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闪电交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3本章字数:2034字

    “好的,主人,有什么事,我会立刻回来禀报的。还是主人厉害,这次混进凤族王宫内,太顺利了。”

    “嗯,去吧。”

    萧逸说完,心中却多了一层顾虑。

    太容易混进去了,不一定就是好事。

    凤王留小宝在身边,不管是有意无意;都注定了是一盘很难下的棋。

    这盘棋,下得越来越复杂了。

    轰隆!

    阴暗的天空,闪电交加。

    东方一条雷电,西方也蹿出一条闪电,双方撕杀得不可开交。

    整个天穹,变得如山重压。

    仿佛天与地,就要重合在一块。

    凤族境内,所有的占星师都齐聚在占星台上。

    一起为凤族的少主祈福!

    长老们急得不断的搓手跺脚。

    凤弈坐在高高的台阶上,艳红的披风,正随风飘扬。

    他微敛着星眸,眸子内看不到任何的情感起伏。

    今天,小宝临盆。

    可是,她没有叫他留守。

    甚至于,她对长老们说:“凤王应以国家政策为重,不宜参与此事。”

    他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轰隆——刺目的闪电再次劈裂整个长空。

    花小宝把唇都给咬破了,血渍沾满了枕头。

    一盆又一盆的热水端进来。

    然后,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端出去。

    她疼得脸色发白发青,整个人全虚脱了。

    晕死过三次,三次都被水给泼醒了。

    泼醒之后,产婆们继续催产。

    绝对不可以让产妇在产子的时候,昏死过去。

    这样子太危险了,有可能大人和孩子都保不住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血,一直流个不停。

    今天一天,小宝身上的鲜血,几乎流尽了。

    她的双唇毫无血色,脸色无光,甚至于全身四肢都像白瓷一般的脆弱。

    细小的血管都呈现透明状态,里面的血基本都流尽了……

    “不,我好痛——好痛……”

    花小宝的声音都喊得沙哑了。

    她第四次晕死了过去。

    产婆立刻泼水,强迫其清醒过来。

    可是,她下体的血,一下子崩化了,血流不止。

    仿佛是黄河绝堤,血喷满地……

    十个产婆全吓傻了,她们哭天喊地大叫起来——

    “不好啦,血崩,血崩啊!完了!完了!”

    “血崩啊,太可怕了。我们救不了了!”

    “怎么办,这样子下去,大人和孩子都得死啊!”

    “这是凤族的少主啊,我们如果保不住就是死罪……没有活路……”

    “还是叫凤王过来吧。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这是血崩啊。太危险了……”

    产婆们一下子混乱起来,个个泪流满面。

    她们和侍女一起推门而出——“快去请凤王过来,宝妃血崩了!”

    血崩,两个大字,让他们全都吓傻了。

    守在产房外的侍卫,全都一脸的苍白无色。

    他们向着“占星台”急奔而去!

    风在吼,云在涌,整个天地,一片浑浊不堪。

    只有无边的闪电,还在天际猖獗!

    当一片乌云浓雾,重压在占星台的时候。

    传报的四名侍卫也赶到了。

    轰——闪电劈了下来,弄得人心惶惶!

    阴恻恻的天空,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灰白的。

    他们脸色苍白如雪,全身颤抖。

    四人互看,却不敢先出声。

    “启禀……启禀凤王……”

    凤弈的紫眸如箭一般锐利地射来。

    使得他们更不敢开口了。

    “说!”

    “凤王——大事不好了。宝妃血崩了!”

    “血――崩”两个大字,像鲜血一样,滚过凤弈的脑海。

    他的脸一下子就刷白了,从王座上站了起来。

    占星台上,一片的混乱。

    长老们一下子忍受不住,哭喊出声,可谓是老泪纵横千里。

    凤弈纵身飞下台阶,一把抓起沈紫衣的衣襟,脸色凌寒严肃地说道:“跟我走!”

    他带着紫衣就瞬移进了产房。

    产房内,血污满地,凌乱不堪。

    凤弈抬起脚,把房间内的屏风全踢倒在地。

    整个偌大的产房内,花小宝直直地躺在床塌上,一动也不动。

    十个产婆,十五位侍女,二十排护卫侍兵,全跪在外围,也是一动也不敢动。

    凤弈把紫衣抓到床沿边,指着小宝,喝道:“给我救她!救她!救她!”

    小宝的双目已失去神彩,整个人全被汗水,泪水,以及热水所浸湿,整个人就像一团烂泥一般,毫无生机。

    从早上一直生产到晚上,用尽了她所有的气力了。

    “凤王……”

    紫衣为难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立刻蹲下身,帮小宝把脉。

    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十分凝重地说:“凤王,臣能力有限。如果要救,只能救一个!”

    “一个?”

    凤弈的目光从小宝的身上,移到了紫衣严肃的脸上。

    “是的,凤王。只能救一个!”

    随后,赶来的长老们也听到了。

    他们全部跪了下来,纵泪驰骋地说道:“请凤王,选择救少主吧!”

    “请凤王,一定要,一定要以凤族的血脉为先啊!”

    凤弈的咬紧了牙关。

    他的脸,一下子崩得紧紧的。

    “你们全给我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长老们陆续退出,却不忘呐喊出声:

    “请凤王三思!三思,三思啊。”

    “请凤王三思!三思,三思啊。”

    “请凤王三思!三思,三思啊。”

    凤弈逼近紫衣,沉声问道:“真的只能救一个?如果不尽全力,我就会立即杀了你!”

    “是的,您就是马上杀了我也一样。以我现在的能力,只能救一个。”

    紫衣下跪,神情严谨。

    凤弈一步又一步地走到床塌边,抬起手,手心发出一片紫光。

    他按住小宝的脑门,输入了一些能源。

    不一会儿,小宝就苏醒了过来。

    可是,流血过多的她,还是十分的虚弱。

    “请凤王,马上做决定吧。宝妃血崩已成定局,失血已过多。如果再不决定,大人和孩子都无法保住。时间不多了,请选择一个吧!”

    紫衣叩首。

    凤弈的眸子凝着寒光,表情沉着严肃,他握住小宝的手,轻轻地问:“你好点了吗?”

    小宝抖动着没有血色的唇瓣,断断续续地说:“凤弈,我选择孩子!我要让孩子活下来,帮我好吗?”

    一滴泪,沿着她苍白的脸侧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