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北离墨的出手相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8本章字数:2026字

    自那日田太傅联合众位大臣弹劾尹将军一事,尹将军便整日待在家中,让尹浣沁看了不禁心疼。

    而又眼看着闵月公主迟迟没有醒来的迹象,尹浣沁的心里也有些着急了……

    而因为尹浣沁有了陷害闵月公主一事的嫌疑,金陵栎此时更是让尹浣沁想要靠近闵月公主一步都不行。

    尹浣沁心里无奈,却也深知金陵栎是爱他妹妹太过心切才会如此,因此心里也没有多责怪金陵栎的疏离,所以最近的她都在着手忙碌着田笙笛一事……

    而在尹浣沁忙着为尹成天证明清白的时候,北离墨跟北南靖也听说了此事前来拜访。

    北南靖来的时候见到尹浣沁表情着实有点怪,尹浣沁想恐怕北南靖也是听说了自己陷害闵月公主一事传闻,才会待她如此冷淡。

    唉,如今的她还真是靠墙墙倒,靠人人倒呢……

    只不过北离墨对于她的态度倒是好了很多,而且似乎也不怎么相信尹浣沁会害闵月公主这事。

    待看望了闵月公主之后,便跑去找尹浣沁。

    夏日的雨一下便是好几天,而至今也没有停雨的迹象,豆大的雨珠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屋檐,地面,形成一首特别的旋律。

    此时的尹浣沁坐在自家凉亭里,望着雨滴,皱着眉目,整个人的身上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北离墨找到这里的时候,看着尹浣沁这个样子,不知为何心突然的一滞,整个人都感觉闷闷的难受。

    北离墨轻微晃了晃头,试图赶走这怪异的情绪,也试着走上前去说道:“沁儿好兴致啊,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欣赏雨滴。”

    尹浣沁回过神,缓缓转头望向照旧是那副纨绔模样的北离墨,渐渐收回她悲伤的情绪,起身微微屈躬:“臣女见过宣王爷。”

    北离墨见此自然是眉头一皱,说实话他的内心似乎很抗拒这种模样的尹浣沁,只是这一向就是尹浣沁的性子。

    因此北离墨顶多也就在心里无奈些许下,嘴上却说着:“都什么时候了,沁儿竟然还跟本王客气啊!”

    尹浣沁一愣,微微抬头望向北离墨此时一脸戏谑的样子,随即回道:“君臣本有别。”

    “本王可不觉得沁儿有必要跟我生疏,毕竟我们都那么熟了,对吧沁儿?”

    “……”

    尹浣沁对此已经无话可说,没想到几日不见,北离墨脸皮厚的本事更是一天比一天上了一个档次。

    “不逗你了,说说吧,近日过的如何?”北离墨明知故问的又问道。

    尹浣沁看了看他,心中知晓她近日里所经历的事北离墨是必定知道的,因此她只好淡淡的说:“依宣王爷所看,臣女最近过的如何啊。”

    “依本王我看啊……”

    北离墨说道这里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下,一双桃花眼更是有着不一样的魅力,微微一笑颇有皇子风度的说:“依我看,沁儿过的似乎还不错。”

    尹浣沁一听这话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心底暗暗道,北离墨是哪只眼睛看到她近日过的还不错……

    明明近日她简直就要疯了,搜查证明她爹爹的清白得证据一直迟迟没有消息,而对于自己陷害闵月公主一事虽然已经证实是田笙笛所害,然而没有证据的她,此时即便出来说什么都是白搭,因此尹浣沁的心里也不免有些焦灼万分。

    “唉。”北离墨此时不知又为何轻轻叹了口气,尹浣沁正纳闷北离墨此举是为何意。

    北离墨却如同一个大仙一般对她如此说道:“相信本王,沁儿最近忧愁之事必定会有解决的方式的。”

    “噢。”

    尹浣沁没再看他,轻轻哦了一声,对于北离墨的话也都没怎么相信,低头思索着此事该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解决……

    “大小姐!闵月公主醒了!”

    正在这时,丫鬟可慎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尹浣沁。

    尹浣沁心中一喜,转身便想着前去看望闵月公主,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身后北离墨嘴角,那一抹勾起的邪笑……

    此时闵月公主所在的房间挤满了人群,三皇子北南靖分别站在闵月公主的床前,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而一旁的医生此时在给闵月公主诊断之后,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转身对金陵栎说道:“恭喜三皇子,闵月公主的毒已经彻底解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便可痊愈了。”

    一听这话,金陵栎脸上也难得露出近日以来第一个欣喜的笑容:“谢天谢地,敏敏终于是醒过来了啊!”

    “哥哥!瞧你那副白痴样。”

    这时已经醒来却依旧有些虚弱的闵月公主,依然不忘鄙视自己的哥哥。

    金陵栎自然是不会跟一个病人,并且还是他妹妹的人计较,微微笑了笑,有些宠溺的回道:“行行,我白痴,你满意了吧!”

    闵月公主听闻,不禁装作一脸的不可置信,故意掏了掏耳朵,喃喃自语道:“不会吧!我只不过睡了一觉怎么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一样!”

    “得了吧你,你哥哥还不是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才会这样对你。”

    这时原本一直沉默着的北南靖忍不住走出来,说出了事实。

    闵月公主这才适可而止的停了嘴,朝北南靖调皮的做了个鬼脸,便没再打逗自己的哥哥了。

    见此,北南靖与金陵栎竟然默契的同时无奈摇了摇头。

    闵月公主找了个无趣,随后就在自己房间望了望,发现整个房间也就金陵栎,北南靖,太医还有一群奴婢在,不禁开口问道:“尹姐姐呢?”

    一听闵月公主的问话,金陵栎的脸色一僵,而北南靖此时的脸色也有着些许尴尬,他们还真是不知道这事该从何说起呢……

    “怎么回事?”

    闵月公主本身也不傻,见到北南靖金陵栎一听自己问起尹浣沁时的表情,便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闵月公主,恭喜恭喜啊!你总算是醒了。”

    北南靖金陵栎两人还未想好如何作答此事,恰巧北离墨这时走了进来,一同前来的还有尹浣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