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天降机缘,死都不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2本章字数:4725字

    “五级凶兽,水魔兽?”

    只见浮现在水面上的是一只银色大泥鳅似的怪物,身长近丈,修长雪白,银色的鳞片若龙鳞,嘴角鲜红的鱼须如倒刺。

    浮现在水面上,一股深沉的威严油然而生,河中无数鱼虾疯狂逃离,引起涟漪层层。

    “这模样不就是凶兽宝典记载的水属纲目下的五级凶兽,此物传闻有龙的血脉,生存在龙泽大渊深处,生性凶残,狡猾!”

    凶兽宝典,这是一本有关于凶兽的著作,记载着自凶兽天灾以来所有的人们见识过的凶兽图文,为各大学府凶兽史学的必备教科书之一。

    其中有记载的凶兽总共一万八千余种,水属纲目下,总计六千三百余种,水魔兽是其中的五级凶兽,乃是媲美剑术大师的可怕凶兽。

    有史记载,水魔兽引起的灾难多达十几次,水魔兽出世,常伴有狂风暴雨,且有洪灾降临,因此水魔兽又是灾难凶兽之一。

    王昊脑中闪过凶兽宝典中的种种资料,脸色有些难看,甭说五级凶兽,就算一级凶兽,一个不好,他也会死在这里。

    王昊小心翼翼的戒备着,河面上的水魔兽此时十分奇怪,翻着白肚子,银亮的鳞片上伤痕累累,一动不动。

    王昊等了好半响也不见这水凶兽如何动作,顿时心中起了几分疑心,微微沉思,王昊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步步向着河面的浅滩靠近,直到靠近水魔兽都没有动静。

    “看来是死了!”王昊轻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有一条水魔兽跑出来,整个乌骨镇恐怕没有人能够挡得住。

    转念一想,王昊心底又有些发寒,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能够令一条如此强大的凶兽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不过随之王昊又高兴起来,水魔兽的鳞片,皮肉,筋骨都是宝物,无论是卖给药王府或者丹王府,都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财物。

    这是一笔数千两银子以上的横财!

    最重要的是凶兽体内的元精,元精是凶兽全身精气的结晶,是一种菱形的晶体,蕴含着纯粹的元气,越强大的凶兽体内的元精越宝贵。

    元精功用很多,可以炼丹,可以炼器,甚至用来辅助修炼,如果修炼的时候手中握着一枚元精,那更是事半功倍。

    越强大的凶兽体内蕴含的元精越纯粹,蕴含的元气越多,如果涌用来修炼,得到的好处越大。

    一枚高等级的元精,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王昊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缓缓走了过去,在水凶兽的鳞片上有许多刀剑伤痕,许多伤痕已经开始溃烂了,显然这只水中霸主级别的凶兽原本就受了重伤,但是他在水魔兽的腹部看到还有十几道新添的伤痕,王昊仔细一看,顿时一惊,这些伤痕他十分熟悉,分明是火属性剑气造成的伤痕。

    只有火属性剑气的伤痕才会造成灼伤效果。

    王昊脸色怪异,他记得他刚刚忘情之下好像对着河里连劈看十几道剑气。想来应该是这只重伤的水魔兽运气实在不好,原本应该就是被人重伤,跑到这里正好又遇上他突破,接着被他连劈了十几剑,这就成了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以至于稀里糊涂的死在了他这个见习剑士手上。

    见习剑士劈死了五级凶兽,这说出去绝对没人信,就算大剑师遇到五级凶兽都未必能能够全身而退,而区区一个见习剑士在五级凶兽面前不过是蝼蚁。

    蝼蚁杀了强大的五级凶兽?

    王昊上前检查,很快眉头皱了起来,这条水凶兽浑身遍布伤痕,鳞片已经损失了十之六七,而且鳞片黯淡无光,只能算是个下等品质,价格会大打折扣,最令王昊感到可惜的是划开水凶兽的腹部,水凶兽的元丹已经碎了。

    这条水凶兽的元精被人生生以剑气震碎,死亡之后元精融入了骨肉之中消失不见!

    这样算下来,这条水凶兽就没什么价值,尤其是这水凶兽死亡之后,骨肉很快就会腐烂,要卖顶多是个猪肉价。

    王昊神色不太好,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他想了想,目光放在水凶兽的雪白柔软的腹部上,书上记载水凶兽的胆乃是大补之物,是整条水凶兽身上除了元精之外,最珍贵的宝物。

    凶兽宝典记载此物有补血益气之神效,如果武者能够生吞炼化,可固本培元,增益斗气。

    王昊嘿嘿一笑,举起手中木剑以剑气顺着一条伤痕划破水凶兽腹部的鳞片,调水凶兽的肚子,血水从腹部流出染红了河水,一青色的物件顺着血水没入河中。

    王昊眼尖,一眼就看到这是一个长方形的青色盒子,长约四尺四寸,想也没想,他扑通跳入河中一把捞起这个青色的盒子。

    兀自一抚摸,王昊就知道自己赚大发了,这个盒子出手温润,如温玉一般温暖圆润,触手之间一股淡淡清香传来。

    “这是青神木!”

