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宴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7本章字数:1815字

    来到大殿,尹以娇和周玫还在那兴致勃勃的聊着,见她过来,连忙岔开了话题,“姐姐干什么去了?”

    尹浣沁耳力极好,怎会没听到她们刚才说的话?但那也只是心中笑笑,不表露出任何情绪。

    “后山有片桃花林,随便看了下,我们该回去了。”他对着周玫淡淡点头。

    尹以娇猛然反应过来,她终于知道哪不对了,以前的姐姐总是高高在上,谁也不理,如今,竟变的这么温和了!

    只是她不知,尹浣沁只是表面温和,细心的观察,会发现她的气势还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尹家嫡女,倾世才华,她有那个资本。

    “那周姐姐我们先走了啊,下次再见。”

    尹以娇不舍的挥挥手,这才跟着尹浣沁下山。

    回到尹家,正好看见爹爹在她院中,尹浣沁一下子就天性解放,蹦跳着扑了过去。

    “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也不怕以后没人要。”

    尹将军一脸刚毅的神色,可眸中却全是满满的疼爱。

    “那就不嫁呗!”尹浣沁拉着自家老爹的手,一脸皎洁的笑容,只是心中全是恨意,这一世,她才不会嫁给那个畜牲!

    她嫁给他八年,爹爹也辅佐了他八年,直到他打败了众人成为太子,可是,尹家锋芒毕露,所以皇上忌惮了,认为他和尹家结党营私有不轨之心,那该死的畜牲为了撇清和尹家的关心,竟然亲自领命,连一道圣旨都没有,领着数千精兵屠了尹家一百三十八口,那条的血流成河,尹浣沁不想在回忆,既然老天给她比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她绝不会让尹家重蹈覆辙,定要让那个畜牲血债血偿!

    “那可不行,我还等着抱外孙呢。”尹将军打趣的捏了下她的脸蛋,却没注意到她眸中一闪而过的痛色。

    “爹爹说什么呢,”尹浣沁松开他的手臂,不满的走到石桌旁坐下,只是眼中的哀伤却怎么也驱散不去。

    尹将军笑了笑,不在取笑她,而是随意的问道:“明天月海国使节来访,宫里晚上有个宴会,你要去吗?”

    尹浣沁闻言一愣,小手把玩着空空如也的茶杯,面上看不出情绪,过了半响,她才抬手给爹爹倒了杯茶,一脸肆意的笑容,似乎要灼了人的眼。

    “去,怎么不去,我也想看看那个月海国的公主是怎么个厉害法。”

    记得前世,她不屑参加这种宴会,便留在了家中,本来朝臣嫡女都是要去的,可她却是个例外,因为她是尹大将军的女儿。

    谁知,宴会上却让那个月海国的公主一夜成名,那公主的确是文武双全,一条长鞭不知击败了多少王公子弟,还是北黎冀出手,才拦下了她那句,碧月国难道就只有一群孱弱公子哥吗?

    因此,那个公主也对北黎冀一见钟情,不惜不顾女子形象处处追在他身后,记得当时的自己,还想找那个公主打一架,谁知北黎冀却拦住了她,说自己会处理。

    是的,她从十岁那年就开始倾慕他了,打败了多少爱慕他的女子才成为他的正妻,可到头来,得到的却是家破人亡!

    “那个公主怎么比的过我家沁儿?”

    尹将军骄傲的声音拉回了尹浣沁的思绪,她撇了下嘴,竟不知自家老爹这么看好自己的耶!

    突然,她灵光一闪,伸过头压低声音对着他道:“爹爹,你觉得那位王爷能坐上那个位置?”

    尹将军闻言突然正色起来,浑身顿时散发出一股浑厚的气势,他目光莫名的看着自己女儿道:“沁儿若是嫁给季王爷,那爹爹自然要把你送上那个位置。”

    尹浣沁眸光一热,忍住内心的心酸,特意扬起个肆意的笑容道:“爹爹说什么呢?我才不会嫁给北黎冀,以前只是觉得他很好说话,才相处的多点。”

    “喔?”尹将军半信半疑斜了她眼,倒也没多问什么,只是淡淡的道:“现在还太早,以后在看看吧。”

    他坐了没一会便去处理公文了,尹浣沁独自一人坐在院中垂头发呆着,明天就要看到北黎冀了吗?还有田笙笛那个毒妇!

    前世她嫁给他八年,流了两次产,都是那个毒妇搞的鬼,她不屑那些阴谋诡计,那田笙笛乃是堂堂太傅之女,却甘愿做侧妃,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尹浣沁把她恨的咬牙切齿,今世,她定要让那个毒妇为那个两个未出世的孩子付出代价!

    夜晚,皇宫里一片热闹繁华,四处都闪烁着萤萤烛光,御花园中走过一群锦衣华服面容不一的女子,前面提着灯笼的丫鬟和后面的随从足足排了数丈远。

    “听说那月海国的公主国色天香才华横溢,我觉得还比不上田姐姐呢。”

    女子一袭水绿仕女宫装,面容清秀可人,她对着前面的美艳华服女人嬉笑打趣道。

    锦妃闻言不禁摇摇头没有说话,倒是后面跟着的一大群嫡女千金都附和着道:“是呀,我看谁也比不上田妹妹。”

    “田妹妹可是我们碧月国第一才女,那个月海国的什么公主怎么比的了?”

    一群年纪不大的小姐们都在叽叽喳喳的附和着,而一袭鲜红水袖束腰长裙的尹浣沁只是抿了下唇角,眸光扫过后面那个温婉清纯的女子,她握紧了藏在袖中的小手。

    “各位姐姐说笑了,笙笛只是雕虫小技,怎么比的过那些那个公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