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讨要圣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3本章字数:2017字

    “后宫?”

    花小宝站了起来。

    侍女们自知说漏了嘴,全部跪了下来。

    “请宝妃息怒。”

    “什么宝妃?说的是我吗?”

    小宝指了下自己。

    她有些生气,才不要承认自己是妃子呢!

    宝妃?

    恶,好寒呛的称号。

    她又没有嫁给凤弈,又不是他的妃子,干嘛要给她安个妃呀嫔的。

    真是无聊!

    侍女们有些诚惶诚恐地回应:“宝妃,您不要生气。等您生了少主之后,凤王一定会给您重新册封的。您的地位肯定比后宫的那些嫔妃高几个台阶的。有了少主,您肯定就是当今的凤后了!”

    “凤后?”

    小宝想了想,她才不要当!

    “是的,是的。等您产下凤族的少主,您就是凤后了!”

    “算了,你们先把东西收拾下。我要去找凤弈!”

    她走出餐桌,整理下裳裙,准备向凤弈讨要圣水。

    侍女们围成一团,眸光闪烁不定又说:“宝妃,您现在临产在即。绝对不可以动了胎气。我们可以派人去叫凤王过来陪您。请您,不要……因为后宫之事。而动了胎气,间接伤了……少主。”

    “是啊,是啊。一切以少主为先。”

    侍女们如此一说。

    小宝觉察出来了,她们是怕她是去凤族的后宫闹事的。

    她摸了摸自己明显肥了几圈的脸庞,想到;难道,她现在的样子很像去闹事的深宫怨妇吗?呃……果然是看宫剧,看得太多了。

    “你们带我去后宫。”

    小宝指了指为首的一名宫女说道。

    可是,她们好为难啊。

    凤族的后宫之事,凤王向来管得严厉。

    不准任何女嫔之间互相争宠和暗地斗争。

    “等您当上了凤后,可以有权叫凤王解散后宫的。”

    侍女们又开始提议。

    小宝可不管这些。

    再者,她也没兴趣管什么后宫。

    “你们是不准放行了是吗?”

    小宝有些郁闷地瞪着她们围堵的房门和厅门。

    厅门是六位侍女围守,而房门是八位侍女们围堵。

    这些侍女,真是……

    “请您在此休息一会儿。以您现在的情况,不宜行走。凤王曾经命令我们要保护好您的安全和少主的安全,这两者,我们都得保全,不容有失。不然,我们无法向凤王交待。”

    如果不小心让宝妃丢了,那她们的性命就不保。

    不保的还有自己家人的全部生命,所以,她们绝对要守好花小宝。

    小宝摆了下手,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请凤弈过来吧。我在这里等他。”

    她看了下自己的大肚子,的确是行动不便啊。

    产婆说她下个月临产。

    “好的,好的,请您稍等。我们马上就去请凤王。”

    一位侍女立刻领命,出门之后,就立刻奔跑。

    花小宝刚吃完第十串葡萄的时候。

    门外响起了调侃戏谑的声音:“哟,小宝,听说你想我了。今晚,夜色真迷人,正好陪本王欣赏欣赏。”

    这声线如水纹浸透,有些冰凉又有些嘻哈,充满着调戏的意味。

    一听,她抬头望去。

    只见,凤弈拿着酒壶,敞开着膀子,正靠在门槛上,注视着她。

    夜空上,一轮月亮,正扭着小庇股爬在树梢上,洒着丝丝如白色轻纱般的光芒。

    而他穿着清透的真丝绸裳,轻敞着胸;

    星眸微醉,俊美妖娆的脸上,轻薰着两坨红晕。

    但在花小宝心中,这两坨红晕就像两坨冒着香气的“便便”来着……

    恶,希望以后她不要被影响了,吃不下饭。

    他一步一沉香地向着她走近。

    花小宝立刻就闻到了他身上那一味沉重的妖娆之香了。

    不同于其它男性的臭汗味。

    他的身上,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散发着一种毒药之香。

    这香,不浓也不淡。

    但是生命力顽强。

    只要有他存在的地方。

    即使是远。

    也轻飘着一种午夜的奢迷香气。

    这个极品妖男,没事生得这么香做什么。

    要知道她的鼻子比一般人敏锐,就是不想闻,也闻到了!

    妖娆之香伴着陈年的桂花酒的香气,掺合着,倒也不难闻。

    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小宝,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都不回答我呢。”

    凤弈坐到她的身边,拿着酒壶,又灌了一口。

    “哦,凤弈,我找你有事。”

    从沉浸在他周身散发出的妖娆香中的花小宝,终于回过神了,立刻回答。

    “你找我,是不是因为月色很美,所以找我一起来欣赏的。”

    他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八颗牙齿。

    星眸内一片迷蒙的姹紫嫣红,倒是相当的让人迷醉。

    敞开衣襟的胸膛,白瓷般的光洁;

    两根男性的锁骨,在月光之下,忽隐忽现。

    瞧着竟然会如此让人惊艳。

    这个妖男,长得,实在是,啧啧啧……

    真是让人流口水啊。

    他毫不忌讳地靠在她的胳膊上,朝着她的小脸蛋喷着陈酒的香气。

    “今天的月色是挺美的。”

    花小宝在找词。

    要向他讨要圣水啊,得好好想想要如何开口比较好。

    这真是个让人为难的开场白啊。

    “小宝,今夜很美,你也很美……”

    他喝得醉了,一开口就让她产生幻听了。

    花小宝有自知之明。

    她现在顶着个大肚子,只能是粗大婆娘的形象。

    又或者说,她现在的样子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凤弈这只妖孽喝醉了。

    可怎么开口说圣水的事啊。

    估计说了,他醉成这样,也无济于事。

    小宝锁了下眉头,盯着凤弈那昏昏晕沉沉欲睡的脸,掐了掐,说道:“凤弈,我想要向你讨一样东西。”

    凤弈醉得如烂泥,星眸一片微熏,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你是想说,今晚要侍寝吗?”

    侍寝?

    嘛意思啊!

    花小宝瞄了一眼凤弈。

    谁知,这只妖孽已经抬起嘴巴毫不客气地印上了她的脸蛋。

    他这一举动引来侍女们掩嘴偷笑。

    花小宝见之,满脸通红。

    立马挥了挥衣袖说道:“这儿没你们的事了,都下去吧。”

    “是。宝妃,如若需要帮忙,我们就候在门外,随时听令。”

    侍卫和侍女们都行礼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