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掐指一算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1本章字数:2053字

    “喂,你再过来,我可就要……”

    还未等她的威胁说出来。

    凤奕的眼眸中就射出一道绿色的光芒出来——花小宝,今天你就陪本王玩一会儿吧。哈哈。

    他的扇子一挥,花小宝就不见了。

    也许这个游戏相当好玩,也说不定呢。

    这不,王宫一个多寂寞的地方,不多添点人气,那他不是无聊得要死。

    当萧逸转过头时,只看见凤奕的旁边一片的空白。

    他的脸立刻变色,凤奕只是依然笑眯眯地说:“别紧张嘛,她又内急上厕所了哦。但是你现在还囚在魔法阵中。先自己破阵再说吧。本王先去休息片刻,等休息够了,再陪你玩一会儿哈。”

    凤奕说着,也拉起披风,很拉风地隐遁而去。

    只留下萧逸一个人陷在占星师的八卦阵中,循环轮转。

    萧逸的心下一收,掐指一算,脸色即沉重,又有一丝释然——“我的王,也许能扭转命运的,只能靠你自己了。离灾星降临还有一段日子,龙族的存亡也许还有救。”

    这样一想,他倒是专心攻起占星八卦阵了。

    只要有王在这里,这一切还不算晚。

    花小宝是在一处密室中醒过来的。

    她望着装饰考究的寝室,有些不知所措。

    前面是重重的红色罗帐,红漆金绘的床榻上铺着繁卉的凤凰锦被。

    这里的椅子,桌子,瓷器全部都精雕细刻着“凤凰”的纹理,好像这里是一片红色的凤凰之城。

    可是这里和龙宇的房间都差不了多少,都是王宫森严,殿内宫墙深深,深如海。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怎么会又回到王宫中了呢?

    对了,刚才她不是还和萧逸、凤奕在一起吗。

    为什么才一刹那的时间,她就被绑到这里啦。

    可恶,到底是谁干的?

    花小宝从锦榻上爬了起来,她的头有些晕迷,好像是被人下了迷药似的晕头转向。

    她扶住桌子,扯着嗓子开始叫喊起来:“萧逸,萧逸,你在哪里?萧逸……”

    她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影,不得不改口叫另一个坏蛋眯眯眼了。

    “凤奕,你在吗?凤奕……你在哪?”

    过了几秒,不知从哪飘来几缕春风,惹人心头痒痒的。

    她定眼一瞧,红纱帐幔飘荡起来——好鬼诡啊。

    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随意装束的男人身影来。

    他挺拔俊美,乌黑的长发,随意地用红丝绸缎束着,那长发是卷曲着,像大海的波浪一般弯延在他宽阔的胸膛上。

    风一吹,长发丝从他光洁的额头处飘落下来。

    阳光从深闭的窗户投射进来,一片光晕,穿透红纱,也穿透男人的睡衣锦袍,他白皙肌肤的纹理,像玉雕的珍器,健美又精致地展露在她的眼前。

    他走了过来,眼媚儿,随意一挑,便觉得春风无限美好。

    只差着所有被冬天冻住的小草,赶紧鼓足了气,吸足水源,蓬勃发芽。

    但问题是花小宝并不是一棵小小小的草籽。

    他的丝绸红衣扯开着,露出了健美又强壮的胸膛,他很懒散也很随意地往床上一躺,眼波媚儿睨向了花小宝。

    花小宝跳出床幔的围绕,眼神炯灿地瞪着他,然后护住自己的胸口说道:“你想干什么?不准碰我的床,谁叫你进我的房间的。”

    凤奕轻笑了一声,不回答,但眼儿随意地瞅向了一堵墙,说道:“别急嘛,也不要这样说。这是我的床,这个也是我的房间。花小宝,我们还是先观看一下娱乐节目吧。瞧吧,看这里……”

    凤奕说着,指了指一面雪白的墙,只见,墙面裂开了,白灰一斑又一斑的脱落下来。

    然后,墙面像水纹一般荡漾开来,泛起星点的旖旎。

    水面旖旎过后,是一面镜子,镜子里正上演着非常热闹的场面——

    龙宇正高坐在大殿之上,今天的他穿着金色绣龙纹的黄袍,他端坐在龙椅上。

    有些疲倦地盯着相国正扯开黄绸念着什么东西。

    接着,从殿外依次款款走到几位绝色美女。

    真的是大美人,一个个赛若牡丹,娇艳如锦,衣着华贵。

    花小宝张了张口,看向凤奕问道:“你给我看这个想干嘛?”

    “娱乐节目嘛,纯粹就是找个乐子逗自己一下,也让我开心开心嘛。”

    凤奕说着,眸光变得炙热起来。

    他慢慢地移向花小宝,吐气优雅地说:“小宝,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呢。淡淡的紫色,配着浅浅粉红的你,倒是非常适合你的气质。”

    “这套衣服是很漂亮,我也很喜欢。是萧逸送给我的。”

    凤奕的额头上下起了青筋雨,没事,不要在本人面前提那个冷面杀手!

    凤奕的脸沉了沉,又故意眯着眼帘嘿嘿地说:“漂亮是挺漂亮的,可是为什么他要给你穿一件破了个洞的衣服呢?”

    他这样一说,花小宝立刻惊觉了起来。

    敢情,她穿着一件破衣服在大街上招摇啦?

    呃,那实在太恐怖了吧。

    她瞪大眼,盯着凤奕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本人在美女面前从来不说谎,说谎的人就让他永远讨不到可爱的老婆。”

    凤奕眯着月牙眼,吡着小牙嘿啾嘿啾地偷笑。

    花小宝左看右看,也看不到前面有什么破洞,她焦急地问凤奕:“你说的那个破洞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他再次失声笑出来,回答:“因为这个破洞在你庇股后面呢。”

    “啊,真的吗?”

    她睁着不太相信的眸子。

    “不相信的话,这样吧,我把你后面的裙子撩给你看好了。”

    凤弈的手正要摸向她的纤腰。

    花小宝警觉地躲了过去。

    然后,指着那面墙上的镜子说道:“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个?他在那里做什么?”

    墙镜上的龙宇正锁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真的,看到这个大魔王在选妃,她好不开心!

    似乎心中有一条小蛇在吞噬着她的心。

    凤弈的水眸眨了一下回答:“看他选妃嘛,娱乐一下啦。”

    他一把搂住花小宝的腰伎,朱唇儿了勾,在她耳边灼热地吐气:“看他选妃,你是不是心中不好受啊。”

    “哪有!”

    她极力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