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真相大白1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8本章字数:2027字

    而此时在尹浣沁一走之后,原先那名女子不知又从哪冒了出来,望着尹浣沁的背影,略微眯着眼睛,有些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自那日带回田家下人之后,尹浣沁并没有急着让闵月公主前来对质,反倒是将田家下人安排好之后,自己又去忙着别的事了。

    尹浣沁知道,此事着急不来,她要做的就是皇上要给她判罪那一天,来个漂亮的反击!

    由于找到田家下人的时候,本来就离判罪没几天,因此没过几天,尹浣沁尹成天就被皇上“邀请”到了宫里。

    一同前去的自然还有闵月公主,金陵栎。

    而尹浣沁已经在闵月公主在来的路上,将已经捉到田家下人的事,告知了闵月公主。

    闵月公主一听这话,心中已经了然下毒这事,多半是跟田笙笛脱不了关系了!

    不禁叹了口气说:“真是人不可貌相也啊!”

    尹浣沁听闻这句话,不免又想起了前世愚蠢的自己,如今再看自己遭人陷害,北黎翼立马就抛却她不管的态度,着实又让尹浣沁心寒了一把!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闵月公主就当做是个教训吧。”

    尹浣沁淡淡的道,这话说给闵月公主,同时也送给她自己!

    过去的错误她永远不会再犯!那样的代价有一次就够了……

    来到宫中,皇上将判罪的地点安排在了御花园内,恰巧是初夏,因此春天的花儿们,依旧在百花争艳当中斗争着。

    “臣女拜见皇上。”

    一来到御花园内,果不其然就看见了端坐在石凳上的皇上。

    一行人当中也就尹浣沁拜见了皇上,其余人都皆与沉默着。

    皇上见了不禁笑道;“尹将军好骨气啊!”

    尹成天双手微屈,面向皇上的时候不禁回道:“承蒙皇上夸赞,只是老臣恐怕有些受不起!”

    尹成天这话显然是为那日朝堂自上自己受的委屈,而感到一丝的不公平。

    皇上也不恼,只是任由一行人看着自己,似乎是等着他判罪……

    而众位百官此时也在御花园内,准备好好看看接下来的一场好戏!

    只是谁都没有预料到,尹家之女尹浣沁却在这时,准备捍卫自己的权益了。

    只见尹浣沁毕恭毕敬的朝皇上道了句:“不知皇上可否在你定罪之前,听听臣女的解释?”

    “事已至此,尹浣沁,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还未等皇上答话,田太傅却自作主张的打断了尹浣沁的问话。

    “田太傅,怎么?你是心虚了吗!”

    闵月公主这时却出来替尹浣沁帮腔,这下,皇上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了……

    因此沉吟了一会儿,皇上便说:“尹小姐请说。”

    “有人莫名其妙诬陷臣女下毒迫害闵月公主一事,原本就是背后的真凶在贼喊捉贼!”

    “哦?此事怎么说?”

    皇上表示有些疑问,因此问道。

    尹浣沁在这时自然就是请上了那名田家下人,而田太傅以及田笙笛却在见到了那名下人之后,僵了脸色……

    而田家下人看到这么多人在场,尤其是看到了自己原先的主人也在,不禁感到阵阵焦虑,只是此时她也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

    而皇上见到田家下人迟迟不肯说话,自己也有些不耐烦了,沉声道:“不知尹小姐,叫这么个哑巴上来是为何意?”

    尹浣沁并没有因为皇上的不耐烦,而感到后怕,反倒是自己先淡淡的开了口。

    “都说我下毒迫害闵月公主,只是你们又可曾有证据?而且我又有什么动机来迫害闵月公主!仅仅只是因为我平日里和闵月公主走的最近,便把我当做替罪羔羊吗!”

    尹浣沁说到这里的时候难免有些激动,那被冤枉的羞辱感,即便自己已经是过来人,也仍然有些难受!

    皇上被这样有气势的尹浣沁唬得一愣一愣,已经年过五旬的他也不是老糊涂,而是从大风大浪中经历过的过来人,自然是知道尹浣沁这事,多多少少跟被人下絆子脱不了关系!

    只是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上,还不足以因为这些小事而大动干戈。

    因此如果有必要的话,尹浣沁的牺牲必定是必然的……

    “而就在前几日,闵月公主醒了之后便称她并没有吃,从臣女手里拿过的任何一种东西!反倒是那日田家的奴婢给闵月公主送来了一盒糕饼,而又偏偏在那一日,闵月公主就差点中毒身亡!请问这样的一切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嘛!”

    尹浣沁见皇上依旧沉默着,便知皇上这是肯给自己机会解释了,因此尹浣沁不得不紧紧抓住机会,只是随着尹浣沁的解释,一旁的田太傅却是冷汗直流了……

    而田笙笛更是好不到哪里去,见自己做的坏事即将败露,竟然不顾皇上还在这,就出声制止道:“尹家小姐,如今事情已成定局,你再怎么狡辩都是枉然!”

    尹浣沁见到田笙笛竟然如此沉不住气,嘴唇勾起一抹邪笑,不怒而笑:“怎么?田家小姐这是心虚了嘛……”

    “你!”田笙笛立马被尹浣沁的话气的脸红一阵,不禁破口大骂,丝毫没有往日里的清纯乖巧姿态。

    “尹浣沁!你少血口喷人!”

    “哼!我血口喷人?”尹浣沁挑了挑眉,随即冷笑:“田大小姐,我将这话悉数奉还给你!”

    “田妈!你别胡说!”

    田笙笛见到尹浣沁如此信誓旦旦的样子,便知情况不妙,赶忙在田妈说话之前,先跳出来解释了……

    尹浣沁见此,便知今天反击的机率又大了一倍,冷声道:“是吗!那田大小姐可以听听闵月公主怎么说的。”

    尹浣沁看了闵月公主一眼,闵月公主立即心领神会,对于这件事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尹浣沁所说,原因无它,只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闵月公主……”

    田笙笛这时故作可怜的看了一眼闵月公主,并且还叫了闵月公主一声。

    只不过,闵月公主对此却并不买帐了,反倒是冷冷的看了田笙笛一眼,脸上厌恶之色,更是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