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迷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7本章字数:2022字

    眼神却一直瞄着不远处的一堆树叶丛里,尹浣沁觉得奇怪,好端端的北离墨在干什么,却也没出声询问,反而顺着北离墨的视线向那堆树丛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那堆草丛里,成群的小蛇在一条大蛇的身上围绕,光滑又油腻的样子忍不住让尹浣沁感到一阵恶心,尤其这些蛇们还个个都吐着红红的信子,让尹浣沁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想到那么厉害的沁儿,竟也会害怕蛇……”

    北离墨哈哈一笑,这笑容着实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尹浣沁瞪了他一眼,直接说道;“宣王爷有这功夫来取笑臣女,我想还不如去将蛇赶走吧!”

    “本王不会。”

    北离墨摇了摇头,随即便退到了离那蛇群更远的另一边,这番动作让尹浣沁看了,心中不免又呕了一把火,冷声道:“不知还有什么是王爷不会的呢!”

    尹浣沁这话可谓是赤裸裸的暗讽了……

    可惜北离墨那个厚脸皮的宣王爷对此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反而还很有兴致的跟尹浣沁说道:“这个啊,恐怕还有好多呢。”

    “……”尹浣沁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了,只要参照她面前这个站着的人了解便是了!

    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尹浣沁知道要出去只能靠自己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尹浣沁也付出了行动,眉稍微一皱,嘴角的微笑一勾,对北离墨就是一句:“那臣女就先告辞了,还望宣王爷保重!”

    说完,尹浣沁便利用自己小时候有过练武的经验,不禁抬腿一顶一颗树身,便就弹跳到了另外一棵树上,看上去就像一幅美人救英雄的画面……

    只可惜,此时的北离墨可不管现在的自己是不是英雄,反倒是正顾着看尹浣沁的表演,岂料没一会儿尹浣沁就不见了人影!

    北离墨这时走了出来,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笑容,轻声说道:“身手真是了得……”

    利用轻功的尹浣沁很快就找到了出去的路,只是人却有些累得快虚脱了。

    “沁儿好身手哇!本王佩服佩服!”

    北离墨不知道又从哪冒了出来,在尹浣沁的身后说着这番话。

    尹浣沁的内心还真是有些惊讶,北离墨怎会以如此快的速度跟上来……

    “尹姐姐!尹姐姐!”

    然而此时却容不得尹浣沁多想,闵月公主的叫喊声立刻打断了尹浣沁的思绪。

    “沁儿,看来救兵来了!”北离墨此时露出一脸欣喜的模样,实在是看不出他与平时哪里有不一样……

    “尹姐姐,你们跑哪去了,让我们好生担心!”

    果不其然,随着闵月公主的叫喊声,闵月公主金陵栎北南靖三人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尤其闵月公主一来便是如此担心道。

    尹浣沁的心里忍不住淌过一丝暖流,难得的笑了笑:“我与宣王爷去找柴火,不料想却迷了路,这才耽误了回去的时间,让公主担心了。”

    “人没事就好。”金陵栎这时出了声,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北离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多谢三皇子关心。”尹浣沁礼貌性的应了应道。

    金陵栎努力掩饰住自己眼里一闪而过的伤心,一再重复着那句:“不必客气。”心底不禁满满的苦涩……

    “我们回去吧!”这时,存在感一向很低的北南靖却突然走了出来说道。

    众人点点头,于是一行五人又这么浩浩荡荡的回去了,还浩浩荡荡的吃了小溪里好多的小鱼小虾,吃的那叫一个畅快!

    那一日,除去尹浣沁北离墨迷路的那一段小插曲,让北离墨尹浣沁心里都对对方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外,其余人都是该玩的就玩,该闹的就闹,彼此之间关系也增进了不少。

    当然,或许递进关系的只限于闵月公主与北南靖了,至于其他人怎样,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了……

    “小姐,近日季王爷最常出现在的地方便是尹家将军府了,而且……”

    田太傅的家里,田笙笛在自家闺房听着下人传来的北黎翼的近况,又看见下人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禁皱了皱秀眉,语气有些急切的问道:“而且什么!”

    “而且,季王爷跟尹将军的嫡女,尹浣沁小姐更是走的尤为亲近……看样子,季王爷是有打算娶尹家小姐为妻了……”

    田家的下人唯唯诺诺的说出自己这几日观察的结果,不料想却狠狠的遭了田笙笛一个耳光。

    “我让你瞎说!”

    因为这一巴掌,下人立刻不敢吭声了,只是微低着头,轻声言语:“奴才错了。”

    田笙笛这时也冷静了下来,淡淡的道:“继续给我盯着北黎翼,其他的我自有打算。”

    “好的,小姐。”下人此时暗暗松了一口气,心底暗暗嘀咕,自家小姐喜怒无常的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

    “行了,退下吧。”

    田笙笛挥退了下人之后,自己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长长的眼睫微微闪了闪,眼睛里突然露出一股阴狠的光,嘴里喃喃自语道:“没有人能抢走我田笙笛看上的东西!”

    自那日从山上游玩之后回来,闵月公主就一直意犹未尽,嚷嚷着还要再去玩一遍!

    金陵栎听了不禁取笑:“你是想跟你那什么七皇子,北南靖玩吧!”

    “哥哥!”闵月公主瞪了一眼金陵栎,脸红的要命,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剁了剁脚以示自己的愤怒。

    奈何金陵栎却丝毫不买帐,他内心可是至今都为那日自家妹妹,为了北南靖竟将他也出卖了的事感到郁闷呢!

    因此闵月公主此时的撒娇也有些失灵了。

    而今日的尹家大宅,似乎总有些不同寻常,原因就在于田笙笛竟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尹家。

    尹浣沁刚一听闻的时候,显然不太相信,眉毛轻微一挑,心中暗道,这贱人,她还没找上门前去为她的两个未出世的两个孩子报仇,没想到田笙笛倒是先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