    《生命之源》一书中有记载,青神木,木属性灵木之一,此物极其珍贵,千年长一寸,万年始成木,传说生长在原始蛮荒的十万大山中,是木属性的至宝,可入药,可炼器。传闻神兵谱中排名第六十七的青翎剑就是以万年青神木的树心炼制而成。

    此物也是储存灵药,灵物的至好之物。

    青神木一寸都万金难求,然而这个木盒通体用青神木雕刻而成,这四尺余长的盒子价值万金,这样的宝物却用来做成匣子,无疑这匣子中的东西贵重惊人,王昊握住手中的盒子的手有些烫手,这真是天大的机遇!

    谁能想到有这样的奇遇,水魔兽的肚子里竟然藏有这般至宝。

    王昊眼神火热,突然脸色一变,目光一沉抬起头,恰在此时林边上的浅滩上灌木丛后走出两个短打扮的汉子。

    “找到了!”

    盯着浅滩上伤痕累累防着白肚皮的水魔兽,两个大汉目露惊喜之色,随后目光落在王昊身上,尤其是他手中的青木盒子,眼中露出一丝火热。

    “王昊!”左边的独眼大汉意外的叫了一声,王昊在乌骨镇十分有名,是乌骨镇赫赫有名的寒门天才。尤其是传闻他考上了铁壁城的中级武道学府,这在小小的乌骨镇上可不是一件小事,在乌骨镇初级武道学府中能够取得资格进入中级武道学府进修的少年可不多。

    更何况王昊头上还环绕着众多的光环,譬如怪胎,不合群的孩子,早熟的少年等等。不过以他们的身份,王昊在他们眼中顶多算是有一点分量罢了,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间嘿嘿冷笑了起来,目光落在王昊手上的青木盒子上,透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火热。

    “朱家的人!”

    从两个大汉出现的瞬间,王昊就知道坏了,这两个人身上穿着的是白云帝国的制式甲胄,正是代表着帝国官方,在小小的乌骨镇哪还有其他的官家,只有身为乌骨镇长官的朱韬,也就是朱小罗的父亲。

    能够担任卫士之责的军士修为不会太低,尤其是左边的独眼大汉,气势明显更强,已经超过了他,可能是一位正式剑士。

    以二对一,形势不妙!

    王昊背心冒汗,那后边的一个大汉也就罢了,顶多与他修为相当,如果一对一王昊绝对有把握将对方斩了,但是独眼大汉给予他的压力太大了,真正的剑士开辟出了气海,无论的真气的数量,尤其是对于真气的运用完全不是见习剑士可以比拟的,如果硬碰硬他根本没有胜算。

    面对着两人贪婪,狂喜的目光,王昊一边戒备,一边脑中急转,思考着对策。

    独眼大汉从出现起,就一直眼盯着王昊,应该说盯着王昊手中的青木盒子,独眼中闪烁着火热,贪婪,占有。心中狂喜,这几天镇上来了大人物,那个大人物可是发话了,如果能够找到此物,可不止官升三级那么简单。

    独眼大汉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那么幸运,这么快就发现了线索,一想起那个大人物的承诺,独眼大眼心中火热。目光最终落在王昊身上,独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叱喝道。

    “小崽子,此盒乃是镇上正在寻找的重要物品,镇长大人亲自下令寻找,将此物交出来吧!”

    说着,独眼龙几步走上来,便欲抢夺,哪料王昊身形轻盈,竟是一个转身轻巧躲过了这一抓。

    独眼汉子微微一怔,随之脸上闪过一丝青气,独眼中闪过一丝暴虐,怒喝道。“小崽子你敢躲!”

    王昊眼尖,一见独眼大汉手上一丝微光涌动,顿知不妙,连忙大喝道。“军爷且慢,小子有话要说!”

    独眼大汉一怔,独眼中露出一丝狐疑,但是下意识的手中的真气火焰收住了,就在此时另外一个怪笑着的大汉也围拢了过来,隐隐约约的堵住了王昊的去路。

    “王昊?你想说什么?我劝你老实点,最好把盒子老老实实交出来!”

    王昊心中一冷,低着头的眼底闪过一丝森寒,到手的宝贝他岂会轻易的交出去,不说这青木盒子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光是这盒子的价值已经摆在了哪里,如果能够将这个盒子卖了,那是一大笔数目的横财,足够他购买以下高等级的功法了。

    这可是到手的变强机会,王昊绝不会允许有人将他夺走!

    王昊从未有杀过人,但是他今天决定要杀人!任何要断他道路的人,都该杀!

