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星空四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53本章字数:2006字

    怎么办啊,听那个容才人说,花小宝竟然安全地把孩子给生出来了。

    还是一个儿子,凤族的少主!

    听闻,天相异动,是因为凤族的少主是个金贵的主儿。

    一出生,就让天空发生了逆转现象。

    似乎,还召唤出了星空四象啊。

    连上古神兽都听从这位少主的命令,真是太神奇了。

    她好纠心啊,她多想能为龙族也产下一子啊。

    一定要比其它龙族的嫔妃,先生出龙子!

    这样子,她在后宫的地位就稳固了。

    而只要其它的妃子,也生龙子的时候,就一个个的暗地里拉出去活埋!

    只要她的龙子当上了王位,那她就是龙太后了!

    可是,一切只能是她一厢情意的臆想。

    龙族的王,现在还被冰封在水晶球里闭关呢。

    这要从哪弄来龙族的种啊!

    明妃焦虑极了,她想找相国商讨一个计策!

    另一方面。

    龙族玫瑰园。

    萧逸端坐在占星台上,一脸的苍白无色,他满头大汗,虚脱无力。

    哧,他扑倒在七星阵里,不停地喘息着。

    他用尽了全力,终于把龙族的血脉和小宝的性命给保住了!

    一抹笑,如清淡的云,浮在了他的嘴角。

    天机啊。

    不管,那个孩子是不是真的就是龙族以后的灾星。

    他都要拼死救下他的命。

    那个孩子虽然可以撼动四象,但煞气太重。

    必须有人吸收掉他身上爆发出来的阴煞。

    而他,就是吸收花小贝身上阴煞的人。

    四象,是他放出来守护在花小贝身边的。

    要不然,这个孩子会早夭啊。

    萧逸翻过身,仰望天穹。

    透过凤族的星空内殿,他看到了那个孩子——跟王长得真像呢。

    他轻轻地笑了,幸好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花小宝,谢谢你拼了命也要保护他。”

    萧逸的脸色就像一张白纸。

    汗水侵湿了他的衣襟,他慢慢地收紧了拳头。

    他摊开手心,举到了头顶。

    在他的眼前,两只手心中央都是一片乌黑。

    阴煞之毒,好生厉害。

    花小宝在临产时,一定承受着无法忍受的痛苦,以至于血崩不止。

    幸好,小桃红及时赶到。把那颗朱丹喂了下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萧逸的神情就像沉水一般的落寂——可是,他把“彼岸永恒”好不容易结出的果子,给了小宝啦。那他的王,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他无数次地问自己,可是始终都没有答案。

    彼岸永恒,似乎永远在诉说着一个故事——花与叶,永不相见!进退两难,安得如来,安得卿?

    左手心是肉,右手心也是肉。

    撕扯哪一边,都无法忍受。

    所以,选择哪一方,都像彼岸的天都,没有两两双全的完美法则。

    这是一个难堪的,难于选择的话题。

    给了小宝,就无法治愈龙宇。

    如果要治愈龙宇,就必须牺牲小宝和孩子!

    他无法立刻做出选择,不管是选择谁,都是两难的退路。

    虽然已在星罗棋盘上,推测出灾星降临的时日。

    但没想过,会是小宝的孩子。

    也许这一切早已是上天注定了。

    上天让这位孩子出生在天相异变的那一天,不可更改的宿命。

    天降灾星,龙族必灭。

    这八个大字,在一年前的水晶球内显示。

    他原以为有把握提前消灭这颗灾星的,原来人算不如天算。

    这颗灾星,竟然与龙族有这么大的渊源。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了。

    萧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很累,累得都不想动了。

    一千九百多年了,只有今天才感觉累,这么的,这么的累……

    累得他都爬不起来了。

    也许,上天是看他天赋太高了,以前学任何东西都太快,太轻松了。

    所以,今天才出了这么一个大难题叫他扛!

    从昨晚天空打雷,天象逆行到今天中午……

    他都躺在“七星守护阵”里,无法动弹。脑海内一片空白,只有那个孩子的脸,一直在眼前清晰的呈现——真是个相当漂亮的孩子呢。

    他满心的赞叹。

    式神们围在他四周打转一天,个个都担心他的安危。

    现在,因为他的灵力输送消耗过快,以至于,无形维持它们的美丽形状了。

    它们的原形,全部暴露了出来。

    一枚松针、一片枯叶、一残蝶翅、一凋桂花瓣……

    它们全是被抛弃的残枝断叶。

    其实,它们以前都是没有生命特征的。

    萧逸笑了,笑容纯净天然:“我没事的,休息一个星期,应该就可以活动了。”

    他伸手去触碰它们,果真全是脆弱又敏感的小东西呢。

    兹兹……

    它们冲着他纷拥而来,想给他冰冷的身体一点儿温暖。

    可是,它们忘记了,它们本身就是寒露霜体的化身。

    越接近他,只会给他带来更大的伤害。

    可是,它们并不知道,而且可能永远也不知晓。

    原来,有一种爱,虽然奋不顾身,可是却是一种无形将伤害继续加深……

    但萧逸从来不去说破。

    即使,他现在更加的冰冷交加。

    给它们一点儿关爱,它们就会付出全部的信仰为你效劳。

    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

    与孤风为伍,与寒云为伴,与植物为朋友。

    因为,他是站在高空峰顶上的最有灵力的占星师,就必须忍受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

    这是他五岁正式成为占星师时,师尊对他所说的第一句话——萧逸,当你成为最厉害的占星师时,也代表了,你将与寂寥永生相伴。

    “咳,咳咳……”

    萧逸曲卷着身子,不停地咳嗽着。

    真的是好冷呢。

    玫瑰园内,深入玫瑰中央腹地,有一个突起的水晶台子。

    上面供奉着一个水晶宝盒。

    宝盒的四周都放着冰块。

    冷气在水晶盒的四周,源源不断地挥发着。

    有一颗巨大的水晶球,在盒内发出莹蓝色的光圈。

    金澄色的水晶球内,正冰封着一条小小的金蛇。

    它的金色鳞片,在冰球内,依旧栩栩如生。

    有光,从天穹顶端投射进来。

    阳光,密密麻麻,如小雨的点点儿,从漏缝中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