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第一次蜕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2455字

    王昊趴在白骨堆嘶吼,全身痉挛,一边脸上红鳞若隐若现,不知道嘶吼了多久,或许是终于适应了那种置身于岩浆中刺痛酷热,王昊发觉身上痛苦的幅度慢慢平缓了下来。

    他趴在地上,手脚酸软,四肢无力,只能呼呼地的地上喘气,似乎剧痛减缓都是一种享受。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终于全部消失了,身上龙鳞渐渐消失,王昊尝试在站了起来,只是一动作一股强大的感觉油然而生。

    龙血终于被熔炼入体了,他此时已经算的上半个龙裔了。

    王昊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一股大力从手中滋生,这仅仅只是他肉身的力量,似乎经过龙血的洗礼,他的肉身力量大增。

    随着就是体内的真气,王昊微微一运转,一股澎湃火热的真气油然而生,红的好像火焰,一瞬间他的手掌中轰出,澎湃的力量震荡,气劲迸射,扫平一片白骨地。

    闭上眼睛王昊微微感应,下一刻眼睛睁开,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忍不住的惊喜。

    “九条隐脉!”

    王昊此时可以清晰的感应到,丹田周围九条细小的隐脉好像是一条条小小的通道已经全部贯穿了。可以调动的真气大大增加,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不同以往的充沛。

    巅峰见习剑士!

    这已经是半步剑士了!

    王昊眸子中闪过喜悦,终于是苦尽甘来了,不枉他火中取栗,强夺机缘。而今一切都值了。

    王昊试着运转了一下太古化龙大法,经脉中赤红色的真气以一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速度运转起来,更加的玄妙,一个周天之后凝练的真气是以往的三倍左右。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的修炼速度竟是以往的三倍以上!

    玄阶低级功法!太古化龙大法竟真的进化了!

    虽然早已经猜到,但看到真正的好处,王昊依旧忍耐不住一阵欢喜。他眼中流露出一丝异彩,心中喜悦道。“太古化龙大法到了这个阶段已经不弱于一般的豪门传承,就算是拿到学府之中也算是个中等偏上了,只等进阶剑士之后,再寻到二级亚龙炼化,修炼速度肯定还会有一个提升!”

    王昊眼中不无期盼,若是有朝一天,能够将将太古化龙大法进化五次,六次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看了一眼四周,巨大的地龙之墓中静悄悄的,一堆堆白骨耸立在一个个山洞中,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周围火红色的元气十分浓郁,地火晶石堆积,这里是一个天然的火属性修炼室。

    外面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显然外边的两人离开了岩浆岛。整个岩浆岛恢复了平静。

    王昊想了想,决定还是暂时留在这里修炼,这么好的天然修炼室,正适合他静修。

    在这里苦修两月,正好一鼓作气直接打通七十二隐脉,开辟完美丹田气海,晋升正式剑士。

    王昊想的明白,凭他现在的修为,或许在寒门弟子中确实算得上顶尖的,但是比起那些豪门世家的天才,恐怕顶多只能算是平庸。

    王昊微微有些羡慕,但随之静下心来,这些东西人家是生来就有的,没什么好抱怨的,更不需要羡慕嫉妒恨,如果真要抱怨就抱怨自己为什么投错了胎。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昊觉得与其天天想着高喊不公平,不如自己脚踏实地,一步步成长,只要他活着,终有一天他也会创立自己的家族,让自己的后代成为人人羡慕的对象。

    一些私心杂念从脑海中闪过,王昊渐渐的静下心来,丹田气海周围有七十二条隐脉,打通的越多,开辟完美的气海的几率会越大,他的目光落在丹田周围九条若火焰纹路一般的隐脉,这些事被打通的隐脉。

    没有被打通的隐脉是暗淡的,隐藏在丹田周围。

    王昊回想起太古化龙大法中有关于隐脉位置的描述,慢慢的以真气测量,控制,再以真气慢慢的消磨,打通。

    只见一块地龙化石上,随着王昊运转太古化龙大法,一层层淡淡的红色鳞片出现在一边的脸庞上……

    ………………

    岩浆岛外,就在王昊准备在地龙之墓中闭关修炼的时候,有人却脸色铁青,如丧考妣,更多是一种狗急跳墙之前的疯狂怨毒。

    朱韬比王昊还要倒霉,全部家当凑出来的三艘大船,被突然起来的剑气劈散一艘,海啸吞没一艘,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艘。

    朱韬阴沉着脸,甲板上乱七八糟,还有一些海水残留的痕迹,船上一些冒险者依旧有些心有余悸。卢方立在船头,目光落在朱韬身上,眼中闪过一丝谁也不知道的诡异神色,随之轻咳一声,提醒道。

    “朱大人,我们是否还要追?”

    朱韬哪里听不出身后这个灰衣老者的不情愿,如果是其他人,他早就摘下了他的脑袋,但是这个老者不同。

    眼中露出一丝怨毒,他声音尖锐,好似一头即将疯魔的凶兽:“追,就算他逃到天边,也一定要追上他!”

    身家和性命寄在那个夺宝之人身上,朱韬哪里愿意放弃,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船上众人有些面面相视,经过了这次死里逃生大灾难之后,大部分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只是他们有些舍不得那一份丰厚的佣金,一时间大都目光闪烁。最终他们的目光全部落到卢方身上,显然是以此老为尊。卢方很享受这样的目光,他呵呵一笑,矮小干枯的身子挺了挺,略有些得意。他笑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大家都是受既然朱大人要求,老夫自然从命,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首先要约法三章!”

    朱韬阴沉着脸,目光在此老面前扫过,随之扫过他身后一群神色不大自然的冒险者,他面无表情。

    卢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之换上了和善的笑容,对朱韬笑道。“朱大人,你也知道大伙求得是财,送命的生意大家是不做的,不过既然接受了朱大人的好处,我们自然是要帮助朱大人找到那个夺宝之人的踪迹,但是这龙泽大渊实在太危险了,朱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下次再来……!”

    “没错,送命的事情大家可不会做!”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但是大伙都有老有少,能够陪大人到这里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是啊,朱大人海涵,还望体谅……”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只把朱韬气得个五内俱焚,所有人都在打退堂鼓,都打着侵吞他的佣金跑路的心思。还下次再来,没抓到夺宝之人,他朱韬就只有下辈子了。只是形式比人强,如今可是冒险者们占上风,朱韬很清楚这些人的秉性,这些人虽然披着冒险者的皮,可没少干过强盗的事。就算是他也不敢太过逼迫,否则说不定今天就会先在船上血拼一场。

    朱韬强忍着心头的暴怒,冷冷的盯着卢方,冷笑道。“卢大师,既然大家去意已决,朱某自然不便强求,不过朱某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卢方心中一动,脸上笑眯眯的。

    朱韬声音冰冷,眼中闪烁着刻骨的怨毒之色。“找到那个夺宝贼子的下落!”

    卢方沉吟片刻,点了点,他也知道这也是朱韬的底线了,如果再拒绝,恐怕对这里所有人都没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