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云海大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2本章字数:4259字

    云海大陆,白云帝国南方之地,铁壁城。

    乌骨镇,如果紧紧听到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想起一味固本培元的草药,这种草药药性十分温和,最是能蕴养武者的精元。

    事实上,乌骨镇确实也是因为这味草药而闻名,乌骨镇依山而建,外面都是深山大泽,云海中藏着无数凶兽,这里是帝国开拓龙泽大渊的前沿。

    龙泽大渊是几百年前突然形成的,没有人知道它有多大,只知道里面是凶兽的温床,蕴含着数不尽的凶兽。

    几百年前云海大陆突然出现了无穷迷雾,迷雾中窜出了无数奇奇怪怪的可怕凶兽,这些凶兽种类千奇百怪,有强有弱,所过之地无数王国破灭,帝国灭亡,无数繁华的文明化作废墟焦土。

    这就是大路上最负盛名的‘凶兽天灾’。

    如果不是有几位一直在闭关精研武道的武道至尊横空出世,凶兽天灾之下,人类已经完全灭亡,更不用说今天牢牢的将凶兽阻隔在铁壁要塞之外,甚至说是派出武道强者开拓龙渊大泽。

    直到今天,此事依旧铭记在各个城池的中央石碑上,铭记无数武者心头。

    ……

    乌骨镇外山川盘旋,有良田千亩,这些田地都是肥田,这里种植的不是蔬菜等其他作物,而是乌骨草,大约是这片镇子刚刚从龙泽大渊分离出来,雨水肥沃的很,只见地上郁郁葱葱一片,青黑色叶片的乌骨草长势极好,用不了两个月,乌骨草就会成熟,到时候就会被药农集体收割,送到铁壁城去,供给那里的大药商。

    铁壁要塞是南方的边缘巨城,也是武者开拓的最前沿,是龙泽大渊资源交集,汇聚之地,它不仅仅是一座要塞,而且还是一座无比繁华的商贸古城。天刚朦朦亮,远处东方升起一抹淡淡的鱼肚白色,毗邻乌骨镇半里之外的一片空旷的林地中,却已经多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这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穿着粗布麻衣,黑发齐肩,小脸清秀坚毅,最令人难忘的是那一双清澈有神的黑白眸子。

    此时天才刚刚亮,小男孩提着木剑,校准姿势,已经在一招一式的锻炼了起来,只见他站在晨光熹微的属下,一下又一下的挥动着手中的木剑,令人惊讶的是他挥动的速度不疾不徐,精准到了毫厘,挥剑,收剑,手腕有力,又平又稳,一剑斩下去剑尖连一丝的颤抖都没有,每一次劈斩在空气中一个固定的点上,不差分毫,这等眼力,出剑的速度,宛若修炼了十几年的老剑客。

    就在此时,一片小小枯黄叶片从树枝上落下,凌空飘舞,树下正在练剑的清秀少年耳朵一动,木剑如闪电划过,叶片纷飞,竟是化作均匀三截,随风落下。

    在这一瞬之间,这男孩竟是接连斩出两剑,将树叶化作三截,这是何等之快,这种出剑的速度,就连一般的正式剑士都办不到。

    然而男孩儿非但不喜,反而露出了与这个年龄不相符合的一丝无奈表情,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种速度还是不够快,如果我王昊此刻是真正的剑士,以真气配合我本身的出剑速度,完全可以将这片落叶如庖丁解牛一般,剔出所有的细腻脉络而不损叶片半分,然而如今却只能使出三剑,可惜了,如今我不过九段见习剑士修为,虽说九段见习剑士离正式剑士只有一步之遥,虽说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想要成为正式剑士,依旧差之甚远!”

