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情人眼里出西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5本章字数:2113字

    边悦不是没注意到周礼宾在看她。

    想想,他们刚才的斗嘴真是像小孩子,大人要看的是行动寻真相,小孩子才道听途说耍嘴皮。

    边悦睁开眼。

    周礼宾被吓了一跳。

    边悦道:“喂,你是不是也有话和我说?我都跟你道歉了,礼貌上,你是不是也该跟我道个歉?”

    周礼宾看着她,不说话。

    边悦坐起来,脑袋撑在桌上,道:“喂,我们聊天吧。”

    周礼宾皱眉,不是让他道歉吗?

    “聊天你会吧?”

    周礼宾点头。

    边悦叹气道:“我今天做了一件蠢事!”

    “丢人了?”周礼宾也看出边悦今天心情不好了,其实他也挺在意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边悦懒懒掀了眼皮看他,“丢人不算蠢事,只要人我不在乎,就不会丢。”

    周礼宾怔了一下,看着边悦,唇线抿了抿,“那什么样的人算在乎的人?”

    “闺蜜、情人、亲人咯。”

    周礼宾道:“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边悦没想过这个问题,想了一下道:“勉强算朋友吧。”说完,她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同意的话。”

    朋友……

    这个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周礼宾道:“你是我第二个朋友。”

    边悦坐了起来,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他,“你也太特立独行了吧!不对,那第一个是谁?”

    周礼宾回答不出来。

    “他……不一定当我是朋友,”周礼宾说完道:“你还没说你做错了什么事。”

    边悦道:“算了,也没什么可说的。好了,又到你下班时间了,我也该回去了。对了,明后天我可能来不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清清静静做你的实验啦。”

    周礼宾皱眉道:“是有任务吗?”

    边悦整理着头发,用随意的语气认真黑某人,“算是也不算是,只是我的上级人不怎么样,以折腾我为乐,所以经常有突发情况要应对。”

    “既然他人这么坏,你为什么还要和他一起工作?”

    边悦笑着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大概是这个原因吧。”

    周礼宾看她口中说着不好,但是笑容却很灿烂,一下子就困惑了。更不明白她话中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意思。

    边悦临走前,周礼宾又突然道:“你为什么没有逼我?”她是第二个没有逼自己的人,他想不明白原因。

    边悦道:“你有你的立场,君子和而不同嘛。而且查出真相是我们的事,你不配合,难道我们就不查了?好啦,我走啦。”

    边悦是快步离开实验室的。

    周礼宾走到窗户,能看到她出现在楼下。正当他要收回视线的时候,却看到边悦上了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她的笑容比刚才更灿烂,整个人散发出惊艳的美。

    周礼宾心里有些不舒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两天后他来了,他应该就想明白了。

    边悦上了车,还没说话,就听季明渊道:“系上安全带。”

    “哦。”没这个习惯的边悦乖乖系上。“我们去哪?”今天季明渊特意来接她,就是为了晚上有活动。

    季明渊道:“去庆祝你终于有了男朋友。”

    “应该是庆祝你有了一个温柔娴淑大方漂亮得体的女朋友才对!”

    季明渊戏谑道:“这也行。不过除了漂亮之外,其它地方都没看出来。”

    边悦才不管他说什么,反正现在她心情还不错。

    车子在金色沙滩门口停下,这是A省最有名特色异域主题餐厅之一。餐厅就建在海滩旁边,石头房设计,外围点点灯光像星星一样连成片,随处可闻悠扬的钢琴声。

    季明渊本来订的是包间。

    不过边悦在看到大厅的热闹后,走不动道了,只好临时换位置。

    大厅中间,一支乐队正在演奏俄国风情的歌曲。节奏轻快悦耳,听得人心里也跟着跳跃起来。

    季明渊本来还指望边悦点餐,结果她人完全不在状态,他这个男朋友只好承担起这个任务了。

    边悦认真听歌的时候,周围不少女的则认真看季明渊。

    他直接从办公室过来的,西装革履,精英气质十足。加上周身的贵气,完美的五官,举止间的优雅干练一看就是上流社会走出的成功人士。

    而反观坐他对面的女子,虽然长得漂亮,但是一身休闲装格外扎眼,眼神还四处乱飘。

    鲜花插在牛粪上!

    一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身着低胸金色长裙的女子站到季明渊面前,刚好挡住了边悦视线。

    “帅哥,你请我喝一杯酒怎么样?”

    季明渊嘴角微扬,“如果我女朋友同意的话。”

    某人的女朋友——边悦终于回神了,她眼神看向那个举杯献媚的女人,“我老公不喜欢随便的女人。”

    “你们是夫妻?”那女人经验。

    季明渊手敲着桌面,玩味地看着边悦道:“确切来说,是名不副实的夫妻。”

    边悦顿时一副害羞状,娇嗔道:“讨厌,你是说第一次要留到度蜜月的时候,这个时候又来怪人家~”

    边悦这话说完,就看到季明渊一脸嫌弃。

    边悦自己也是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更受不了的是那个女人,本来是想勾引黄金汉的,结果莫名被秀了一脸血。

    边悦道:“所以,你都听到了,可以让开了。”

    那女人顿时自讨没趣地走了。

    边悦看回季明渊道:“下次出来,不许打扮得这么人模狗样!”这些女人,也真是太肤浅了!看到帅哥就往上扑,也不怕帅哥有毒。

    季明渊却是道:“我倒是期待下次出来,你好好打扮。”

    边悦顿时低头看自己,检讨,“我最近是不是太随便了?”

    季明渊戏谑道:“反正没有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精细。”

    季明渊第一次见边悦是在工作场合,那时边悦精心打扮,细心整理仪容当然不同。可是自从她不用当光鲜的翻译官,变成实习二秘书,又和季明渊关系越混越熟之后,整个从穿着到打扮都没办法和从前比。

    边悦是女孩子怎么说都脸皮薄,哪能承认,“人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无论我打不打扮,在你眼里我应该都一样漂亮才对!”

    季明渊笑着道:“你倒是敢说。”

    “哼。”

    “不过……”他拿眼神上下暧昧打量她,却不往下说。

    边悦直觉不能问,但又心痒,“不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