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十只烤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2本章字数:2014字

    臭小子又开口了。

    可是,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什么,什么规则?”

    花小宝觉得他所谓的规则绝对不是好东西。

    肯定全是有利于他的规则。

    这个混世小恶魔,是不是在变着法儿来耍她的啊。

    “我长大了,已经不满足于每天十只烤猪了,懂了吗?”

    说着,他朝着她的方向,伸出三根手指头。晃了晃。

    花小宝很艰难地挤出三个字:“三只吗?”

    这个臭小子满头地黑线条:“错了——我要的是三十只!现在,必须每天三十只才能满足我的小肚子!”

    说着,他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花小宝真想喊天哭地啊。

    一天吃掉三十只烤猪的人,才叫小肚子啊!

    这是要多能耐的小肚子啊?

    她服了!

    “必须每天三十只大烤猪,小乳猪太小了,只能当点心。水果瓜蔬什么的,要照常供应。”

    看到花小宝一脸呆怔的表情,他怕她听不懂,所有必须举出实例来,才能放心。

    哎,生在这个笨妈妈的肚子,可没少让他操心哪。

    这世上,有哪一位母亲不让自己的宝宝吃饭的。

    只有她!

    天天不让他吃饱饭。

    别人都提议要给她多加餐,只有她在那边一味的拒绝啊。

    多吃点饭,会死人吗?

    切,他好饿好不好!

    这个只会虐待婴儿的母亲,实在是太不合格了。

    他的小心肝好悲伤来着——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真是唱瞎了他的眼!

    所以,他要为自己多争取生存的权力!

    他好想哭奔啊,为了自己那条宝贵的小命,他要随时准备着跟这位笨笨的母亲,为着食物的问题而搏斗。

    她是人类,没有什么魔法能力。

    所以,他无法吸收应有的魔法能源。

    但是,她体内有仙丹和圣水,这两样东西倒是可以弥补不足的部分。

    可即使是如此,他所要的,还是远远不够的!

    他自顾自地掐起小手指,开始说出自己的需求:“比如说:每天除了供应三十头大烤猪之外,还有四十颗水蜜桃,五十个大红苹果,六十个桔子,七十斤草莓,八十斤鲜鱼,九十斤核桃……一百斤……”

    呃,花小宝在梦中晕死了过去……

    此刻,凤弈盯着她的肚子,默默的流汗中——她肚子里装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怪物?

    他还真的从没见过谁怀孕能怀出这么大的肚子出来。

    他摇了摇羽扇,拍了拍花小宝的小脑袋说道:“感觉怎么样?”

    花小宝很无语地瞪了他一眼。

    感觉个P!

    她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竟然这么难受。

    “凤弈,我的肚子好疼……”

    花小宝说着,想爬起来。

    但肚子实在是太大了,别说爬起来了,就是扭下庇股都是好难的事儿。

    凤弈眨了下眼,把优雅到无敌的凤爪伸了过去。

    抓住了她伸出来的小手,汗涔涔的,估计她真的是疼得要死了。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只听见自己的“凤爪”传来了“咯噔”的巨响。

    他定眼一瞧——凤爪被她咬住了。死死地扥在了她的牙缝里。

    555555……

    他疼得眼泪都快迸出来了。

    花小宝咬得很起劲,这样子,她感觉舒服多了。

    “好疼啊。我的肚子……呜呜……救救我……”

    小宝躺在大床边上,滚来滚去的喊疼。

    虽然,看到凤弈的手被咬,可是长老们一点儿也不同情他,反而慈眉善目地对花小宝说道:“少主要出世了。就请多忍耐一会儿吧。凤王会保佑你们母子平安的。”

    另几位长老们,互相对视着,泪眼朦胧中:“凤族有后啦。终有有后啦!”

    靠,能不能不要这么煽情。

    “我们凤族的血脉有续了,我们凤族一定会更加的强大的!”

    “凤族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围观的众人高声呐喊着。

    小宝没空理他们一脸亢奋的表情。

    外围的人,看热闹。

    内围的人,看生死。

    她现在就痛得要死!

    她疼得满头大汗,手脚发凉。

    疼痛使得她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鲜血沿着她的嘴角溢了出来。

    凤弈拿了块毛巾帮她擦拭。

    “很疼是吗?”

    小宝点头呀点头。

    凤弈这个笨蛋说的是废话吗,当然是很疼,很疼啦。

    疼得仿佛全身的骨架都在移动啊。

    疼得是死去活来!

    她虽然知道生孩子很痛,但没想过会这般的恐怖和煎熬。

    “要我帮你吗?”

    他抬起手,按住了她那如山一般拱起的大肚子。

    手心温热,有一股紫气正从手心处散发出来。

    他想做什么?

    这热气,会不会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利?

    小宝瞪大眼,摇了摇头:“你手心……发出来的是什么……”

    “怎么,你害怕吗?”

    看到她眼中的惊恐,凤弈的心中很不好受。

    他的紫眸变得有些冰冷和残忍。

    随后,只淡淡地留下一句:“只是帮你助产。”

    他抽身,手上留有她的牙印。

    “多叫几个有经验的产婆过来。”

    凤弈吩咐侍女们,刚想走出闷气的屏帐。

    却听到花小宝急促的声音。

    “凤弈,别走!帮我!”

    第一次生产,她真的好害怕。

    她不知道谁能帮自己。

    虽然,她对凤弈心存疑惑,但是却还是信任他的。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她现在能靠的只有他了吧。

    凤弈低下头,蹲下身,看着花小宝的眼睛说道:“我可以留下来陪你,但是有条件。”

    “条件?”

    花小宝眨了下眼。

    这个也要什么条件啊?

    “是的。”

    凤弈握住她的手说道。

    “是什么条件?”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可是,我想现在知道!”

    虽然,肚子里痛得要死,可是她可不想被凤弈给莫名拐卖了。

    凤弈笑了笑,眸光闪耀,附在她耳边吹风,回了一句:“我暂时还想不到要什么报酬。等下次一并讨回。”

    小宝一下子无语了,她真的完全搞不懂凤弈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别看他外表一付风流傥倜,爱美爱耍宝的样子,内质的一面,谁也猜不准。

    所以,对于火爆脾性的龙宇,她倒是觉得比较好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