    如果这话被人听到,非得气死一大批人。以九岁不到的幼龄修至九段见习剑士的程度,论修为,就算不是最为顶尖的天才,但绝对算是同龄武者中出类拔萃的一批人之一。

    几个时辰之后,或许是有些累了,王昊揉了揉自己发酸的手臂依靠在大树下,慢慢运转体内充斥在经脉中的真气消除疲劳。

    王昊靠着大树,神色有些恍然,依稀间又看到了一些光怪陆离的场景,在地上跑的大铁盒子,能够飞上天的铁鸟……

    半响,王昊才无奈一笑,将近十年了,如果不时脑海深处偶然浮现的记忆,他几乎已经忘了那个蔚蓝色的星球。

    然而转瞬之间,王昊已经清醒,他清楚的知道这已经不是那个蔚蓝色的星球上,这是一个武道昌盛的大陆。

    “武道纪元,自凶兽天灾爆发之后,武神殿应运而出,无数珍稀的武道秘术撒播而出,为了应付几乎无穷无尽的凶兽,各大势力不在吝啬于武道传承,以致百年之内,大陆上诞生了无数武道天骄,短短百年不到的时间,凶兽天灾消弭,将无数可怕的强大凶兽赶回龙泽大渊,为了庆祝凶兽天灾的胜利,以及感念无数在于凶兽天灾中牺牲的武者,这一年史称武道纪元元年!”

    “武道纪元323年,真气的力量被完全的发掘,经无数强者精研,甚至深入到生活中的各个方面,以致诞生了兽武系,丹武系,食武系,器武系……等等系类,逐渐分离出了一条条武道分支!”

    “武道纪元443年,随着大陆各大的势力的元气恢复,武道纪元开始了第一次扩张之路,开始深入龙泽大渊,探求凶兽天灾的奥秘,逐步占领龙泽大渊,无数珍稀的灵药被陆续发掘,引发了第一轮开拓大潮!”

    “武道纪元559年,第一所武道学府帝都学院诞生,无数学府应运而生,进入各大郡国,王国,乃至帝国,武道纪元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帝国史学家称之为划时代的举措!”

    “武道纪元600年,各大世家,宗门开始改变传承方式迎合大势,派遣弟子进入学府……”

    “而我所降生的的是白云帝国麾下的一个小镇子上,传闻国家也有品阶之分,一品下等郡国,人数千万人以下,最少拥有中等武道学府一座,强者若干。二品中等郡国,国家基本人数在千万以上,三千万以下,最少拥有九座中等武道学府,强者若干。三品上等郡国,子民三千万到八千万之间,最少拥有一座高等武道学府,宗师强者一名……以此类推,帝国的综合国力至少拥有十亿以上子民,九座以上的高等武道学府,白云帝国正是这样的一个超级大国,其麾下拥有无数郡国,王国依附,武道强者辈出,天才聚会,精英如云……“

    ……

    王昊口中喃喃的背诵着从学府上学到的一些武道史实上的基础知识,这些基础知识是初级学府历史考试的核心内容。

    王昊不得不感叹,正是因为学府的存在才让寒门弟子开始崛起,才让他们这样的寒门子弟开始走上变强的道路,而不像几百年前那样,世家宗门垄断武学,寒门弟子只能卑躬屈膝,哪怕是偶尔出了个天才,也只能是暴发户,很快会泯灭于众人。

    当然,绝对的公平是个不可能的。穷文富武,世家宗门历史悠久,其底蕴当然不是寒门弟子可以比拟的,但是至少了有一丝丝的机会。

    王昊有时不得不庆幸,如果他是早来一千年,哪怕他天赋再好,恐怕也别想出人头地,更不用说习武。

    而今,这是一个全名学武的大世界,一切都有可能……

    寒门学子无不以建立新生武道家族为己任,只有汇聚家族的力量,才能占据更多的资源,吸取更多的养分成长……

    一段时间的休息之后,此时已经接近中午,王昊准备返回。

    王昊的家就在乌骨镇的西街,父亲王大海经营着一个铁匠铺维持生计,王昊回来的时候正好看着父亲王大海送一个中年男子出来。

    “小二回来了,又去修炼了,真是勤奋?王老弟真是有福了!”

    王昊在乌骨镇是出了名的勤奋,他喜欢在树林中修炼并不是什么新奇的新鲜事,尤其是在几天前被铁壁城的中级学府录取之后,名声更是传开了。

    王父笑了笑,黝黑的,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他生性木讷,不善言语,只是笑了笑,礼貌性的送走客人。

    “父亲!”

