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阴晴不定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1本章字数:2006字

    明妃明显一惊,浓妆勾勒的小脸上,一片的失血性苍白,急忙再次下跪:“对不起,王,臣妾一时大意,请王降罪!”

    花小宝歪了下嘴角,幸好本小姐没跪这个暴君,真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家伙呀。

    跪与不跪都有罪!

    “降罪倒是不必,只是相国总说自己家教甚严,我今天倒是见识到了。”

    他漫不经心地说,慢慢地砚着墨。

    他的眸光瞅向呆在一旁的花小宝,嘴角一努,她马上知觉地跑过去给这个暴君磨墨……一边磨,还一边骂自己竟然也怕他的淫威!

    “你找我有何事?”

    “我……我是怕您……公事繁忙,太过辛苦。”

    明妃的冷汗在额头上聚集。

    她今天来是想看看那个花小宝到底有何能耐,能被尊贵的王调到御书房里任职。

    “你明明知道本王公事繁忙,还深夜打扰……该当何罪呀。”

    明妃心中一惊,花容再次失色,看来她的每句话,在王的眼中全是漏洞!好精明的王!

    明妃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

    “臣妾……臣妾……知罪了,但臣妾真的是担心王的身体,所以才命人煮了乌鸡人参汤,给王解乏。”

    可是,龙宇还是一付不想搭话的样子。

    明妃咬着涂着艳红丹脂的嘴角,描得细长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线,余角射出的光,凛冽地冲向了站在龙椅旁的花小宝。

    不知道为什么花小宝的脑海里闪过一种动物的影子,那就是狐狸,精刁又阴险。

    花小宝抬头,正视着明妃的探视。

    看就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本小姐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你爱看就看个够好了。

    龙宇提笔开始在奏则上写字批改,明妃一直跪着,不敢站起来。

    这时外面又传来了通报——“尊贵的王,竹妃和菊妃,在外面求见。她们已经在太和殿外面的台阶上,站着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花小宝一阵的郁闷,怎么这么晚了,还有人来呀。

    这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怎么都跑这边来凑热闹了。

    哎,不知道这里的嫔妃脑子是怎么一回事,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地往这里送死。

    这个暴君有什么好的,性格恶劣,霸道无礼,阴阳怪气,对女生总是板着一脸“你们全欠了我一千多万没还!有P快放,没P滚蛋”的死样子。

    她们是不是一个个都有虐待症呀,不被这个暴君折磨,她们就会全身不舒服?

    只听,这个暴君,扯了下嘴角,过了三分又三十八秒之后,才懒懒地回答:“哦,叫她们全进来吧。”

    不一会儿,巍峨森严的宫门又打开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和殿离这个御书房太远了,她们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到这里。

    两位妃子,脸色苍白,疲惫不堪地跪拜,然后异口同声地高呼着:“竹妃(菊妃),参见王。祝王安康万世!”

    她们余眼扫过旁边的明妃,又施礼:“明妃娘娘,安吉。”

    明妃只是鼻哼了一下,算是回答了她们的请安。

    她毕竟是相国的女儿,金枝玉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向来,她只向王请安,其余的嫔妃都得像一只只的哈巴狗来巴结她。

    她一直把自己当成王的皇后。

    这皇后之位,除了给她,还能给谁?

    在龙族,朝野之上,她家的势力是最强大的!

    花小宝用余光扫过她们三人的脸面,顿时有了比较。

    明妃头绾牡丹堕髻,戴凤珠钗,青丝服贴,玉簪斜插,穿的是高贵的紫衣宫衣,宽大广袖。

    竹妃和菊妃两位就显得普通了些,竹妃是穿淡蓝色的绵垂袖宫衣,而菊妃是宝石蓝的长广袖,各自佩戴红宝石和绿翡翠的首饰。

    花小宝暗自想了会,看起来,明妃像三品娘娘,其它两位应该是四品跟五品吧。

    一件衣服和首饰就可以瞧出高低贵贱了,这后宫的女子,能荣华享乐一生的,毕竟是极少数人吧。

    她自思索着,一不小心把磨的墨给洒出来了,沾到了龙宇的手指上。

    眼尖四方,耳听八方的明妃立刻喝道:“你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把墨水都洒到尊贵的王!该当何罪!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下人像你这般做事的,一点规矩也没有!”

    竹妃和菊妃见状也跟她一个鼻孔里出声:

    竹妃——“呀,你怎么可以弄脏了王的手!这么不小心,应该叫人拖出去砍了手指!”

    菊妃——“哪能这么便宜,王是何等身份的人,怎么能受到她的玷辱,这等下贱之人,应该砍了她的双手及双脚!再处以凌迟!才能保全王的尊严!”

    这三个女人一台戏呀,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地唱着小曲。

    听在花小宝的耳朵里,就像是一枚又一枚的炸弹。

    幸好,她没有入后宫,要不然,天天跟这些为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们碰面,不知道要枉死多少次呢。

    花小宝余光一抬,瞄向了龙宇,不知道这个龙宇会是什么表情。

    只见,龙宇一脸的云淡风清,毫无表情,好像她现在就是被人拖出去砍了手指,又或者连双脚一起被剜,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也是,能当上暴君的人,手心里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了。

    这种血腥暴力的场面,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又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腥风血雨的场面了,如果一天不杀人,也许这个暴君还会觉得全身不舒服呢。

    所以,这些嫔妃才会大胆到这种地步,要想杀谁就杀谁!

    花小宝觉得自己莫明其妙地穿到这种残暴的地方,实在是太不幸了。

    明妃见龙宇不说话,四周还相当的寂静,她倒是有些底气不足,也就惘然得没有下文。

    其实她是相当清楚王的性格的,越静,就代表他越生气!

    只要他生气了,就会更折磨人的心性。

    所以,她十分识相地自动闭嘴了。

    但在闭嘴的同时,她不得不再次抬头打量着花小宝,这个普通的女人,为什么会被派到王的身边,做贴身女仆呢?

    必定有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