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绮靡之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3本章字数:2007字

    等他们全走光了之后。

    花小宝把凤弈的脑袋从胳膊上移开。

    好重啊。

    真是要命。

    谁知刚移走,他又自动靠上前。

    张着满口酒气的嘴,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绮靡之音:“小宝,走,上软榻!”

    说着,他自己跑是在步伐零乱地滚向了床榻上。

    一滴大大的冷汗,挂在花小宝的脑门上晃悠着。

    上……上软榻?

    “咯、咯咯……”

    小宝只听到自己上下排的牙齿在激烈地斗争着。

    她瞅了一眼软榻上的凤弈,呼了一口气。

    今天讨“圣水”的计划似乎是失败了。

    混世小恶魔倒真是有预见性。

    指定她一天之内就能完成任务,那是不可能的。

    凤弈在软榻上翻滚着,床边的锦被洒落了一地。

    “小宝……小宝……”

    他不停地叫唤着。可不一会儿,就沉沉入睡,并打起了鼻鼼声。

    花小宝无奈地坐在桌边,一动也不动。

    有些烦躁,估计今晚她不能睡得安稳了。

    月光若水筵清冷,打在琉璃地板上,泛着清泠泠的光圈。

    空气中,似乎有星星点点的光在移动着。

    莹光闪动,若一朵小小的蒲公英,四处飘洒。

    花小宝盯着光,仔细一瞧。

    发出了疑问——是荧火虫吗?

    一只有着淡色蝶衣的荧火虫停驻在了她的手心上。

    “哦,好漂亮的虫子呢。”

    她冲着荧火虫眯眯一笑。

    好久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飞虫了。

    特别是它的翅膀,薄翅之翼,似乎凝着月华,晶亮闪动。

    “啪”地一声。

    小小虫儿化成了一片粉色的桃花瓣。

    “桃花?这里怎么会有桃花呢?”

    她的脑海中刚闪过这个疑问。

    却见手心上的桃花瓣不见袅!

    它化成一片淡粉色的水银,悄悄的消失了。

    只见,一朵桃瓣,悄无声息地零落到地板上时,睁开了一双机灵的小眼睛。

    看来,凤王睡得好熟,还是主人英明,真有办法,冲破了重重结界。

    终于,在月亮灵力最强的时候,偷偷地潜了进来。

    小桃花思索了一阵子,发现了一个问题。

    凤族的结界似乎有一丝疏漏之处,才使得她闯了进来。

    这一丝疏漏,绝对不简单。

    还是先向主人汇报一下情况。

    在月光笼罩之下,有一缕桃花之香,飘出了窗外,乘着风的翅膀,远远地飘向了远方。

    花小宝站起身走到窗台前。

    伸出手,抓了一把月华的清辉。

    脸上挂着一抹清冽的笑。

    刚才一定是错觉了。

    这里是凤族并不是龙族!

    这里只有枫林,火一般燃烧的枫树林,延绵几万里。

    这里怎么会有桃花呢。

    不知道那个死暴君怎么样了,过得一定很开心吧。

    至少,她不在了。不会再有吵架声了。

    她有些伤心。

    莫明的悲伤……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龙族,一想到那个该死的暴君。

    她整个人的气血就会翻涌起来。

    原本不想去在意,也不想去回忆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回忆,心情就越酸楚。

    离开的那天,天在打雷,不一会儿就下起了暴雨。

    龙宇双目通红,满脸如火地叫她——滚!

    他说——花小宝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他说——花小宝你躺在别人的怀里很爽吧,真不要脸!

    他说——花小宝,你看到一个有些姿色的就自动送怀,真下贱!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肯相信她的清白?

    一时之间,她控制不住。

    一滴如珍珠般的泪儿,沉甸甸地砸落下来。

    沿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儿,缓缓地沉坠……

    嘀哒,泪珠没入了她的心窝。

    过几秒,突然间,耳际边传来了一句稚嫩的声音——“娘亲……”

    她怔住。

    有些不相信。

    刚才,有人在叫唤她是吗?

    是幻听吗?

    “为什么哭?”

    他又问。隐隐似乎有火气在冒出。

    “没有。我没哭。”

    花小宝赶紧否认。

    肚子里的小恶魔怎么会知道她哭了呢?

    难道是刚才那滴泪水吗?

    他也能感觉到她的悲伤吗?

    “告诉我,是哪个混蛋欺负你了?”

    小恶魔又发话了。

    他才不信她的谎话呢。

    “……”

    呃,要她怎么说啊。

    花小宝顿时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了。

    “娘亲,不用害怕。忍耐些,等我出来。”

    为什么小恶魔如此一说,却让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呢。

    这泪水,就像汹涌的河水,开始千堆浪起,倾泄而下。

    如果让它有机会流淌,就会奔腾到海不复还。

    一粒又一粒的泪珠,就像不要钱的流星。

    一颗又一颗的划过天际,接着,再砸向心底那个布满伤疤的地方。

    “娘亲,娘亲,是不是要圣水很麻烦?如果要不到就算了,我会另想办法。”

    肚子里的小恶魔陷入深思中。

    这个要圣水的任务,是不是对这位弱小的母亲大人太过困难了?

    要不到就算了,他又不会责怪她。

    “也不是……”

    花小宝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了。

    她擦拭着一直流不停的眼泪,擤着衣袖,努力地舒缓着激动万分的心情。

    不,不哭了。

    不然,小恶魔就要跟她急了。

    “对了,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圣水?”

    这个疑问,她要得到答案。

    “因为你是人类,要把我生产出来不容易。上次,其实产期是到了。可是我发现,你无法顺利把我生下来。还没开始,你就痛得死去活来了。所以,我不希望在生产的时候,让你受伤。”

    原来,是这样的。

    看来,小恶魔还是对她很好的。

    处处为她着想,就她自己在缩头缩尾,怕这又怕那的。

    “下次生产的时候,我会另想办法。对了,下次临产的时候,不要让凤王接近我!”

    “为什么?”

    小宝回忆到上次临产的时候,凤弈的手心发出了一股温热的气,压在了她的肚子上。

    “你不要问这么多了。我现在不好解释。”

    “呃,那个……我会尽快要到圣水。”

    “有把握吗?”

    这是小恶魔所关心的事。

    如果太冒险了,就不要。

    “嗯。我相信自己能行!”

    花小宝从丹田处捂出一团热气出来。

    她自我打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