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有女初长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8本章字数:2006字

    随后见北离墨迟迟没有离去的意思,尹浣沁就禁不住的问了;“宣王爷可还是有什么事?”

    北离墨正欲回答尹浣沁,却在抬眼的瞬间,看到了尹浣沁身后的北黎翼,田笙笛两位。

    而就在这时,北黎翼与田笙笛两人也不请自来走到尹浣沁身边。

    北离墨顿时止住了想要继续跟尹浣沁交谈的话语,对着北黎翼就是一个谦卑弟弟的姿态。

    “二哥。”

    北黎翼再见到北离墨跟尹浣沁在一起的时候,说实话,脸色并不是很好。

    只不过即便北黎翼心底有再多的不快,此时的他也依旧得让自己沉住气,不然随时,北黎翼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切,恐怕就要功亏一篑了……

    因此此时的北黎翼面对北离墨的微笑,自然也就回了一个笑脸;“六弟,好兴致啊。”

    北离墨摇摇头,脸上带着一股纨绔的笑意说;“不敢不敢,只是在家闲的慌,便想着出来逛逛,不想遇见了尹家大小姐,便就聊了几句。”

    “噢。”

    北黎翼对此并没有多大的怀疑,反正北离墨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因此在街头遇见北离墨,对于北黎翼来说不足为奇。

    只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尹浣沁是为何事才会游荡在街头?

    这样想着的同时,北黎翼就不禁将目光转向了尹浣沁,自然而然的就忽视了一旁的田笙笛!

    “见过季王爷。”

    见北黎翼将目光转向自己,尹浣沁自然也不能当做没有看见,因此淡淡的朝北黎翼微微俯了俯身。

    “沁儿,不必对本王如此客气。”

    北黎翼微微皱了皱眉,依旧是不太习惯于尹浣沁对自己的冷淡。

    可是北黎翼殊不知,他这般温柔对待尹浣沁的时候,一旁的田笙笛,嫉妒的眼光更是快要戳穿了尹浣沁整个人!

    只是北黎翼,尹浣沁两人并未发觉,倒是一直在尹浣沁身旁的北离墨,先是发现了田笙笛的这一反常,微微皱了皱眉之后,却什么都没有说,照常站在尹浣沁的身旁,看着北黎翼在田笙笛面前讨好尹浣沁。

    不得不说,他二哥的智力或许还真是退化了呢!北离墨在心中如此想到,表面上自己却依旧是静观其变……

    尹浣沁没有再答话北黎翼,对于她来讲,现在的自己跟北黎翼说多一句话,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因此,尹浣沁压根没有理会北黎翼的话,就淡淡的说;“季王爷跟田小姐慢慢玩吧,臣女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沁儿你……”

    北黎翼显然是没有想到尹浣沁还真就敢这么不给他面子!心中冒出一股无名火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竟也对尹浣沁的淡淡疏离,感到一丝伤心……

    “二哥,臣弟跟友人约了吃饭,如今这个时辰怕是到了,臣弟就先走一步了。”

    尹浣沁刚走没多久,北离墨也找了个借口向北黎翼说道。

    北黎翼此时的心情可谓是被尹浣沁完全打散了,因此对于北离墨的离去,也并未放在心上,淡淡点了点头,便道;“去吧。”

    北离墨轻嗯了一声,随即看了看田笙笛一眼,不禁朝北黎翼出声道;“那你跟田家小姐好好玩。”

    北离墨说罢便就离去了,只是北黎翼经过北离墨的这么一提醒,才想起今日是奉田太傅之命,带田笙笛好好出来逛一逛的。

    不想自己竟然因为尹浣沁一事,无形当中竟然忽视了田笙笛,北黎翼暗骂自己的同时,对田笙笛也不禁露出自己一贯的笑脸。

    “田妹妹,不好意思哈。遇见自己的六弟不免寒暄了几句,还望见谅!”

    田笙笛虽然暗自怨恨着尹浣沁那个狐狸精,然而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得体的笑容,对北黎翼说;“无碍的,毕竟是季王爷自己的弟弟。”

    北黎翼一听这话,便以为田笙笛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因此,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又如此说道;“那我们继续逛逛吧。”

    对此,田笙笛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微微笑了笑就说;“好。麻烦季王爷了。”

    “无碍。”

    临近八月半,各皇子之间争夺储君之位的竞争也开始越来越激烈,而北黎翼也逐渐感到些许吃力。

    原来就在那日自己在街上跟尹浣沁交谈之后,田笙笛回去之后不知在田太傅的耳边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原本一直看好北黎翼的田太傅,态度竟然也不知不觉中对北黎翼有些冷淡了……

    这无疑是急坏了一心只想要往上爬的北黎翼,恰巧再过几日便是田笙笛的生辰,到时恐怕以田太傅如此宠爱田笙笛的性子,估计毁在家中大办一场了。

    因此北黎翼就想着在那一天,将田笙笛娶回家中,这样一来的话,就可以保证田太傅对他的衷心了……

    自己也不必整日担心于田太傅随时会变卦的可能,毕竟只要他手里握着田笙笛这一张王牌,田太傅迟早会是他脚下的一只蝼蚁!

    到时,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北黎翼想,碧月国的整座江山,迟早也必须会是他的!

    很快,田笙笛的诞辰之日便就来了。

    这日,田太傅特意摆弄了好几桌宴席,宴请了许多达官贵人,当然其中自然不缺乏一直垂涎田笙笛才貌的贵家子弟们。

    只不过,田笙笛的眼中却是看不起这类人的。

    她的眼中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人,这人不用多说,便是田笙笛一直苦苦追寻的北黎翼了……

    因此,田笙笛今日以来就一直在期待着北黎翼的到来。

    幸好,到了晚上的时候,北黎翼也并没有让她失望,如她所愿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不知道为什么,田笙笛暗暗松了一口气,在北黎翼的身上,田笙笛与生俱来的自信,仿佛早已经被磨灭的没有一丝棱角……

    “田家有女初长成,不知太傅心里可有合适的女婿人选啊!”

    在田太傅的院子里,一位身形与田太傅极其相似的中年男人,笑着打趣打趣了田太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