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一种魔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2本章字数:2036字

    现在的心情很烦躁,因为这个小女人,身上有一种魔力,让人既恨又爱的活力。

    她不像深宫的妃子,个个没有主见,个个以他为中心,个个都向他谄媚!

    她个性鲜明,活泼可爱,做事敢作敢为,是非分明!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且有勇气去实行自己要做的事!这一点很像他的母后。

    本来母后的家乡的玫瑰在这里是养不活的,但是母后就是凭着一种冲劲和浓爱,才把“彼岸永恒”给种活的。

    彼岸永恒,开放的那天,母后正好含着结郁之愁去世。

    诅咒啊——花与叶至死,也永不相见。

    母后到了临死都没有等到父王的觉悟,这是一种怎样的悲伤与沉痛啊。

    看着龙宇的背影。

    花小宝跑上前,又说:“那种毒听说很难解,要怎么样才能解?”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他阴郁地说。事实上,萧逸说过圣水可以解一大忙。

    可是,“圣水”不在这里!

    “救你啊!”

    花小宝想也不想就冲口而出。

    龙宇的心一动,仿佛有一只轻盈美丽的蝴蝶从胸口处飞出。

    母后也曾经信誓旦旦地说——孩子,我要救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救你!

    “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很……很讨厌我吗?”

    龙宇的眼眸,流转万千,他深深地盯着花小宝的脸,他想知道答案,想知道她为什么想救他。

    花小宝被他灼热的眼眸看得好不自然,小脸蛋立刻就像桃花一般,开得红艳艳了。

    “我……我……我只是……”

    她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为什么要救他呢?

    是因为他总是口头上说要杀她,却从未真正动手过?

    还是因为,她掉入这个异时空里,第一个遇见的人就是他。

    还是因为,他曾经在水里拉住要沉入水底的她,不管怎么样,他是曾经救过她的生命的。

    还有就是——偷吃了他的仙丹。哈哈哈……这个理由好烂!

    “只是什么?”

    龙宇又继续追问。

    花小宝只好嘟着嘴,说道:“算是偿还以前我欠你的,毕竟你曾经在水底里救过我一命。当然,外加还你仙丹的债。”

    他挑了下眉,眸光思虑:原来,她只不过是在报恩罢了。

    其实那次只是意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躲天劫的桃洞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无法无天,活泼野蛮的小女子。

    把化成小蛇的他踩了,压了,砸了,还顺便把掉出来的仙丹毫不客气地全吃了!

    要知道,因为他从小体内有隐毒,所以母后才栽种玫瑰做为药引,来给他冶病的。仙丹只不过是在压制他的隐毒。

    但到一定时候,如果不清除干净,就会毒发身亡。

    他俩的眸光相对,心中各怀着一份说不出的悸动——微风拂过心湖,泛起点滴的涟漪。

    宫殿外,城墙深深,深几许?

    透过重重的幔帐,沉沉的珠帘。

    相国正与明妃商议着什么,他们的神情凝重又凛冽。

    只见明妃的眼睛如同夜色下的狼眼,发出了幽绿的冰冷光芒。

    而相国抬起手,放在脖颈处做了一个刀割的动作,这个动作相当的快和利落!

    明妃阴郁的表情,才升起了一抹胜利的快感。

    两人的神情,完全沉浸在一种血色的臆想中。

    窗外,狂风大作,吹乱了远处巍峨的群山绿野,也吹乱了宫袆纱幔。

    乌云压顶,乱红纷飞……

    天边,掠过几声惊恐的鸟鸣,仿佛是一把快刀,割过咽喉,一剑飘血!

    此刻,在王的宫殿,飘过一泓秋水般的红影。

    一片红色的轻羽,轻袅悠然飘落在萧逸的面前。

    只听闻,“啪啦”一声脆响。

    红羽就幻化成一抹俊逸的身影,他狭长的丹凤眼,秋水般的妩媚生动,白玉般的修长“凤爪”摇着羽扇,冲着萧逸的脸,就吐出一口梅逸之香:“萧逸好久不见了哦。”

    “前半小时,我们才刚见过面。”

    萧逸面无表情地回答。

    萧逸如此的不给他面子,使得凤奕咳嗽了几声,又说:“哎哟,我还是去找花小宝玩好了。”

    他的丹凤眼,在提到花小宝的时候,眸水能闪出星星的光芒。

    面无表情的萧逸,跨前一步,挡在他的前面,说道:“王现在休息了。”

    “哦……”

    凤奕拉长了音,眼珠子妩媚的转了一下,又说:“你是想告诉我,花小宝跟龙宇在一起对吧。”

    “您还是请回吧,王现在没时间。”

    萧逸再次出声阻拦。

    凤弈哈哈大笑起来:“其实,今天我主要是来找你的。因为我们的交易。”

    凤奕笑了笑,从宽大的刺绣着精美凤凰纹饰的衣袖内掏出了一样东西。

    “你要的东西,我拿来了。”

    摊开在萧逸面前的是一个锦盒,盒身金雕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凤凰。

    “是吗?”

    萧逸的清音响了起来,一阵竹风轻袅的香气扩散在空气中。

    “怎么样?还要吗?我们的交易还继续进行得下去吗?”

    凤奕咧开嘴笑了,一口整白的牙齿,闪亮得晃人的眼。

    空气凝滞,萧逸的淡紫色眼眸如湖水波动,有一刹那变得迷漓,接着如水中之纱,慢慢地沉淀……

    他抬起手,小心地接了过去,说道:“当然。”

    “用圣水换花小宝!”

    凤奕的羽扇轻摇了起来。

    “为什么您一定要选她呢?您后宫的妃子不管才色都云集众多……”

    萧逸的嘴角抿了起来。

    凤奕抬手打断了萧逸的话:“因为她比其它女子要好强,要好玩得多。所以,我要她!东西你已经收了,我现在就等你把花小宝送入我宫中。”

    秋风吹来一阵的凉意,使得萧逸变得沉默。

    凤奕拂了下衣袖,丹凤眼依旧妩媚,嘴唇依旧如花,他幻化成一片红羽,再次消失不见。

    萧逸站立在原地,打开了锦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滴蓝色的纯露——最纯的圣水。

    月光之下,他的神情一片的圣洁:“王妃娘娘,王有救了。您放心吧,您交待的事,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办的,即使是献出……”

    献出最宝贵的东西,我都再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