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隐形巨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2本章字数:2001字

    一抹鹅黄,像天堂的羽毛,轻轻地飘落下来。

    如若雨丝,轻轻的呢喃。

    萧逸大人,在一片黄色的光晕中,慢慢地走了出来。

    “小宝,你吃饭了吗?”

    花小宝点了点头,回答:“嗯,吃过了。我来是想请问……一个问题的……”

    她快人快语地说,从来不拐弯抹角。

    “嗯,我知道的。”

    萧逸的眸子宛若是一块浸在湖泊中的紫玉,光洁莹润。

    “你知道?”

    花小宝想想也对,萧逸是占星师,没有什么他是不知情的。

    “王从小就中了一种隐形巨毒,发作的时候会全身发烫,如陷同入火焰之中一般的煎熬。但是醒了之后,就会忘记以前发生过什么事。”

    “是的,他昨晚就是这样的。全身滚烫如烈火。”

    她陷入了回忆之中。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艳丽的桃花,凋残的衣裙,薄凉的月光,流倾得一地都是……

    “嗯,你说对了。谢谢你愿意救王。”

    萧逸的眼眸泛起浅紫色的潮汐。

    “王如果当天发作隐毒就必须浸入冰泉泡澡,接着还会晕迷三天三夜,可是,今天早上他就生龙活虎地去上朝了。我想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是吗?我的功劳?”

    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纳闷。

    “是啊,因为你体内有圣泉之水,所以才能压制作他的隐毒吧。至少王跟你在一起是开心的。”

    “他会开心?不会吧,我们见面总免不了要吵架。而且,他醒了之后,会就忘记昨晚做过什么事了。”

    花小宝想起第一次跟龙宇见面的时候,虽然他是救了她,但他们之间也大战了三百回合。

    哎,还是快解开这种该死的毒吧。

    萧逸笑了笑,说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嘛,这说明你们之间有缘分。”

    他带着她往前走,四周袭来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

    浓郁的玫瑰花香,仿佛是欢快的精灵,在空气中四处跳跃着。

    阳光温暖地洒在娇嫩的花蕾上,透着一层莹洁的光亮。

    他俩又来到了花房里,在特制的花房中央那株“彼岸永恒”有着绝世的容颜和高贵的美丽。

    片片娇艳的花瓣,冰绡一般的质感。

    花瓣如冰纱绡透,仿佛一触碰就会消逝一般。

    美得不可方物,神圣而不可侵犯。

    萧逸缓缓地说:“这株彼岸永恒的花期快结束了,可是,我还是没能找到最真的泪和最红的血,最纯的水。没有这三样东西,它就不能结果子。”

    他出神地盯着花蕾,眸子内,涌起幽紫的愁结。

    不知为什么花小宝的内心也很苦恼,她想帮助萧逸,可是又觉得自己的力量太过弱小。

    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

    “萧逸大人,王有请。”

    “好的,我马上就出去接驾。”

    萧逸一挥手,一团紫色的光芒就像一阵龙卷风一般在四周袭卷。

    一刹那,色彩变幻,空间转移,花小宝和萧逸就站在了龙宇的面前了。

    又跟龙宇直接碰面了,一想到昨晚上的事,她就羞窘极了,表情极不自然。

    可是,龙宇却自泰若山,一点也不在意。他还是像往常一样使唤着她:“花小宝,你是我的贴身奴婢,怎么可以到处乱跑呢。我命令你,以后没经过我的同意不准擅自离宫。”

    花小宝无语极了,又不是她愿意擅自离开王宫的!

    她一觉醒来,就被人带到了这里,一切都莫名其妙的。

    他现在倒怪罪起她来了。

    看到她一脸不耐,沉默的样子更让龙宇生气,他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一把扯住她的手臂说道:“你是不是嫌自己命大,昨晚受的伤,难道忘记了吗?过来!”

    他的手劲太大,扯得她的手臂快脱节了。

    昨晚上,他就是用这样野蛮的暴力侵犯她的!

    萧逸俯在龙宇的耳边说道:“王,凤王来了。”

    “嗯,这个我知道。”

    龙宇敛了下眼帘,金色的瞳仁里藏着一丝精芒:凤弈灭你族只是迟早的事。

    他叫长老们跟凤族商议合作一项工程。

    但那只是一个陷阱——他要从中断了凤族的经脉。

    计划正在进行中,不可操之过急。

    但已有眉目。

    龙宇扯过花小宝的臂膀,说道:“现在跟我回宫去。”

    他可不想凤弈跟花小宝总是纠缠不清,这只长得太过妖媚的“小鸡”真是让人讨厌!

    花小宝咬着瓣唇,刚要出声反抗,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凤奕的声音。

    那个凤爪眯眯眼,又来了。

    只听,凤奕人不到,声音先行:“哎哟,花小宝原来都在这里啊,害我好找啊。”

    他穿着大红凤袍,摇着羽扇,就翩然而至。

    凤奕伸长凤爪就抓向了花小宝的手臂:“小宝啊,你真是让我找得好辛苦啊。走吧,我们去吃饭。”

    龙宇阴沉着脸,使得花小宝不敢出声答应。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计划,他真想揍这个得寸进尺的混蛋。

    最近,萧逸也和凤弈走得很近,两个人老是在他面前窃窃私语——虽然,他相信萧逸的为人。但是……

    他不是不生气,只是正面起冲突,硬碰硬的话,对龙族没有什么好处。

    龙宇想的计策,如果成功,可以伤凤族的三魂两魄。

    等凤族残喘的时候,他再派兵一举歼灭!

    可是,他实在是很烦凤弈总是缠着花小宝。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藏的珍宝被人窥视和玩弄一般。

    “她现在是本王的贴身奴婢,谁也不能带走她!”

    一听到龙宇话中的威胁之词,凤奕的凤目就急速地转了一圈,羽扇拍向了龙宇:“哟,我只是请她吃个饭而已,又不是拐卖少女。”

    凤奕说完,眼神飘向了萧逸,示意他快点行动。

    萧逸向着龙宇行了个礼说道:“王,今天中午就在我这里用膳吧。我都准备好了,小宝还没有吃饭,身体太虚弱的话也侍候不了王。如果她干不了活,冒犯了王,就不好了。”

    花小宝抿了下嘴,她明明刚吃午饭了啊。不过,既然萧逸这样说了,她也不好戳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