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出发,路遇两个小极品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23本章字数:2266字

    王昊在家里呆了几天之后,当即准备启程前往铁壁城,乌骨镇离铁壁城大约有将近十天左右的路程,不能耽搁太久。

    家中真的很温馨,但毕竟不能久待!

    不过离开之前,王昊去了一趟青叶酒馆,找到了美妇柳青,他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喜欢就要趁早,不要耽误了岁月,一旦错过,就是永远!”

    王昊早就察觉到了柳青对王父有着一种莫名情愫,只是面皮薄,再加上王父比较木讷,不善于言语,所以两人之间一直朦朦胧胧,隔着一层窗户。所幸他就帮两人一把。

    王父毕竟对他有养育之恩,王昊打心眼里不希望因为那个女人在痛苦中度过后半生。

    至于那个女人,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镇口,王昊辞别了依依不舍的王父,在王父复杂的目光下,一个人踏上了前往沧月学府的求学之路。

    青山苍翠,流水潺潺,正式踏青的好时候,王昊自己买了一辆马车,一个人坐在马车上,马铃叮当,悠悠然的朝着铁壁城赶去。

    颠簸的车上,王昊抱着一个火红色的包,包中露出以火红色的事物,他慢慢的运转的斗气,以火红色的真气缓缓的滋养着这颗蛋。

    这是喷火龙的那颗龙蛋。

    圆溜溜,龙蛋上还有着淡淡的火云纹路。

    “小家伙,希望你快点出壳,你可是我第一只战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王昊心中嘀咕,目光有些无奈,其实喷火龙这种二级亚龙强则强已,但并不是最好的战兽选择,一个武者一生能够培养的战兽有限,一旦培养的好,人宠之间甚至可以做到心灵相通,配合起来更是威能倍增。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武者都喜欢培养战兽,恰恰相反,很多武者并不喜欢这种羁绊,他们认为自身的修为才是根本,其他外物都是旁枝末节,会拖累自身。

    王昊是觉得既然碰上了,那就姑且养着,更何况喷火龙这种亚龙很好养,大不了以后当看门的。

    喷火龙蛋需要他的真气孵化,每消耗一丝真气,王昊立刻调息,几次下来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经脉中的真气运行竟然又快了一分。有了这意外的惊喜,王昊当即更加积极了,随着时间的过去,很快他触摸到了第七十条隐脉的踪迹,渐渐的了有了头绪。

    就在他沉浸在这种收获当中的时候,突然旁边有声音将他惊醒。

    “小兄弟,小兄弟,等等我们,搭个伙……”

    王昊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包裹收了起来,抬眼一看,只见路边的小道上,有两个家伙正举着包裹在田埂上狂追。

    这两人年纪不大,一个是八九岁左右的小胖子,身上绫罗绸缎,看起来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不过小短腿跑起来却跟个兔子似的。

    另外一个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大叔,不过怎么看,王昊都觉得这个‘大叔’有点别扭。

    见两人追来,王昊沉吟了片刻,顿时将马车拉住,他将目光放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大叔’身上,笑道。“大叔,你有事吗?”

    “大叔?”王昊这话一出,顿时感觉到一种诡异,那个后面的小胖子使劲憋着嘴巴,似是想笑又不敢笑。而那个大叔却满脸尴尬。

    半响,大叔才哼哼唧唧的道。“我今年才十一岁!”短腿小胖子狂笑。

    王昊:“……”

    半天之后,王昊也算认得了两人,这两人都是前往沧月学府报道的同学,短腿小胖子自称罗真,说自家是青林镇上的富商。

    而长的大叔脸的叫做张道远,和王昊一样,也是寒门弟子。这两人在半道上迷路结实,因此结伴同行。而刚刚见到王昊马车慢悠悠的路过,顿时前来打招呼,搭便车。

    既然是未来的同学,王昊思忖了片刻,最后还是让两人上了车。

    “沧月学府是南方行省排名靠前的学府,这两个人能够考进来,想必必定有过人之处,不妨结交一下!”

    王昊心中闪过这样的心思。得知王昊也是沧月学府这一届的新生之后,小胖子和大叔脸顿时觉得亲近了起来,几人你一言我一语,顿时熟路了。

    “咦,王昊,你这柄剑不错!”突然罗真看到了王昊身边的剑,小眼睛一亮,惊讶道。

    王昊目光一动,这个小胖子真的不简单,一眼就看出了他这柄剑的非凡之处,这份眼力可不是普通的富贾之家能够有的。

    “意外得到的!”王昊一语带过。

    罗真羡慕的看了一眼他一眼,摇头晃脑道。“真是好运道,如果再能够得到一门养剑之法,或可直接认主,在主人死亡之前这柄剑谁也夺不走……”

    “养剑之法还能够认主?”王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若有所思。

    罗真点了一句,顿时住口不提。车上三人顿时沉静了下来,王昊的心思落在了养剑之法上,他曾听说过养剑之法能够让人剑合一,以气养剑,最终达到上乘剑道的境界,但是从不知道养剑之法还能够令剑器认主。

    “武道博大,令人敬畏!”王昊暗叹,他要走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学,获得功法仅仅只是第一步,未来还有更加广阔的天地的在等带着他,当然这或许会伴随着更多不可知的危险,但是他已经做好了接受洗礼的准备……

    小道盘桓,青山对影,道路上铃铛叮咛,王昊正心潮起伏间,突然背后传来了几个煞风景的声音。

    “大姐,大姐,快看,三个土包子挤在一辆马车上,笑死人了!”

    王昊三人闻言,顿时怒目而视,转过身,只见不远处一辆华丽的马车从身后赶来了过来,并且迅速超过,这辆马车极为豪华,拉车的是三匹雪白的角马,这些角马乃是带有灵兽独角兽血脉的后代,一匹难得,现在这三匹角马居然用来拉车。

    马车古香古色,两辆车并行,与之相比,王昊简陋的马车一下子就变得土的不能再土了。

    就像宝马和拖拉机……

    车上三人面面相视,半响短腿小胖子酸溜溜的道。“笑个鸡,这么豪华的马车又有什么用,我们是去上学的,又不是去拼爹,真是虚荣……”

    大叔脸嘴巴更恶毒,张口就道。“搞得这么华丽,说不定就不会遇到强盗!”

    王昊:“……”

    马车中,一个红衣小萝莉气得直跳脚,恶狠狠的从窗户身处可爱的小脑袋,狠狠的登了三人一眼,王昊一脸无辜,这真是无妄之灾。

    “不好了,强盗来了!”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阵呼和之声,小道上正在行走的路人突然惊慌了起来,好几辆马车堵在小道上,慌慌张张的,许多人呼爹喊娘。

    王昊盯着一脸无辜模样的大叔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