他看到她哭了。

    看到了她的惊慌失措。

    看到她好像天地都变色的样子,他很想告诉她,不用怕,凡事有他。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先出事的会是他自己。

    好在,她没事。

    季明渊的当晚就被送到A省最好的医院。

    威廉为了季明渊手里的指令系统,以最快的速度将他送到,可是季明渊的情况十分不乐观。

    医生连续下了五张病危通知书。

    边悦签的时候,手都在抖。一张两张……已经五张了,“你们到底能不能救?!”

    面对她突然的歇斯底里,护士怔住了。

    随后。

    边悦蹲下,哭了起来。

    “求求你们,救救他,一定要救他,他还有许多事要做,不应该的,这不是他的结局。”

    A军区的第一少将季明渊可以是因为执行任务而死,可以是老死,但绝不能是因为失误而死。

    他是英雄,老天不会这么对他的。

    她的哭声压抑而揪心,落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让人听了难受。丽萨起初还监视着她,在看到她真的伤心后,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去汇报情况。

    等丽萨一离开,萧白和小六迅速过来,“边悦!我需要你配合们!”

    “萧白?是你们。”边悦泪眼婆娑中看清了人。

    萧白顾不上多解释,直接道:“这位是军区最好的外科医生,现在我们要换人做手术,但是需要你帮忙掩护懂吗?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边悦瞬间明白萧白的意思,她坚定,“我能做到!只要能救明渊,我一定可以!”

    那医生和萧白点了点头,随后是简逸轩带着一整队的护士走过来,他们直接进了手术室。

    那让边悦签名的护士起初是没反应来,等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突然背后一痛,昏了过去。

    边悦迅速将女护士倒下的身躯扶住,将她藏到隔壁的房间。

    手术室里的红色灯光再次亮起。

    边悦看到,原本的医生已经全部都被控制,他们站在一旁,而手术台上,是简逸轩和萧白带过的新一批手术团队。

    季明渊一定会有救!

    边悦擦干自己的眼泪,不一会儿丽萨果然又重新出现在走廊的角落里,摆明了是在监督他们。

    边悦坐在椅子上,神情和刚才没有两样,几乎就是万念俱灰。

    这次她并没有伪装。

    季明渊倒下的时候,她真的被吓到了。亲人逝去的那种可怕感觉,再次将她包围。

    在她心里,季明渊已经是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如果季明渊出事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边悦脑海里有很多想法,可是她没有忘记更要防着丽萨。一旦丽萨有动静,她就要想办法应付。

    咚咚咚。

    轻微的响声抬起,边悦装作不经意抬头。

    萧白隔着手术室的玻璃,朝她做手势。意思是:把丽萨支走,他们的人要撤。

    手术结束了?!

    怎么这么快!

    边悦想知道季明渊怎么样了,可是条件不允许,她必须先把丽萨给支走。对于丽萨这种女人心狠的女人来说,平常的招数根本就对她不管用……

    有了。

    如果她出事的话,她就不信丽萨会不管。

    边悦主意落定,可是要怎么样才能用不让丽萨怀疑的方式出事呢?正当边悦着急的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过来。

    边悦眼睛一亮,朝护士大步走过去,“护士,求求你,帮我看看,我的丈夫在里面做手术,已经十个小时了,求求你帮我看看她有没有事。”

    此时边悦的脸色苍白如鬼,她的举止并没有引起丽萨的怀疑。从边悦像疯了一样抱住季明渊,她就知道她有几成已经疯了。

    那护士是手术台的护士,哪里能让边悦这么纠缠,最终因为着急和不耐,推了边悦一把。

    边悦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她顺势一用力,整个人撞在了墙上,因为力气没有丝毫被卸掉,所以是实打实的撞击。

    边悦能感觉到眼前一黑,可是直到护士离开的脚步远去,确定她不会干扰到自己的计划,她才松开神经,昏倒在地。

    丽萨起初以为边悦是装的,可是在看到墙上的血印后,大步走了出来。

    “方太太?方太太?”丽萨叫的时候,还测试了边悦。可是她哪里能猜到,边悦为了防止有任何意外,是真的让自己昏倒。

    血流增加,丽萨终于动了,“医生!医生!”

    混乱之中,丽萨跟着边悦暂时离开。

    手术室的门在这个时候缓缓打开,随后萧白和简逸轩等人带着所有人消失。而刚才边悦的做法也毫无遗漏地落入了所有人眼中。

    要让自己昏倒,那撞击力必须要很重。是这个女人的心真的比男人还狠,还是因为手术室的人?

    简逸轩看着墙上的血迹,若有所思。

    他从来不相信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在他的世界里,连亲人都随时可能会互相背叛,更不用说女人。可是边悦的做法,让他第一次动摇了这个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