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入地缝,求生机,恶狗落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3042字

    死死的盯着从裂缝中飞出来的喷火龙,王昊满脸气愤与不解,喷火龙是岩浆地龙的进化种,份数二级亚龙。

    进化后的岩浆地龙喷火能力会强化不止一个档次,粗壮的前肢会变细,后腿相对变粗,两侧会长出两支龙翼,头顶一支龙角,身形也会拉长,乍然一看与岩浆地龙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王昊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会出现一只喷火龙,而且这只喷火龙一出现就盯着他,好像与他不共戴天。

    王昊被盯着有些发寒,二级凶兽已经是可以媲美正式剑士的存在了,尤其是喷火龙这种亚龙种,在二级凶兽中也是佼佼者。

    跑!

    在这只喷火龙出现的瞬间,王昊二话不说跑腿就跑,逃跑之间连战利品都顾不上了,只能强忍心痛放弃这只岩浆地龙。

    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底熊熊燃烧,巨大的火焰吐息从喷火龙口中喷出,高温烈焰让王昊背后发麻,火焰从他背后擦过,一股灼热的刺痛从背上传来,就算不转身看王昊也知道他背上的衣服被烧了一个大洞,顾不得背上剧痛,王昊连忙藏进一处小裂缝中,躲开接下来的又一道烈焰吐息,裂缝外龙吼震天,一股巨大的危机从心头升起,王昊知道此地只能暂避一时,一旦那头喷火龙靠近喷火,这里根本抵挡不住,虽然身处危急关头,王昊眼神却无比的冷静,仿佛又再次进入了那种玄妙莫测的境界之中,心神仿佛一面镜子,映照周围的一切,一心二用,一边分析,一边寻找着出路。

    目光在火红色的裂缝中圈寻,王昊冷静思忖道:这头喷火龙身体庞大,而且长有双翼,在陆上肯定是跑不过它的,如果此时冲上陆地只有死路一条,喷火龙力量强横远远不是见习剑士所能对付得了的。唯一的机会就是躲进地缝中,这岩浆岛常年地壳运动剧烈,产生了很多裂缝地洞,只是唯一值得顾虑的是,这样的地壳中往往温度还要高于外面。

    如果运气不好,掉进岩浆中,恐怕会被直接烤熟!

    思忖片刻,王昊觉得还是要试一试,眼见喷火龙在裂谷地沟外徘徊几圈后缓缓靠近,王昊目光落在周边丈许外的一处地缝中,这处地缝极大,下面是滚滚岩浆河流,像是一条地下暗河,直通一个地洞之中,王昊拔出背后的长剑,趁着喷火龙尚未靠近的瞬间,一个箭步冲进地洞之中。

    外面,九黎魔君目睹王昊冲进地洞之中,雪眉一皱,深若古井一般的漆黑眼神中露出一丝淡淡惊讶,随之便要阻止,就在这时岩浆岛上突然发生大变,只见一道红光由远及近,像是从岩浆岛火山中央的火焰中飞出,远远的一声今天长啸。

    啸声若惊雷滚滚,先是如晴空闷雷,随着靠近,又似龙吟虎啸之声,高低起伏,最后化作一道天雷轰然点爆,如火山爆发,只见这红光落下,岩浆岛周围的水面突然炸开万道劲浪,掀起一轮海啸。

    九黎魔君目光冷冷的盯着远方,周身数丈之类的空气似乎凝固了,火中白衣如雪,翩若惊鸿,如定海神针。

    地洞中,王昊尚未走远,听到这啸声,直觉心头泛起一阵阵惊天骇浪,声音传来,心神震动,几欲昏厥。王昊眼中一阵骇然,连忙捂住耳朵,禁闭心神不敢再听这啸声。

    “好强的修为,光凭就这啸声就能引动天地气象,此人的修为恐怕已经臻至传说中宗师境界!”

    王昊脸色苍白,然而却掩盖不住心中的骇然。宗师境界,这一般泛指一些武道修为登峰造极的强者,他们只差一步就能进军传说中的无上天道,达到另外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

    每一位宗师都是一位武道集大成者,在武道上有着自己的道路,而且已经走到了巅峰,否则也没有资格称为宗师。

    王昊怎么想不到,自己会在龙泽大渊这样的地方遇上宗师境界的武道强者。如今虽然是武道盛世,习武之人如恒河沙数,但是宗师境界的武道强者可并不是大白菜,千万武者之中难出一人。

    这样的存在竟然被他遇到了!而且是两位!

