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感慨万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2本章字数:2023字

    不知道为什么花小宝老时觉得有温热的东西,一直要冲出眼眶。

    想不到龙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一时感慨万千。

    以前总认为龙宇不通情理,不解风情,现在觉得其实他也不太坏。至少,他认为圣水,比不上她的生命重要。

    萧逸走到门外,然后轻轻地关上了房门。他现在必须得回去想出个两全的对策。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完好如初,真是好强大的魔法治愈术啊,这个异世界里的人,是不是都会使用魔法能源呢。

    她像个好问的学生,开始提问了:“你们这个世界里的人,是不是各个都身怀绝技?”

    “嗯,也可以这样说这是个魔法世界,也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低能的种族,就会被其它强悍的种族所吞灭和撕毁。所以,不会学会保护自己的人,就不配生存在这个世界。”

    龙宇很认真地盯着她。他只是想告诉她——“生命是首要的,其它东西是次要的。失去了生命,给予再多繁华的东西和荣华的称号都是没用的。”

    花小宝想了想,决定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我……我在这里看到可怕动物的影像了,我想问……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度?”

    她的脑海中不断地像电影回放镜头一样,一直出现着明妃在抓伤她时,现出的恐怖模样,阴森又可怕。

    龙宇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这本来就是个龙的仙界。这里虽然属于龙族,但不是王室血统的人,变身不了龙。只能变成其它动物的形象。”

    花小宝瞪大眼,说道:“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吗?”

    “是的,除了你以外。你害怕吗?”

    “我?我干嘛要害怕!我才不怕呢。我又没有伤害这里的人,干嘛要害怕!哼!我妈妈说,只要心中不存有伤害他人的残念,他人自然也不会多方加害自己。我行得正,走得直,才不怕!”

    她挺起胸膛说道。一付理直气壮的样子,虽然表面装得很强悍,其实,她心里还是不断地在冒冷气。

    她现在所说的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子罢了。

    她就这样一不小心闯进了一个充满魔法力量的龙仙世界。

    多像天方夜谭的神话故事啊,可是这个诡丽的故事现在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说得对——只要心中不存有伤害他人的残念,他人自然也不会多方加害自己。但是前提是,你必须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以防他人伤害。”

    她春动的心,一时之间,眼眸儿顾盼生辉。

    看到他还捂着她的手不放,使得她的小脸,顿时红晕生花,赶紧撤开:“好啦,我的手也不疼了。”

    “那怎么行,要好好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伤口。”

    龙宇接口而下,扳过她的小身板,眼眸里全是潮水在升腾。

    那潮水,深深地涌动着,翻腾着激昂的水花,一片的白茫茫。

    看得花小四暂时回不了神。

    她只知道自己已沉沦了下去,在这波涛汹涌般的金眸里,有她所钟爱的气息。

    是浪漫的、是旖旎的、是奔放的!

    如一夜的泼雨,不顾一切地倾泄!

    龙宇用食指点了一下她的眉心,说道:“任何珍贵的东西,都比不上生命的宝贵。懂了吗?”

    他心里有些伤感,只是表面上装得彪悍无所谓。

    如果刚才不是萧逸及早出手相救,花小宝早就没命了。

    就像一朵鲜艳的花,在最美丽的时候凋谢一般的哗然崩塌。

    而自己的母后,也是在最妙美的年纪里去世的——失去了生命,一切再繁华美丽都是空洞。

    他的心潮一阵的波涛汹涌,一阵隐痛如毒蛇潜伏在黑暗之中,正在伺机袭击。

    冷汗,从他紧握的手心中溢出。

    他的心跳,扑腾着,跳跃着,越来越快——扑嗵、扑嗵、扑嗵……

    一股火焰,从脚底下开始蔓延!

    他明白的,这是从小到大就陪伴着他的隐毒!

    他从小就中了这种痛不欲生的毒,所以,母后才要栽种“彼岸永恒”来救治于他。

    母后曾经说过——孩子,我的孩子,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会救你,不顾一切地救你!

    而花小宝也说过——我想救你!只是心中一直如此简单地想救你而已。

    母后的脸和花小宝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隐毒的火焰之苗,又继续从他的脚下蹿生。

    如一条吐着毒信的火蛇,盘踞在他的脚底下,环环相扣,条条纠缠!

    他只感到全身炽热难奈,仿佛有一团火在烧,慢慢地把他的理智全部给烧没了。

    龙宇尽力压下如火一般四处逃蹿的隐毒,跑到一旁的桌子上拿水喝。

    咕嗵,咕嗵!他把茶壶里的水全喝光了,还不解气。

    那团火焰,从脚心开始向心脏攻击。

    扑嗵,扑嗵……

    心跳加速,如一只释放了自由的野马,在宽广的草原上四处撒蹄!

    那团火焰,在急速的攻城掠地,很快就冲上他的脑中枢。

    他视物不清,东撞西歪,神智已被这团疯狂燃烧的火焰所控制。

    龙宇扑倒在桌上,狠狠地撕碎着桌布。

    花小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现在侍卫全被他轰走了。

    那现在他的隐毒发作了,她应该怎么办啊?

    花小宝急得满头大汗,她奔上前,扶起趴在桌上的龙宇。

    “你没事吗?为什么全身会这么烫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身上如火焰在燃烧啊,烧得她也跟着焦躁不安起来。

    她摊着他,一步一歪地扶到床上。

    就这么几步远,她也费了好多劲,流了好多汗。

    床幔低垂,她一不小心踩到床纱罗帐,两人双双绊倒在床沿上。

    月光从窗户斜照进来,穿过碧水楼台,青瓦雕栏,来到朦胧飘渺的床幔帐纱里。

    如水一般的泼洒,是因为月色撩人沉醉,还是风中吹拂的花香让人痴迷?

    当月华笼罩在龙宇那张通红的脸上时,花小宝惊奇地发现了一个秘密。

    她瞪大了眼睛,突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就是为什么——龙宇的眼角窜出龙鳞和整个脸仿佛都像在火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