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回归,美妇柳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2374字

    三天之后,王昊一脸激动的出现在乌骨镇的镇口,只见那市井之上房屋齐整,铺面轩昂,有卖盐卖米小贩,也有酒楼茶坊,多有冒险者在其中滞留,大声呼笑。

    突然而来的嘈杂让王昊生出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仿佛游子归家,岩浆岛的修为速度虽快,终究是枯燥了一些。

    “咦,这不是小二吗?你怎么突然就消失了一个半月,王大哥都急坏了!你这个孩子!”

    路过一间酒楼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王昊循声望去,酒肆中走出一个半老徐年的美妇,这美妇荆钗布裙,乌黑的秀发如乌云一般,衣服下肌肤雪白细腻,容貌却是十分清秀动人,笑起来有一股温柔醉人的滋味。

    “青姨!”王昊目光一动,随之笑了起来,这美妇是酒楼的老板娘,名字唤作柳青,老板娘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只是后来夫家过世,所以成了寡妇,不过柳青倒是一直很照顾他,小时候还照顾果她呢。

    对于美妇,王昊一直保留着一份尊重。见此连忙点了点头,柳青美眸中透露出一丝无奈,不过想起什么,眼底却露出一丝异样,姣好的容颜上有些酡红,看的酒馆中正在喝酒的一群人却是心思大动。

    “老板娘,还不快给来给兄弟几个倒酒!”粗狂的催促声音从酒馆中传出,美妇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只得对王昊笑了笑,转身回去招呼。

    王昊原本不以为意,只是才走几步,顿时听到里面传来巨大的动静。脸色一变,连忙冲了进去,才到门口,一些污言秽语阴面而来。

    “啧啧,还挺贞烈的,装什么清高!”

    “各位客人,请你们自重!我们这里只经营酒水……”

    “臭**,给脸不要脸!”

    一进门,王昊就看到了柳青雪白俏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从心底升起,王昊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凌冽的寒意。

    此时柳青被五六个武者打扮的人围着,这些武者一个个背着兵器,看起来不似善类,为首的是一个一脸横肉的粗汉,他身上背着一把大剑,剑上拴着一根漆黑的铁链。

    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冒险者,这些冒险者四处游荡,名为探险寻宝,有时也干一些盗墓挖坟的勾当,有时候蒙上脸,偶尔还会客串一把强盗,反正十个冒险者里面,有九个不是什么好人,这些人都是危险分子,到了镇子是冒险者,到了山上是强盗,反正极度不受欢迎,是动乱之源,如果不是这些冒险者偶尔会带一些好东西到镇子上兑换财物,增加税收,官方是不会允许这些人进镇子的。

    王昊的目光落在这柄奇特的大剑上,能够使动这种兵器的冒险者,其力量可不小,很可能是修行了某种特殊的秘法。

    而且这个大汉的修为也并不低,二品剑士。在他的周围可有两个一品剑士,以及几个打通了隐脉的巅峰见习剑士。

    总共六个人!

    正面对抗,王昊未必打得过这么多人,虽然他打通了六十九条隐脉,完全可以正面对抗一个普通的一品剑士,以一敌二问题都不大,但这壮汉可是二品剑士,且肯定有什么底牌,一旦陷入久战,倒霉的肯定是他王昊。

    不过,这些人既然胆敢伤害柳青,王昊就绝不会放过他们。但是要对付这六个人他却是未必要亲自动手,他冷冷一笑,沉吟了片刻,他退了出来,正好看到街角有几个小孩在玩耍,他走了上去。

    “昊哥!”几个小孩见到王昊,像是一怔,随之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王昊可是乌骨镇的孩子王,他虽然不合群,可没有小孩不知道他厉害。

    王昊轻轻一笑,随手从怀中掏出几锭碎银子,朝着几个眼睛发亮的小孩招了招手,笑道。“你们过来,给你们一个差事,干得好这银子就是你们的了!”

    几个小孩凑过来,王昊附耳说了几声,片刻之后几个小孩做鸟兽散,很快乌骨镇就沸腾了起来。

    “不得了,外地人欺负人啦!”

    “冒险者败类正在欺负青叶酒楼的老板娘!”

    “大家快来帮忙啊,外地人欺负本地人了……”

    街角王昊并没有等多久,就看到一群人气冲冲的从各条街上冲了出来,有米面铺的老板,有街上的小贩,还有几个本地的冒险者,还有其他的冒险者,另外之后还有乌骨镇的卫兵闻风赶来。

    乌骨镇是进入龙泽大渊的第一站,常年面对着凶兽的骚扰,这里可谓是民风彪悍,外地的冒险者欺负本地人,这还了得,这里常年有外地的冒险者出入,如果坏了规矩,大家还要不要在这里生活下去。

    不得扰民,几乎是冒险者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否则这里人都空了,哪里再去寻找补给之地,很多冒险者也走了出去,他们对于这些个坏规矩的同行,可是同样深恶痛绝。

    其中最为积极的确实一位身材中等,蓄着八字胡的中年人,他是刚刚到任的乌骨镇新任统领胡鑫,到任不到一个月,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屁股底下的位子还没坐稳,就有人闹事,他脸色比谁都阴沉,更是存了心要杀鸡儆猴。

    没过多久,王昊就看到一伙冒险者在推推搡搡中,被赶了出去,一个个神色狼狈,脸色铁青,还有几人在冲突之中受了伤。

    王昊冷笑,他就知道这些人是外地刚来的冒险者,如果来过乌骨镇的冒险者肯定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这些人不用他动手,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这些冒险者在一阵推搡之后,居然当场动起了手,打上了几个士兵,逃了出去。

    那个使大剑的壮汉十分了得,一人在前,一柄大剑在他的手中虎虎生风,真气灌注,三丈之内没有人敢靠近,一旦靠近动辄伤筋动骨,还有一个卫士被当场斩断了腿,在地上哀嚎。

    胡鑫气得脸色发白,大声咆哮,身边一个个士兵全部冲上去,更是当场发下了通缉令。王昊有些冷笑,这些人打伤了乌骨镇的士兵,上了通缉令,以后恐怕就要列入官方的黑名单了,帝国官方的力量可不同于其他的势力,一旦被列入黑名单,就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没错,侠以武犯禁,但是有胆子敢明着对抗帝国武力的武者可并不多,能够始终活着的那就更少了。

    其实帝国也有一张榜单,这个榜单叫做黑榜,所列黑榜上的武者都是通缉的要犯。

    说来讽刺,能够位列这张榜单上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至少这些人现在还能够在帝国的盯梢下安然无恙可以说明他们的强大。

    这些年还听说过,这些黑榜上的存在似乎组建了一个叫做黑暗之城的存在,专门跟帝国打游击,对着干……

    王昊目送着几人离开的身影,记住几人的样貌,顿时离开了酒馆周围,他下意识望了一眼背后包裹着的一个圆溜溜,火红色纹路十分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