    王昊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倒霉,还是幸运。

    岛上,一道红光落下,一位魁梧的红发中年人出现在半空之中,若流星坠下,他像破空而来,如一尊火中魔神,双眉飞扬,眉宇之间蕴含着一股常人难以匹级的霸道,盯着九黎魔君,眼中燃烧着浓郁的战意,兀自出现当空一掌轰来。

    一股巨大的力量爆发,宛若一颗火流星,从长空坠落。

    九黎魔君眼中冷光澎湃,仿若北极冰川,一股浓郁的气息爆发,周围竟然落下了点点雪絮,琴声悠扬,这是怎样的一副奇景。

    地下岩浆浓烟成柱,火红一片,天空中却飘着雪花,岛屿周围水波荡漾,白雾茫茫,两道身影仿佛天地中的唯一。

    仓啷一声,一抹冰天奇光出现,九黎魔君竟是一柄奇特的长剑,这柄长剑剑身晶莹剔透,若万载水晶,剑刃上漂亮的流水纹路无形无色,九黎魔君身形飘飘,如闲庭散步,一剑斩出,带着一股无形的韵味,轻飘飘的一剑斩破了烈火魔君的一掌。

    白衣飘袂,九黎魔君优雅的琴声响起。“老烈火,你来太这么晚了!是否在向一众徒子徒孙交代后事啊?”

    烈火魔君望着无形的音波,眉头一挑,大袖一挥,一股火红色力量迸射,剑气纵横,露出一丝冷笑。“师弟,是你来得太早了,早早来到,看来你真是生无可恋?也罢,师兄我就早早送你上西天!”

    烈火魔君的目光落在九黎魔君的手中的长剑上,瞳孔中露出一丝惊讶,心中闪过这柄剑的信息。

    飞雪剑,冰属性奇剑,神兵谱上排名第二十七!传闻此剑乃是用北极冰川地底蕴含的万载寒铁晶莹炼制而成,奇寒无比,长剑出鞘,往往伴随着飞雪飘絮,因此得名飞雪剑。

    仅仅一柄神兵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落在九黎魔君这样绝世武者手中,武者以气养剑,天长地久之下,神兵会随着主人越来越强。

    尤其是这柄飞雪剑属性极其契合九黎魔君!

    烈火魔君心底隐隐生出一丝寒意。

    听着这位师兄话语,九黎魔君不以为意,目光平淡,直直平时着这位老对头,宛若永恒的冰川,他没有理会烈火魔君的话语,只是淡淡的笑道。

    “老烈火,废话不用说了,将剑谱交出来,另外交出掌门令牌,如此能饶你一命,否则今日你月缺难圆!”

    “剑谱?看来你这老贼依旧贼心不死,对于师尊当年的选择耿耿于怀,不过想要剑谱和令牌,那就看你九黎老贼有没有本事来拿了!今日说不得就要将你这叛徒留在此地!”

    烈火魔君嗤笑,目光中熊熊火焰燃烧。虽然忌惮,但他却非怕了!

    两人气势一触即发,两股通天剑意撕裂云霄,冰火交缠,滔天的气劲碰撞爆发,岛上如风卷残云,宛若发生了海啸地震。

    ……

    地下,王昊原本还想藏起来旁观二人的战斗,毕竟两位宗师之间的决斗并不是哪里都能看到的,说不定就能从二人的战斗中领悟出什么。

    哪怕只有一点点,以后都会受用不穷。

    不过等两人真正打起来,王昊才知道厉害,剑气纵横,开山裂石,只是看上一眼,心神仿佛都会被剑意劈开,这等境界的战斗完全不是他这个见习剑士能够触及的到的,不说看不看得懂,光是余波就快要了他的小命。

    头顶轰隆隆的响,王昊仓促之间运起真气,朝着地洞深处奔去,头顶的巨大的力量轰击,滚滚山石从头顶落下,落入地下的岩浆河中,溅起滚烫的岩浆。

    王昊没命的往前奔跑,顺便躲避着头顶时而掉落的巨石。王昊从未有过这样的无力感,在这一刻,王昊前所未有的渴求着力量,如果不是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自己怎么会像个蝼蚁一样,在洞里跑来跑去,如果不是没有力量,自己又怎么会想像个丧家之犬,逃到龙泽大渊这样的险地,然后遇上这样的险境。

    如果先前王昊修炼只是为了扬眉吐气,那么现在他却是打心里渴望力量,渴望变强,渴望做一个掌握自己命运的强者,而不是随波逐流。

    在这一刻,王昊才发觉脑中的《太古化龙大法》的分量,它是如此的重要,王昊恨不得现在就能修炼这门功法!

    这已经不是一门功法那么简单了,而是他王昊的未来!

    就在王昊在地洞里逃往深处的时候,岩浆岛十几里外的水面上,一只船队也遭了殃,宗师级别的存在已经是天象级武者了,举手投之间的威能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朱韬组建的三艘大船,其中一艘就被从天而降的一道剑气劈成两半,船上上百名冒险者跌落水中,在水中浮沉,另外两艘大船则在海啸之中颠簸,一时间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