    正如学府的导师所说的那样,成为剑客就必须要学会杀人,或者学会被杀!

    心中冷冽森寒,王昊微微一笑,抬起头,脸上笑呵呵的。“两位军爷误会了,我和镇长家的小公子是朋友,我也是出来寻此物的!”

    “是吗?”独眼龙独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不过想起眼前的王昊似乎与朱小罗乃是同一所学府的学子,两人是朋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少爷就将这事告诉了王昊,这般一想独眼龙身上的气势顿时缓和了一分。

    “当然是真的!”王昊目光悄无声息的打量了一眼两个大汉所在的位置,眼神闪烁,小心的接近了半步,脸上笑呵呵,一边说道。“我可是听说了两位大哥的威名,学府导师说两位可是我乌骨镇的英雄,好几次袭击我们乌骨镇的凶兽都是两位大哥带兵打退的,要不我现在就将这盒子交给两位大哥!”

    “嗯!”独眼龙满意一笑,对于王昊恭维的话语很是受用,眼神示意另外一个汉子,自得一笑。

    王昊低着头,满脸微笑,一步步走来,一边笑眯眯的将手中的盒子递与独眼龙,独眼龙呵呵一笑,正要伸手去接,却听到身后一声怒喝。

    “小心!”

    声音还未落下,独眼龙顿时心中一寒,多年的默契让他本能相信背后的同僚,下意识的就要爆发出真气灭杀眼前人畜无害的少年。

    “晚了!”王昊狞笑一声,顺手抽出青木盒子藏着的木剑,一剑闪电刺出,此时此刻王昊仿佛又进入了那神奇的境界中,长剑如闪电刺出,一如荆轲刺秦王,勇绝狠毒。

    独眼龙又恨又怒,然而他还未来得及拔出腰间的佩剑顿时就被一剑刺穿轰隆,独眼龙捂着喉咙,只来及瞪了王昊一眼,顿时断气。

    庞大的身体身体倒在地上抽搐,血液染红了浅滩上鹅卵石。

    快,无比形容的快!

    身后的大汉又惊又怒,他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少年居然隐藏的这么深,原本笑呵呵的,下一刻居然如此勇绝果断,一剑斩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突破了正式剑士的大哥居然在连拔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剑刺穿喉咙。

    “好快,好狠毒!”黑甲大汉眼珠子都红了,一声狂吼。“小畜生,还我大哥命来!”

    王昊一剑得手,听到黑甲大汉的怒吼,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少罗嗦,敢抢我的宝物,统统死去!”

    “火焰三连斩!”王昊使出火焰三连斩,刷刷三剑,宛若三重火浪朝着黑甲大汉冲去,王昊已经练出了剑气,此时一剑斩出剑气迸射,一剑就击退了黑甲大汉。

    黑甲大汉脸色一变,哪里不知道自己并不是王昊的对手,虽然同为见习剑士的巅峰,但是他根本挡不住外放剑气。

    “好,好,好的很!”黑甲大汉退后几步,脸色狰狞,眼中闪过重重恶毒。“王昊,你竟然练出了剑气,但是我大哥是乌骨镇的守卫队长,你敢杀乌骨镇的守卫队长,我定会禀明镇长,你会为此付出代价,还有你那可怜的残废父亲,你们都会死!”

    王昊脸色阴寒,侠以武范禁,白云帝国可有着专门对付武者的部门,杀死帝国守卫,可是大罪,一旦被通缉,不但自己会倒霉,王父也会被牵连。

    盯着黑甲大汉,王昊打定主意,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跑他。身形一闪,手中木剑施展出火焰三连斩,以精妙的剑术死死的压制着黑甲大汉,力求将黑甲大汉立地斩杀。

    只是仓促之间又哪里能够击杀这黑甲大汉,先前是因为乍然暴起,独眼龙大汉并没有防备,出其不意,被他偷袭得手,一剑杀死。但是现在黑甲大汉全力防备,困兽之斗战斗力不降反升,反而陷入了僵持,一时间虽然被压制下风,但是反而被他抵挡住了。

    黑甲眼中大骇,他原本只是想以此震慑王昊,哪想到适得其反,反而激起了王昊的杀心,一时间叫苦不得,只能拼了命的反击,将一口大刀舞的密不通风护住自身,但是这并不足以抵挡住王昊的火焰剑气,眼看着几个回合之后已经落入了下风,生死只在咫尺之间。

    就在这时,王昊耳朵同时一动,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里竟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还有许多人的呼喝之声,一个个中气十足,显然也是练武之人。

    听脚步声,竟有十数之多!而且全部是训练有素的武者!

    王昊脸色狂变,而相反黑甲大汉则是哈哈大笑,一扫焦急的神色,眼中既有得意,又有阴冷怨毒。

    “小畜生,你的末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