    王昊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不到四十却满头银发的中年人,起初重生的时候,他是不愿意叫这个男人为父亲的,一来是别扭,二来是总是充斥着隔阂,总觉两人之间有着一条鸿沟。

    直到那一天,这个男人拖着一条断腿从山上下来。为了满足他蒙学的愿望,为了筹集那昂贵的学费,这个男人竟然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龙泽大渊采灵药!

    这个男人之所以这么早早的生了这一头银发,完全是为了他。人心都是肉长的,王昊无法做到不被感动。

    王昊心中充斥着淡淡的温暖,看着王父拖着一条瘸了的腿出来,王昊连忙上前扶着他。

    “小二,不用担心,没事!”王父拖着腿坐下,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脸上却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有子如此确实值得自傲,这个孩子从小就沉默,别的孩子哇哇大哭的时候,这个孩子静的像阳光下的枯木,他一度以为自己这个小儿子是个智商有问题的孩子,但是王昊的成长却让他惊喜,甚至震惊,这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让他操过一次心,尤其是学府入学,竟然在今年考入了铁壁城的中级学府。

    乌骨镇上初级学府有几千学子,几千名学子中只有百人左右最终能够考上中级学府,继续修炼武道,这是多大的殊荣,这是王父一生中最为自豪的事情。

    父子两静静地坐着,阳光照进铺子,落在两人身上,带着一丝温馨的隽永。岁月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

    “父亲,你一直叫我小二,我是不是还有哥哥,另外我母亲是谁?她真的去世了吗?”

    半响,王昊打破了沉静,问出来心底一个藏了很久问题,他并不是普通人,出生的时候他就带着记忆,能够听到周边的动静,虽然中年男人一直告诉他他的母亲是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但是他一直不信。

    他听说一些流言蜚语,他的母亲似乎是一个大美人,而且是一个武道强者,据说是王父年轻时在龙泽大渊中带出来的,当时王昊的母亲昏迷,而且受了重伤,后来在王父的精心呵护下才伤愈,两人的结合可是羡煞旁人,都说他父亲捡到了宝。

    只是后来大家都说他的母亲嫌贫爱富,抛弃了他们父子。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王昊的母亲是什么身份高贵的世家女子,是受伤失忆,恢复记忆了自然看不上王家父子,所以抛下了他们……

    王父微微黯然,眼神有些迷茫,恍惚,望着眼前一双与那个女人极其相似的眸子,王父突然有些暴躁,站了起来。

    “告诉我?”王昊站了起来,逼视着这个有些憔悴,沉默的中年男人,王昊声音有些冷。

    “她是不是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抛下了我们?”

    王父神色一怔,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王昊在一瞬间五指紧握,指甲掐入肉中,毫无疑问王父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眼睛已经告诉了他的答案,不知为什么,看到王父眼中的茫然痛苦,王昊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

    “她带走了他,留下了我们父子?”王昊的声音有些尖锐,声音仿佛即将爆发的火山。

    他,无疑就是他的哥哥,他叫小二,自然还有一个大哥!

    “为什么?”王昊面色赤红。他的声音中饱含着太多的疑问,太多的不明白,甚至充斥着一种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愤怒。

    王父沉默了很久,半响低着头道。“因为……你哥哥武道天赋出众……而我们不配……”王父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个沉默坚强的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令人心碎的脆弱。

    “不配……”王昊赤红色的瞳孔瞬间紧缩,呼吸沉重的如发怒的老虎………

    最亲的是最深爱的人,往往伤害的最深的人也是最深爱的人,许久,王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父亲,我一定会替您争一口气!”

    迎着王父脆弱,茫然无助的眼神,王昊一字一句的说道:“先人有言,我心有猛虎,柴房亦可嗅蔷薇!是的,我是一介寒门之身,我没有过人的家世,没有逆天的天赋,没有从天而降的靠山与底气,但我有一颗执着无畏的心,我会执着的一步步走下去,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我不管她是什么人,她放弃了你,放弃了我,我一定会让她永生永世后悔的!”

    “我王昊一定会向她证明,并非只有锦鲤才能跃龙门,凡人也能化龙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