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绝寒光,胆似熊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3829字

    短短十几个呼吸间,王昊奔出半里,隔着四五百米的距离,依然听到身后那滚滚的啸声不绝,尤其是天上应和的那一声鹰鸣。

    王昊反身上望,只一眼瞳孔紧紧一缩,一只巨大的青鹰出现在视野中。飙风鹰,王昊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镇长朱韬的那只坐骑巨鹰,朱小罗不止一次在学府里炫耀他父亲的宝贝坐骑,王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这样在放在以往,王昊定会不以为然,然而此时此刻,王昊却从心头生出一个股子寒意,地上的哪里能够跑的过天上的。

    王昊止住了脚步,脸色阴晴变化,原本他准备穿过青峰山,从青峰山山脚下进入龙泽大渊,然而现在的情形却迫使他不得不重新作出选择。

    朱韬显然是发现了他的意图,所以召来飙风鹰前来截杀。

    王昊知道,在山上,他绝对跑不过天上的飙风鹰,顶多二十几个呼吸,他就会被天上的飙风鹰发现,一旦被拖住,进而就会被包围在青峰山上。

    朱韬的修为可不是一般的卫士所能比拟的,作为老牌剑士,无论是修为还是剑术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战斗力完全不是刚刚突破的剑士能够比拟的,正面战斗,王昊根本没有什么胜算。

    为今之计就只有一个办法!

    王昊的目光落在青峰山下的河面上,心中暗叹。这条水系虽然直通龙泽大渊,如果有可能,他绝不愿意走水路。走水路可比翻过青峰山危险了数倍。

    眼见飙风鹰往这边而来,王昊目光变了变,最终咬咬牙快步跳入了不远处的河面中,一入水中,迎面一股清凉浸湿了皮肤,河底昏暗,水草悠悠,在水中王昊宛若一条灵动的游鱼,乌骨镇靠近龙泽大渊,水系丰富,几乎每个人或多或少会游泳,而王昊自然也会游泳,而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水下浑浊,顺着宽广的河道,王昊迅速的朝着龙泽大渊游去。龙泽大渊是一个巨大的迷雾环绕的奇异地方,水系充足,宛若汪洋,里面最多的就是水系魔兽,尤其是在水下,在这里拥有,就像是在水系魔兽的老巢中晃悠。

    如果不会朱韬逼得太紧,王昊实在不想下水。

    这条青水河从山边穿过,是青峰山和另外一座山的交界河流,从上面看宛若一条玉带穿过群山之中,这里离龙泽大渊的十分之近,只有区区四五里不到。

    四五里,这要是在陆地上,以王昊的脚程,如果全力赶路的话,最多大半个时辰,但是如果换在水中,起码得一个时辰以上。

    王昊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朱韬发现他走水路之前,先一步进入龙泽大渊,否则就危险了。

    …………

    半个时辰之后,高空的青鹰背上,朱韬一遍又一遍的青峰山的山麓上巡视,视野中青峰山仿佛盘旋在大地上的青龙,龙脊蜿蜒,树木娇翠,小溪潺潺,山清水秀,好山好水,然而这奇秀瑰丽的景色非但没有让朱韬高兴,反而,他的脸色阴沉的滴出水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

    朱韬几乎快疯了,眼中闪烁着暴虐的神色,朱韬始终坚信自己的判断,那个杀人盗宝的刺客一定是奔着龙渊大泽去了,乌骨镇周围的镇子已经全面封锁了,正在进行严格的盘查,刺客如果朝着这个方向去,肯定会暴露,设身处地的想,如果是他得到了那个宝贝,也会冲入龙泽大渊中,龙泽大渊终年缭绕着云雾,地势复杂,乃是摆脱追踪的最佳地方。

    唯一可虑的是里面危险的凶兽!

    青峰山是通往龙泽大渊的一处必经之地,他自山脚起飞,短短二十几个呼吸之内,对方绝对不可能横渡青峰山,进入青峰山。

    “难道躲藏在青峰山的某处?”朱韬脑中灵光一闪,顿觉大有可能,想来应该是躲在某处,等他放松警惕之后,进入龙泽大渊。

    朱韬自以为猜中的真相,顿时笑了起来,心中暗忖。“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看错了我朱韬,殊不知我手下三千儿郎可不是吃素的,就算你藏在地下,我朱韬也要将你挖出来碎尸万段!”

    盯着下方,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属下,朱韬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了起来,这一次如果办好了这一件事情,以那位大人物的身份,随便一点赏赐都会让他受用不尽。

    这一次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了!

    想起那位大人的身份,朱韬眼角跳了跳,谁曾想到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会亲自莅临边远的南疆小镇,而且亲自屈尊降贵前来布置任务。

    他这次亲自参与搜寻,目标就是那只受伤的水魔兽,准确的是水魔兽腹中的那只青木盒子。

    这青木盒子最初出现在一个地下的上古宗门遗迹中,后来被人偶然发现带出,不巧被人看出了行迹,一路逃逸,不过这人还是低估了青木盒子的珍贵,因此引来了一些强大武者的追逐,甚至还有一个巨无霸一般的强大势力盯上了他,其中为首正是来到乌骨镇的黑袍老人。

    那个最先发现宝物的武者并不简单,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走,不过最终还是被那位黑袍老人发现踪迹,灭杀与南疆之地中,不过黑袍老人并没有将青木盒子取到手,在最后关头,不知从哪里跑出了一只未成年的水魔兽,一口吞了青木盒子,并且在黑袍老人的追杀下,一路逃逸,前往龙泽大渊。

    传言那青木盒子中蕴含着那破灭的上古宗门的最后传承,那是无价之宝!

