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途遇两虎争,误伤我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4746字

    在雾气朦胧的水面上,一块木筏顺水漂流,王昊掌握着方向,目光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参照物,以防止迷路,在这么宽广的水面上,不辨东南西北,水面上如山麓之类的参照物是辨别方向的唯一方式。

    水上云海渺渺,泛波江上,很容易损失方向感。身处在白雾中,仿佛如至仙境,偶尔路过几处青山岛屿,木筏周围暗流涌动,哗哗水声如一曲清流。

    王昊划的有些累了,盘坐在木筏上,任由木筏漂流,心境如水,淡淡的真气在经脉中运转消除着疲劳,他的真气此时已经充满经脉,除非进阶,否则进无可进。

    只是要进阶,除非打通丹田周围的隐脉,开辟气海。他暂时并没有这样的打算,当然原因并不是没有上乘开辟气海的功法。恰恰相反,《太古化龙大法》中就记在着几种以龙血开辟气海的上乘秘法,开辟出来的气海都是完美的气海。

    主要的原因是并没有龙血!没有龙血保护经脉,贸然开府,力道反震,很可能适得其反。

    王昊虽然是火属性的体质,但是他却属于内热型的性格,性格如火山一样,该压抑的时候压抑,该爆发的时候比任何人爆发的都要猛烈。

    精纯的赤炎真气流淌,每循环一个周天,真气便精纯一分,浓郁的如火红色的液态玫霞,几乎要从王昊布衣下的肌肤底透体而出。

    小小年纪,自有一股从容。眉宇间一抹锐气几乎难以掩饰,大概是开了杀戒,王昊的性情在慢慢变化,潜移默化之下,一点一滴融入他的眉宇间,乍然一看有几分杀神童子的模样。

    木筏慢慢漂流,很快接近了岩浆岛所在的水域,然而就在此时,水面上一抹婉转,动听的琴音从水面上传来,王昊惊讶的站了起来,循声望去,这声音传来的地方正是他的目的地岩浆岛。

    琴声悦耳,一时如高山流水,瀑布飞泻,壮观雄浑;一时如淙淙泉水,叮当婉转清扬;一时却又如诗如画,泼墨不羁……

    雾气朦胧中,清波泛起,似是随着这悦耳的琴声轻轻起舞,时而波澜涌动,时而幻化万千,白雾之中隐约现出一个火红色的岛屿,小岛上似是出现了一座小小的亭台,一位白衣人在亭中忘情的拂动古琴……

    王昊虽然并不懂乐曲,但也知道能够弹出这等琴音的绝不会是普通人。他目光微奇,心中不无猜测。“难道是一位精通音波功法的奇人!”

    所谓音道奇人,大都是指参悟了音攻之法的武者,他们精通音波功法,可以操控音乐可以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将音乐化作兵器攻杀,这类武者极其稀少,是以称之为奇人。

    而这白衣人以音波控制水流,其修为已经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王昊心中暗自震惊,更多的是羡慕,期盼,他相信只有能够顺利修成《太古化龙大法》,迟早有一天,他也会达到这个境界,甚至是超过。

    王昊心中却多了几分小心谨慎,这样的奇人脾气最是古怪,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至于前去打秋风的想法,王昊从未生起过,万一这个白衣人一个脾气不好,一掌灭了他都有可能。

    武者脾气多暴虐,动辄杀人,这并不少见。

    随着木筏靠近,渐渐的白雾中隐藏的景象也暴露了出来,首先映入王昊眼帘的是一座庞大的火红岛屿,一根通天的殷红火柱立在暗红云雾之后,火柱周边暗红色的云雾缭绕,火光冲天。仔细一看那里是什么火柱,而是一座庞大以及的活火山。

    火山还在喷发,岩浆落下,汇聚在岛屿上,使得整个岛屿的地貌十分奇特艳丽,尤其是在云海之上,瑰丽的景色令人难以忘记。

    轰隆隆!

    偶尔火山口上传来震耳欲聋的火山爆发之声,远远的,一股浓郁的热气传来,一扫水面上的清凉,如遇油锅。

    最为奇特的是,火红色岛屿的最前方,有一座火红色的凉亭,朱红色的古木,一位弹琴的白衣人是如此的显著。

    王昊曾经听说过,龙泽大渊很早之前其实并不是这般汪洋大泽的情形,很久之前是一个个古老的文明国度,有城池,有山峰,曾经无比繁华,只是沧海桑田,变成了这般云水茫茫,汪洋大泽,成了龙泽大渊的一部分。

    不过这与王昊没什么关系,王昊关心的是这个白衣人会不会阻止他上岸,如果不能取到岩浆地龙血,很可能横生变数。

    水面上清波荡漾,沥沥水声在耳边流淌,待的木筏靠近一些,王昊朝着亭子方向扬声道。

    “前辈,小子王昊,漂流至此筋骨疲劳,可否容小子上岛休息片刻?”

