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凶兽龙卵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2441字

    王昊目光四处张望,很快在周围三尺之外寻到了一条裂开的地缝,这地缝十分隐秘,大约是因为两位宗师的战斗,被生生劈出来的。

    身形一闪落入地缝中,王昊静静的盯着朱韬腾挪移动的身影,身上的气息与岩浆岛上的地火气息融为一体,眼中火焰翻飞。

    他的一只手已经抽出了腰间的无名古剑,一股炽热的气息凝练在剑柄上,丝毫未泄,坚毅的小脸上流露出一股锐利,犹如鹰的面孔。

    王昊在等待时机,他默默的计算着距离。

    十丈,九丈,八丈,七丈………四丈,三丈,再近点,王昊心中平静的等待着,犹如等待猎物的豹子,身上的肌肉渐渐紧绷了起来。

    两股庞大的气息出现他灵敏的直觉中,王昊发现随着他融入龙血,渐渐变强,他那种若有若无的奇妙感觉逐渐变得真实,他已经摸到了脉路,像是随时能够掌控这种奇妙感觉。

    剑心通明!

    清晰的感应着两个身影交锋之时并发的一道道气机,莫名其妙,王昊脑海中蹦出这么个词。

    如立体的剑心,能够清晰的洞察周围的气机,并且迅速找到破绽!

    王昊觉得这可能和他重生的缘故有关,两世的灵魂加起来自然要强于一般的人,所以才会诞生这样与灵魂有关的天赋。

    不过这是好事!

    王昊发现,他遁入这种境界之后,气机顿时与手中的无名古剑高度契合,好像手中的剑已经不是一柄剑,而是他手臂的延伸,乃至这种莫名感觉,延伸到周边的环境当中,洞察周边一切变化。他整个人如一面古镜照射住朱韬,寻找着他气机流转之间的破绽。

    朱韬与喷火龙大战正酣,虽然一人一兽伤痕累累,但都在拼死的反击,意图杀死对手。

    高温火柱轰击,地面坑坑洼洼,而朱韬已经背上的乌金宝刀,挥出一道道透体而出的真气,利用地形轰击喷火龙的龙翼,在喷火龙身上制造出一刀又一道的伤口。

    一声巨响,终究是朱韬略胜一筹,趁着喷火龙一个疏忽,他将手中的乌金宝刀射出,从中没入喷火龙的体内。

    轰隆!

    巨大的轰鸣中,喷火龙从天落下,坠落在地面上,溅起重重尘埃,长刀透体让这只体型硕大的喷火龙十分痛苦,躺在地上低吼哀鸣。

    “哈哈,死吧,给我去死!”

    朱韬整个人无比的疯狂,肆意,疯狂大笑,身上的真气肆无忌惮的爆发,发泄着心头的愤怒与狂躁,眼神盯着地上的喷火龙,仿佛要活生生的吞噬它。

    “机会来了!”裂缝中,在瞬间王昊捕捉到了朱韬气机流转之间的一丝凝滞,所以刹那间他动手了,犹如躲藏在暗处的刺客,一瞬间爆发出所有的真气。

    王昊眼神冷冽,脚下狠狠一跺,真气轰入脚下,身子如炮弹从暗红色的裂缝中冲出,真气凝练在无名古剑上,长剑一剑刺出。

    这一剑十分的原始,并没有变化,只是直直一剑,但是可怕并不是它蕴含了多少劲道,而是它快到了一种极致。

    连王昊都没有想到,这一剑居然会这般的快,如红色的电光。

    只见空气之中一抹红色撕裂过,瞬间就到了朱韬的眼前,一剑刺入正在狂笑中的朱韬的胸口中。

    朱韬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喷火龙身上,哪里会想到有人偷袭,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柄剑已经来到了胸口,只来得及略微错开一分。

    也就是这一分,让他保住了半条命,并没有被当场刺穿心脏。

    “是你?”

    胸口剧痛中,朱韬怨毒疯狂的眼神一清,随之看清楚了暗中偷袭的人影,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更多的是恍然。

    王昊目光有些奇特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他发觉力量大增之后,自己的出剑速度更快了三分,如果以前他的剑虽快,但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以他以前的速度,一息之内顶多只能斩出八剑,而现在最起码能够斩出十剑。虽然只是多了两剑的,但这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抬起头,迎着朱韬不能置信的怨毒目光,王昊咧嘴笑了笑,点了点头招呼道。“朱叔叔,你好!”

    朱韬被王昊的笑容看得一愣,随之他就看到了一抹红色的剑光升起,瞬间没入他的胸口,心口透心凉,他愣愣的看着王昊,半响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好快,好狠毒!原来如此……哈哈……”

    狂笑声中,朱韬口中大口大口吐出鲜血,然而他却恍似未觉,脸上尽是释怀神色。更多的是不甘,如果他知道盗宝的人是王昊,只消抓住那个王瘸子便是,何必这般苦苦追寻,乃至落得这般下场。

    朱韬眼中尽是屈辱,想他堂堂一个三品剑士,居然死在了一个九岁少年的偷袭之中!

    一剑拔出,王昊随手一剑斩下这位三品剑士的人头,脸上呵呵笑道。“朱叔叔再见!”

    可怜朱韬堂堂一位三品剑士,居然在死在一个九岁小孩手中,如果正面挑战,十个王昊也不够看,现在却被一剑偷袭杀死。想来也是死不瞑目。

    究其原因,这其中有朱韬的轻敌,更多是王昊的果断,估计谁也想不到一个九岁的少年会这么的坚毅,果断,居然有勇气刺杀三品剑士。

    解决了朱韬之后,王昊在朱韬身上搜了一遍,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朱韬比他还穷,肥鸭子变成了干鸭子,朱韬身上除了那柄乌金宝刀,一无所有,不过这柄乌金宝刀对他一点用处也没有。

    他是练剑的,可不会使刀。

    不过最终王昊并没有再去动这柄宝刀,而是将其与朱韬一起埋葬在火红的岩浆中,朱韬终究是一个武者,武者死的应该有武者的尊严。

    诚然,王昊杀人不眨眼,但他始终有着自己的原则,他的本性并不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他之所以偷袭仅仅只是为了自保,如果他是剑师,大剑师,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击败朱韬。

    但是现实不是这样,现实往往是残酷的,为了自保,王昊只能选择偷袭。

    处理掉了朱韬的尸体,王昊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头庞然大物身上,这头喷火龙受了重伤,腹部下有一个巨大的口子,肠子血液都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显然是没救了,老牌剑士的实力确实不是新生的剑士可以比拟的,如果不是和这头喷火龙拼了个两败俱伤,王昊未必能够捡到便宜。

    喷火龙并没有死,还在挣扎,见到王昊走来,顿时发出一声哀鸣,她将王昊看做了同类,虽然这个同类长得这么奇怪。

    王昊仿佛能够察觉到这头喷火龙的悲哀,绝望,不舍,仓啷一声,长剑归鞘,他蹲下轻抚着喷火龙修长的脖颈,安抚着这头垂死的喷火龙。

    “我帮不了你!”王昊眼中闪过一丝默然,喷火龙低沉呜咽,突然它挣扎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努力的爬去,奋尽全身力量,忍住伤口拖拉的剧痛。王昊试图阻止它的挣扎,但是却被喷火龙挣开了。

    喷火龙用尽全身的力量,最终爬到了一个巨大的火焰池边上,这是一处隐秘的火焰池,下面岩浆滚滚,炽热的气息喷出,很难让人接近。

    火焰池的中央,有着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红色龙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