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比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7本章字数:2196字

    而那个月海国的三皇子却突然起身道:“皇上恕罪,闵月性格自小就这么不被拘束,和亲之事自然还需在细细商议。”

    他的声音沉稳大气,莫名的给人一种好感,而上面的皇帝没有说话,只是沉吟了会,突然,他大手一挥,沉声道:“既然公主想要自己选择驸马,那朕就成全你,这殿中你若是看上哪家子弟,大可说出来。”

    底下的朝臣顿时又议论起来,这不是在打那个公主的脸吗?哪有女孩子家家自己选夫君的?

    但闵月公主似乎听不出里面的玄机,她大步走上殿中,扫视了一圈,高声道:“只要谁能胜过我手中的鞭子,那个人就是驸马!”

    月海国的驸马也是个不小的诱惑,虽然这个公主看似脾气不好,但还是有人前仆后继的出来了。

    “在下兵部侍郎之子,穆黯,还请公主赐教。”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有点普通的健壮男子,尹浣沁撑着头,看的一脸趣味。

    闵月公主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鞭子抽了过去,穆黯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好在反应迅速,侧身一躲便闪了过去。

    两人的速度很快,不是行家根本看不出里面的凶险,所有人对这个闵月公主也不得不重新打量了。

    没过多久,大殿里只听见一声闷哼,两人停了下来,只见那个穆黯捂着受伤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的拱手道:“是在下输了。”

    轰,所有朝臣感觉自家的脸都要被丢尽了,连皇帝的脸色都非常的不好看,倒是皇子那边的北南靖眸中趣味更加。

    “你想去的话,也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你连那个穆黯都打不过,还想上去抱得美人归?”

    北离墨眉峰一挑,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全是打趣的笑意。

    北南靖被他这么一噎,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只好闷闷的干了桌上的那杯酒。

    “还有谁?”

    闵月公主眉眼见全是得意的笑意,这时,一个黑袍男子脚步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那可是新科的武状元,那公主肯定要输了,看她还怎么嚣张!

    “还请公主赐教!”

    武状元名叫苏秦,是个行家都看的出他的不凡,习武之人都是惺惺相惜的,闵月公主只是满意的点了下头,并没有手下留情,反而攻击更加迅速了。

    苏秦没有用剑,而是徒手,但就算这样,所有人还是小看了那个公主,只听的见大殿里鞭子在空中挥舞的风声,还有两个人影在殿中看不清影子的交手着。

    尹浣沁看的越发起劲起来,她似乎找到了那个公主的弱点,要是那个苏秦拿剑的话,或许还可以赢,但他们都太低估闵月公主了,可以说,他们都低估女人了!

    果然,没过多久,就在朝臣以为能一雪前耻之时,两人慢慢停了下来,苏秦脸上有道血迹,而闵月公主却毫发无损,恕胜恕败已经很清楚了。

    皇帝的面色很阴沉,苍老的脸皱的可以夹起一只蚊子了,身旁的皇后也面色不好,似乎没想到那个公主竟然这么厉害,连武状元都打不过。

    “承让!”

    闵月公主对着苏秦一笑,她自然知道要是对方有武器,自己肯定会输,然而,世上没有如果!

    “皇上,难道就没有其他人了吗?”

    清脆的女声里面还夹杂着一丝傲气,是个碧月国的人都忍不了!

    皇子那边的气氛已经有些异动,要是这个时候打败了那个公主,那父皇肯定会另眼相看,然而要是输了……

    北黎墨脚步一移,却被眼尖的尹浣沁发现,她早一步走了出来,勾起嘴角对着闵月公主道:“如果公主只是想切磋的话,臣女倒是可以奉陪,只是这选驸马,可不能光看身手,才学和人品不一样重要吗?”

    所有人都看着殿上的那两个女子,谁不知道尹将军之女粗俗彪悍?如今竟然长的这么好看,果然谣言不可相信。

    闵月公主看着面前这个面容艳丽但又透着股清雅的女子,眉头一皱,不悦的道:“你?别被本公主一鞭子给打倒了。”

    尹浣沁闻言并没有生气,反而勾起嘴角,笑的越发肆意,“臣女自小就跟着家父学武,公主不必担心会伤到我。”

    “既然如此……”

    闵月公主倒勾起了点兴趣,在她的印象中,碧月国的女子都是柔弱不堪的,希望这个人不会让自己失望。

    话落,闵月公主大喝一声,“那就接招吧。”

    一条长鞭顿时袭来,尹浣沁侧身一避,她没有拿剑,不能保证会胜过这个公主,只能看运气了。

    她的身手很利落,却又给人一种凌乱的美感,闵月公主也被惊到了,看来碧月国还是有个有趣的人儿!

    两个女子身形交错杂乱,根本看不清人影,行家都知道,这尹浣沁和苏秦都犯了个错误,没有武器!

    那鞭子被闵月公主挥舞的凌凌生风,尹浣沁也渐渐吃力起来,多么想现在手机有一把剑呀!

    可能是她爹爹感应到了她的想法,尹将军眼疾手快的把自己身旁的配剑扔了过去,本来殿内是不准佩戴武器的,可他是尹大将军,自然没人敢说。

    尹浣沁眸光一斜,快速的接住了长剑后,一剑就劈开了闵月公主的攻势,在外人看来,现在两人是势均力敌了,可实际只有尹浣沁知道,五招之内,她定能胜出!

    再次握剑,她好像又回到了前世悬崖那一刻,胸中的仇恨不知怎么突然涌现了出来,出手间全是杀招,没有五招,闵月公主的长鞭就被她卷去,要不是尹浣沁收手快,怕是早就抹破了她的脖子。

    殿内顿时有些寂静,刚刚尹浣沁那几招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连尹将军都皱起了眉,那种狠辣的杀招,只有浴血奋战过的人才会被逼迫出来,自家女儿怎么变的如此狠辣了?

    “不好意思,承认了!”

    尹浣沁收回长剑,心中全是懊恼,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住情绪呢!

    闵月公主眨眨大眼,她并没有生气,而是豁然一笑,“你叫什么名字?真是好生厉害,我算是服了你了。”

    “我叫尹浣沁,家父乃尹成天将军,公主也很厉害。”

    “哈哈……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尹将军的女人果然厉害!”

    皇帝在上面大笑道,只是眸中泛起的精光无人得知。

    “现在的女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彪悍了?”

    北南靖抿着小酒喃喃低语着,旁边的其他皇子闻言都是抿嘴不语,北离墨嘴角倒是勾起了一抹趣味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