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坚定的眼神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7本章字数:1865字

    “好!”

    北离墨大喊一声,满心赞赏的给闵月公主鼓掌,“闵月公主不愧是弓箭高手,果然厉害!”

    金陵栎看到闵月公主如此厉害,也赞赏的跟着鼓掌,眼睛里全都是对妹妹满满的满足。

    闵月公主看了,嘴角淡漠的勾起一抹浅笑,并没有旁人表现的那么兴奋。

    她转身看向北黎冀,“季王爷,该你了。”

    北黎冀笑的多情的望尹浣沁一眼,“那本王就献丑了。”

    北黎冀拿着弓箭不急不忙的站在闵月公主方才站的位置,她站在一旁仔细盯着他的手法,好奇北黎冀到底是如何百步穿杨的。

    北黎冀表情淡然,双臂举起弓箭,十分专业的姿势拉开弓箭,闵月公主因为和他站的较近的关系,甚至可以听到他手里弓箭因为被用力拉到过满而发出“咯吱”的声音。

    北离墨和尹浣沁都认真观看北黎冀的表演。

    冷风吹过,北黎冀长发飘散在空中,拧紧的双眉增加他几分王者霸气,尖锐的眼神盯着前方的目标,如此坚定。

    就是这样坚定的眼神,尹浣沁忍不住回想前世临死前,她被逼到悬崖,北黎冀就冷漠的坐在她对面的战马上。

    他们都是亲眼看到襁褓中的婴儿摔落山崖,她如此心痛,旁人亦是如此,唯独北黎冀,他深邃的眸子仅仅是闪过一丝暗涌,再次恢复了现在这般坚定的眼神。

    他的目标有如他此刻的眼神般坚定,也不会为了任何人有所改变,尹浣沁痛恨自己为什么用了十年的时间才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前世留下的罪孽,让她心生寒意,眼睛眸光变得暗淡,她抿着嘴,咬着牙,不让自己表现出对北黎冀的穿心刺骨之恨!

    王者霸气的北黎冀专注于射箭,手中的箭迟迟没有发射,像是等待时机,闵月公主也觉得好奇,跟着凝眉,猜测他到底想要干嘛。

    只听微风拂过耳畔,柳叶被凉风吹过,洋洋洒洒的飘落在空中。

    “噌!”的一声。

    闵月和众人都惊呆他手中的箭不知何时不见的,吃惊的看向靶心,只有靶心上留下一个小洞,再顺着洞口看穿过去,刚刚飘落的树叶已经被箭射到墙壁上,墙壁因为剧烈震击的原因,出现裂痕,顺着柳叶向四周扩散开来……

    金陵栎和闵月公主被他的箭术惊吓到了!

    “季王爷的箭术果然厉害!”闵月公主张着嘴一脸惊讶的称赞,金陵栎也跟着鼓掌:“今天真是打开眼界。”

    “哈哈哈,诸位见笑了。”北黎冀含笑回应,把手里的弓箭递给手下,然后满足的眼神看看尹浣沁,他最想要得到的还是尹浣沁的赞许和承认。

    “季王爷的百步穿杨果然是最厉害的。”尹浣沁含笑的称赞,就在刚才的功夫,她已经把自己对他痛恨的情绪极好的掩饰起来了。

    北黎冀听她这样说,也是满意微笑点头,却不料尹浣沁还有后话。

    “只是方才季王爷刚称赞完宣王爷箭术好就表演了这一出,这样对比起来,倒是宣王爷比季王爷果真差很多呢。”

    尹浣沁直言不讳,让两个王爷的表情都稍作尴尬。

    “本王没有和六弟进行比较的意思。”

    北黎冀认真的解释一句,眼神里有些不悦,猜测尹浣沁是否故意为难他。

    “其实是我想要和季王爷较量一番,尹姐姐这话有些严重了,只是随意切磋,不存在比较的。”

    尹浣沁没有想到闵月会站出来替北黎冀说情,她只有含笑点头,不再多嘴什么,重新对北黎冀冷漠不语,拒他千里之外。

    “哈哈,二哥的箭术早就远近闻名,自然我技不如人了。”北离墨倒是不以为然走到尹浣沁身边,站在北黎冀和尹浣沁中间,正对她,却挡住了北黎冀看尹浣沁的视线。

    “所以本王才需要一个好的老师来教本王,沁儿又是最好的人选,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的,不管我尝试五十次还是一百次,只要我射中了靶心,你就要当我的老师叫我射箭,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正式学习呢?”

    北离墨满心欢喜,对尹浣沁的教学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哈哈哈,不知道季王爷和宣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这个时候,尹成天大笑着走过来,打算了他们的对话。

    “爹爹。”尹浣沁看到尹成天到来,马上露出笑容走过去亲切打招呼,手挽住尹成天的胳膊,露出小女儿的羞涩撒着娇。

    尹成天对尹浣沁笑笑,手轻轻拍拍她挽住他胳膊的手。

    “尹将军。”一旁的众人见到尹成天的到来,也都纷纷恭敬的打了个招呼。

    尹成天点了点头,望向这群晚辈,刚毅的脸庞不禁露出些许微笑,开口道:“难得今个儿那么热闹,众位不妨在这吃个饭吧。”

    对此,一众人自然没敢有什么异议,一是尹成天的身份摆在那,孰轻孰重也不好推辞,二自然就是心里的那点九九了,只是谁是真心谁是假意,恐怕还得需要些许时日来看。

    闵月公主倒是比起这些人的心思单纯的多,拉起尹浣沁的手说:“尹姐姐,我也玩腻了,要不我们回去将军府,你带我逛逛呗!”

    听闻,尹浣沁自然没有推辞,点了点头应道:“好”。

    这样一来,众人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跟着尹将军就打道回府了。

    “贱人!别以为你有大小姐撑腰我就不敢欺负你了!”

    此时,将军府內的一处花园,尖酸刻薄的声音赫然传入了本就在近处闲逛的尹浣沁闵月公主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