    滚滚的声音回荡在白雾中,水面上回声不绝,然而白衣人似是未觉,全部心神都落在了手中的古琴之上,王昊见此在呼唤了几遍,见这个白衣人依旧不理他,非但没有不快,反而轻松了一口气。

    不理就好!这样就可以放心的猎捕岩浆地龙。

    将木筏拴在岸边,王昊想了想,还是走进亭边对着白衣人作了一个揖,礼多人不怪,反正没坏处,王昊转身朝着岩浆岛中央走去,寻找着目标。他不知道,在他行礼的片刻,那古亭中如傲雪寒梅一般的白衣男子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眼中的一抹冰冷寒意缓缓消融。

    岩浆地龙是一种生存在岩浆火山池的地龙种。

    地龙种属于亚龙种之一,准确的说是低等亚龙种之一,地龙不会飞行,但是普通的特征是长得厚厚的鳞片以及粗壮的四肢。

    王昊在亭子的数丈开外就见到了此行的目标,一头正在火红色岩浆地缝中洗澡的岩浆地龙,这头地龙身长大约三尺开外,浑身长着暗红色的鳞片,头上长着独角,四肢粗壮,在赤红色的岩浆中给人一种突兀的震慑。

    这正是一头一级火系凶兽,岩浆地龙,王昊通过外貌特征,乃是岩浆地龙那根漆黑独角的长度判断,这是一头十年份的岩浆地龙。

    王昊心底暗自松了一口气,在凶兽中,年份其实是判断一头凶兽强大与否的重要标志,凶兽寿命普遍比之人类要长,获得越久,体内积累的力量就愈大,同种凶兽,百年份的凶兽比起十年份的凶兽要强大的多。

    而且获得越长,很容易发生进阶现象,凶兽的进阶受限于血脉天赋,在成年后就会被血脉桎梏限制住,很难进阶,但是一旦进阶,其潜力与力量都会有一个极大的蜕变,这种现象称之为变异,变异凶兽比起普通凶兽危险性大了太多。

    如果手中没有那柄宝剑,王昊绝不会眼巴巴的跑到岩浆岛来杀地龙,因为以岩浆地龙的鳞片防御力,就算他学会用剑气,也破不开岩浆地龙的防御。但是现在不一样,他背上背着的这柄剑削铁如泥。

    这柄无名古剑除了古朴一点,唯一的优点就是削铁如泥,王昊试验过,连坚硬的山岩也可以被此剑轻易的斩开。

    一路走过,王昊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挡得住这柄无名古剑的剑锋,当然,王昊不是没有滴血过,不过没卵用。

    什么神兵认主之类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后来王昊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做了傻事,真正收复剑器的方法其实是……

    岩浆地龙除了防御力出众,还会吐火球,不过这抵挡不住王昊的剑锋,岛上空气炽热,暗红遍地,但是却没有王昊心头火热,他拔出宝剑,使出杀猪的架势冲进了火红色的地沟里,不一会儿地沟里就传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这声音在婉转的琴声中分外刺耳。

    白衣人开始并不做理会,但是在一次失手拨错一根琴弦之后,一股怒气从心头升起,心思烦躁之下,好几次拨错琴弦,一整刺耳的琴声想起,再不复婉约动听。

    就好像平静的湖面,原本滴了一滴水湖面微澜,荡起了涟漪,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但是那杀猪般的声音就像第二滴水,第三滴水,滴上瘾了……

    那情形就好像你在边上弹琴,他却在边上杀猪,那歪腻就别提了!

    白衣人有些恼羞成怒,这琴声要是传出去,被那几个人多事的人知道,岂不是要笑破肚皮。

    白衣人阴着脸,看着地沟中干劲十足的小少年,眼角抽搐。

    其实王昊来的时候,白衣人是看到了他,不过他不准备理会这个王昊,虽然心底有些惊异于王昊的年少,但是这与他无关。

    以他的身份,什么天才没见过,王昊在他的眼中顶多是有几分胆量罢了,毕竟在这个年纪敢独身进入龙泽大渊这样的险地的真的不多。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就敢在他的身边‘杀猪’。没错,在他的眼里这些岩浆地龙就和猪这种无害生物一样。

    瞬间,白衣男子周围空气温度似是下降了无数,他长身而起,一股斐然冷意勃发,如铺天盖地的暴雪,炽热的岩浆岛上像是连降了几度。

    但是目光所及,神情之间又露出了几分惊讶,地沟中,王昊正在奋力与岩浆地龙杀在一块,岩浆地龙毕竟是一级强力凶兽,有着龙族血脉的岩浆地龙,在一级凶兽中也是顶尖的存在,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皮糙肉厚,力量强大。每一次冲击,都在裂缝的墙壁上产生一个巨大的裂缝,一旦被击中,以王昊淡薄的身子,恐怕会一击重伤。