    一门完整的传承,其价值难以估量,花费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一门高阶的功法,修炼速度往往是其他低阶功法数倍,乃至十几倍以上,一门高阶的功法,乃是一个武者成长的保证。

    有了一门高阶的功法,就是有了一条通天的道路,不管这条道路上有多少荆棘,苦难,但至少有一个方向。

    朱韬想到了自己,他现在修炼的只是学府里得到的一门黄阶高级功法,如果他有一门高阶功法传承,说不定就能突破桎梏,成为九品剑士强者。

    九品剑士,这样的强者,就算放在铁壁城这样的巨城之中,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

    朱韬今年只有四十多岁,如果能够成为九品剑士,那就意味着他在花甲之年前有机会突破到剑师境。

    剑师境,寿命延长至两百岁,剑气横冲三丈,举手投足之间河道改易,裂石破山,这种境界,光是想想都让朱韬兴奋。

    剑师境那已经是另外一个境界,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能够称之为师,至少说明他的剑术已经登堂入室,明了剑术奥妙,甚至觊觎玄之又玄的剑术大师之境。

    不能否认,朱韬一直有着小小的私心,或许在找到传承之前,自己私抄一份,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掩盖痕迹,将宝物献给那位大人,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既可以得到一门可以依之位传家至宝的传承,又可以得到那位大人的赏赐,只要那个盗宝者死了,这一切谁又知道呢?

    想到一切的美好,朱韬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挡在青峰山与龙泽大渊的入口处,立在这座天然形成的石桥上,身下大河滔滔,雪白河水轰鸣倾泻,守住此处,谁都进不了龙泽大渊。

    一个剑士飞奔而来。朱韬回过神来,发现来者是手下的一个小队长,赵成。他的身后还跟随者上百位黑甲卫士。

    朱韬缓缓的道。“是否有什么发现?”

    赵成恭恭敬敬的道:“大人,目前尚未发现那名刺客的踪迹,这名刺客好像突然蒸发在青峰山上,不过我们已经加派了人手,并且调来了十几头猎犬,无论他怎么躲藏,哪怕是他躲在地底,我们的猎犬也能迅速发现他的气息!”

    朱韬点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不过随后就发现了赵成身后抬着的几具尸体,神色顿时阴暗了下来,尤其是在两个小队长身上,朱韬眼中闪过一丝心痛。眼中闪过一丝痛恨,朱韬声音低沉的道。

    “你们一定要小心他的剑!”

    赵成一怔,眼中露出一丝惊异。朱韬冷哼一声,目光若一道冷电扫过赵成,以及一个个神色肃穆的甲士,说道。

    “卫且,周深,还有其他几个甲士都是一剑刺破喉咙杀死的,这个盗宝者可能修为并没有多高,应该只是个见习剑士,但是他剑极快,你看这几人一个个都是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能够造成这种现象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出剑者的出剑速度实在太快,快到了他们没有时间防御!”

    赵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小队长,两人确实如朱韬所说,死不瞑目,瞪大的瞳孔中残留着恐惧,震惊,后悔。

    赵成眉毛渐渐拧在了一起,犹自不解道。“大人,按理说见习剑士与正式剑士之间有着一层天堑,正式剑士已经能够挥出剑气,按理说剑气护体,见习剑士根本无法近身,越阶挑战应该极其困难,此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听完,朱韬摇头叹道。“那可未必,越阶挑战虽然困难,但是对于修炼绝剑道的人来说,并不是不可能!”

    “绝剑道?”赵成惊呼,呼吸有些急促。

    朱韬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自武道大兴以来,剑道作为主流之一,早已经发展出了无数支脉,如并吞八方,无极尊皇的皇极剑道,奕子奕剑如奕棋的奕剑道,还有邪魅苍生,浑然不羁的邪剑道,以及天道自然的天剑道等等,其中有一种唤作绝剑道,绝杀无我,长剑不出则已,一旦出剑不杀敌,则杀己。这种剑道的修炼方式讲究的就是快,绝,狠毒,一剑祭出,无迹无痕,快到无法形容,让人无法躲避。”

    见到众多属下色变,朱韬微微一笑。“不过绝剑道也有一个极大的缺陷,他们只有一剑之威,这一剑可以爆发出数倍,乃至十倍威能,但是如果一剑杀不了敌人,气势泄去,其战力比之普通状态还要还不如,所以只要躲过一剑,就可以从容将之击杀!”

    听朱韬这般一说,赵成,包括他身后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一时间收起了心底的小心思。

    朱韬将一切看在眼里,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修炼快剑的可不仅仅只有绝剑道一道,只是有可能是修炼了绝剑道的武者。当然这句话朱韬是不会说的。

    不过令朱韬震怒,不安,忐忑的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将不大的青峰山翻过来几遍,他依旧未曾寻到盗宝者的踪迹。

    朱韬非常清楚,如果这个盗宝的家伙在他的领地里逃跑,等待的他的将会是什么样好的后果,这般一想,朱韬顿时有些坐立不安,甚至目光中染上了一层火丝。

    一个黑甲卫士气喘吁吁的站在边上,见此不由小声提醒道。“大人,你说他会不会走了水路!”

    一语点醒梦中人,朱韬生生的打了一个机灵,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下意识看着身下滔滔的河水,雪白色的河水震荡,大河不息,河水如玉龙一般冲入龙渊大泽中,如龙归大海。朱韬心中生出一阵阵不好的感觉,当即气急败坏的吼道。

    “混账,你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本座,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给我取荆棘水网兜住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