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只有钱不会背叛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5本章字数:2055字

    “那个柳云姿跟你什么关系?”

    “我表姐。”季明渊头也不抬道。

    “以前就是心理评估师吗?”边悦道:“我总觉得,她好像有一线作战的经验。”

    季明渊看文件的目光顿了一下,随后轻描淡写道:“嗯,以前她是最厉害的行动人员之一。后来犯了点错误,所以回去做评估师了。”

    “什么错误?”

    季明渊抬头,笑着道:“这么好奇。”

    “机密吗?”

    季明渊摇头,淡淡道:“她杀了无辜的人。”

    边悦心里咯噔一声,许久,“哦”了一声没再问了。怪不得,她总觉得柳云姿说到最后,有一种淡淡的悲凉的感觉。

    季明渊道:“以后,如果有机会,你也许会听到关于她的事。”毕竟曾经的柳云姿,很辉煌。

    见边悦没再往下问,季明渊忍不住揉了揉她脑袋。

    边悦拍开他的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季明渊失笑。

    半响,季明渊正要开始看文件,又听边悦道:“那她会不会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

    季明渊抬头,笑着道:“你是希望她说出去,还是不希望她说出去?”

    他们彼此都知道说出去的对象是谁。

    边悦看着季明渊的目光,手指扣着眼前的沙发纹理,“实话是,不想她说出去。”

    “嗯?”

    边悦低着头,小声道:“我还没做好准备。”

    连事情都做了……

    却没做好准备?

    季明渊道:“我爸妈人很好相处。”

    “那是你爸妈,你当然认为好相处。”边悦划弄着沙发,“我清楚自己的身份,A军区第一少将,赫赫有名的季家二少……”

    “边悦?”

    边悦抬头笑着道:“哎呀!我开玩笑的!这些我才不考虑呢,我有点困了,先睡一觉,到吃晚饭的时候叫我。”

    季明渊眉头皱紧。

    边悦后脑勺对着他趴着,也不知道真睡假睡,但却是再没有一句话。

    季明渊想到了什么,起身去了书房,打了柳云姿的电话。

    “明渊弟弟,这么快想我了?”女人妩-媚又妖孽十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季明渊皱眉,严肃道:“好好说话!”

    “明渊弟弟,这么凶做什么,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柳云姿这么说,可是分明也没正常到哪里去。

    季明渊语气严肃,“你对边悦说了什么?”

    “说了很多,你指哪一部分?”

    “你知道我指的是哪一部分。”

    柳云姿懒懒倚在椅子上,红唇勾着,风情十足道:“想知道的话也行,把人借给我玩两天,这么好玩的人儿我可是好多年没遇到过了。”

    那样低的出身,那样不值得一提的职位,却还相信“精神自由”,相信“正义”,她好久都没听过这么可笑的论断了。

    “柳云姿,我给你两个选择:1、如实回答我的问题;2、我让周礼文来找你。”

    “季明渊!你要是敢让周礼文知道我在这,我跟你没完!”刚才还慵懒风情万种的人,此刻已经变了脸色。想起周家那个变态,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季明渊道:“那就看是我的电话快,还是你的动作快。”

    shit!

    柳云姿暗骂了一声。

    “季明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好玩!”柳云姿重新慵懒地坐回椅子上,“我只是跟她讲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柳云姿手撑着下巴,扬起的笑容冰冷,“你大哥的故事。不过只是一部分,也没说是你大哥。具体怎么想就要看她了。”

    “柳云姿!”

    柳云姿眸色冰冷,“明渊,你以为那帮老头子会允许这么一个,在他们看来毫无价值的人闯进来吗?我是为边悦好,她是个好姑娘。”

    季明渊声音微沉道:“你管太多了,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柳云姿笑了,下一刻,声音凌厉,“你们男人真自私!为了自己的目的,就可以随意牺牲女人!”

    季明渊皱眉,“云姿,好好珍惜周礼文,别再伤害自己。”

    柳云姿冷笑了一声,挂了电话。

    季明渊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揉了揉眉心。

    他打开门,看到的是客厅里,暖黄灯光下,边悦安静的睡姿。此刻,岁月静好,无波无澜。

    季明渊站到边悦身边,想着,也许他真的是自私的。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打算放开。

    “边悦,你是我的。”

    睡梦里的边悦没有听到这句话,但是她做了一个不错的梦,嘴角的笑容泄露了她的梦境。

    晚上,季明渊下厨解决两人的晚饭。

    本来边悦自告奋勇想上的,不过季明渊问了一句“不疼了?”之后,边悦立刻回沙发上趴好,表示自己一点也动不了了。

    ——安心当个残障人士的边悦。

    吃饭的时候,季明渊习惯一句话不说。

    边悦扒拉着饭,心想,家教真好。

    季明渊正夹着菜,看到她小眼神幽怨地瞪了他一眼,哭笑不得道:“菜不合口味?”

    边悦闷声道:“我还以为你吃饭从不说话呢。”

    季明渊笑着道:“你不说话,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吗?”

    “是因为我不说话吗?”边悦眼睛亮亮的。

    季明渊实在看不过去边悦那小心眼儿的样子。

    他将碗筷一放,背往椅子上一靠,双手环胸,“既然这么有精神,我们就做点别的。”

    他心疼她心疼得紧,她却到处折腾自己。

    她折腾自己。

    不如他折腾她。

    边悦成功地被威胁道了,她立刻蔫蔫道:“不行,我浑身都疼,而且明天还要上班,再请假的话……等等!”边悦突然坐了起来,“我今天请假了,那我的全勤奖金?”

    季明渊道:“你以什么理由请假的?”

    “事假……”

    季明渊不说话了。

    边悦悲愤!

    她被人做,还要自己掏钱请假,这怎么算怎么都是亏的。

    “季明渊,你把钱还给我!”

    季明渊看着眼前伸着的白皙小手,拉起来,咬了一下,在她缩回去的时候,笑着道:“边悦,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而且她又不是没钱。

    边悦理直气壮道:“钱这种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好。而且,这个世界上,只有钱绝对不会背叛我!哼!”

    “只有钱?”季明渊眼眸微眯,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