    王昊此时如在刀尖上跳舞,地下火热的岩浆,奇高的温度让他汗流浃背,尤其是岩浆地龙给与他的压力,每一次挥动长剑,都会带走他一部分体力与水分。

    岩浆地龙皮粗肉厚,生命力极强,即使仗着宝剑锋利,王昊一时之间也难以杀死它,这也是岩浆地龙嗷嗷叫的原因,因为王昊每一次挥剑,都会在它的身上产生一个锋利的划痕,它坚硬的鳞甲根本拦不住这锋利的宝剑。

    白衣男子看得出王昊的窘境,更多的是为王昊那眼中坚毅,冷静所震动,如果这一份坚毅,冷静出现在一个成年男子眼中,他看多不会看一样,但是出现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身上,那么就真的非同一般了。

    尤其是这个男孩对于战斗节奏的掌控,几乎是纤毫入微,他似乎能够洞察周身的毫厘变化,并且立刻做出反应,正是因为这一份灵敏的战斗直觉,否则在这么狭窄的地形中,恐怕早已经死无全尸了。

    这是一个真正的战斗天才!这样的人如果活下去,成就不会太低。

    白衣人心中闪过这样的心思,但是随之一笑,眼前的小子成就再高又如何,这一点与毫无干系。

    但是这小子干扰他的琴声就与他有关了!

    白衣人眼底杀意凌寒,微风捋动他鬓角的一小撮白发,那张俊美似妖的年轻面孔上却透露着几许沧桑的冷漠,他叹了一口气,喃喃道。

    “按照本座以往的脾气,小娃娃你已经死了,到底是本座这些年修心养性,脾气好了很多,否则你几条小命也不够死的!”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白衣人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冷冽寒意,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年轻之时,一怒之下血流成河之时的凶邪,这是一个真正的魔君,一个喜怒无常的魔头。

    武道的蓬勃发展,几乎是批发式的制造出了一批武道高手,随着修为的增长,这些武道强者有些醉心于权力,有些喜欢奢华酒色,有些人喜欢隐居,有些人却选择肆无忌惮。

    侠以武犯禁,当一个武道强者即将他将踏出自己的道路时,往往会不顾一切,这是一种必然。

    每一位真正的武道强者都会有自己独特的道路,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情,这是他们的优点,也是缺陷,正是因为这种自我观的存在,才会让他们一步步走上自身独有的一条武道之路,成为一脉宗师。

    王昊的运气有些不好,眼前的白衣人就是这样的一位武道宗师,他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更不在乎善与恶,只在乎自身的武道,这已经是一种意念。然而恰恰是这种意念往往也是他最为传奇的地方。

    当然,每一个这样的武者都会有着褒贬不一的传奇经历。一旦他们出世便回引起重重风雨,铭记青史榜。

    在云海大陆上,常有传说,说某某人在跳崖在某个山崖下得到奇遇功力突飞猛进,又或者说某村里某个不起眼的老农就是多少年前的不世宗师,又或者说谁谁谁在哪里碰到一个喜怒无常的老魔头,在老魔身上得到了好处。

    当然,也有传说某某人遇上老魔头,进而死无全尸。

    王昊就是最后这一种,这白衣人别看他弹琴之时温文尔雅,实则就是一个一位魔君,在数十年之前名动西南,号九黎魔君,号称琴剑双绝,尤其是此魔在剑法上的造诣,已经接近于登峰造极。

    初凳殿堂,渐入佳境,炉火纯青,出神入化,臻至化境,超凡入圣,登峰造极几个形容剑道的境界中,其中前三个是剑术境界的各大阶段,中间三个是用来形容剑法境界。

    剑术大道登峰造极的境界,那已经是剑道强者的标志。

    这一次老魔来到岩浆岛是准备找一个老对头晦气,了结一桩恩怨,只是王昊无意中的举动却是触怒了这个白衣胜雪,内心喜怒无常的魔君。

    白衣人目光一动,瞬间落在一片岩浆裂谷上,凭借着强大的灵觉,他瞬间发现了里面一直藏着的一只二级凶兽。

    恰在此时,王昊所在裂谷中,他终于击杀了那只岩浆地龙,气喘吁吁的靠在山壁上。

    白衣人目无表情,伸出一只手,一只修长白净的手从雪袖中伸出,落在冰晶一般晶莹剔透的古琴上,随手一点,一道无形的波纹击中那只二级凶兽所在的岩浆池中,掀起重重岩浆波澜,只听一声原始粗犷的巨吼,一个庞然大物从岩浆池中冲了出来。

    裂谷中,王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