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重生的第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8本章字数:2029字

    将尹浣沁放入房间之后,北离墨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而自己又眼看着尹浣沁不停的难受着,北离墨一时之间竟然陷入了两难。

    “晤,我好热……好热,好难受……”

    此时的尹浣沁,又开始低吟着,手自然而然的去拨弄衣服,身体也不禁逐渐靠近着北离墨的身边。

    此刻的北离墨对于中了春药的尹浣沁来说,无疑就像是一杯冷开水,足以暂时温却尹浣沁的燥热。

    然而,平时调戏惯了尹浣沁的北离墨,在此时竟然显得有些拘谨,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尹浣沁已经逐渐暴露的锁骨……

    北离墨有想着离开,却始终担心着尹浣沁,毕竟也算是见识过一些事物的北离墨,对于春药并不陌生,而他所知道的烈性春药,可是都有着致命的威胁!

    因此此时的北离墨,可谓是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

    可又偏偏在这时,尹浣沁竟然爬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此时的尹浣沁半迷蒙着眼睛,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昏昏沉沉,然而额头上的汗水却越发的多了起来,滴滴滴落在北离墨的手背。

    北离墨终于是抬起头看向尹浣沁,喉咙不禁立刻一紧。

    此时的尹浣沁基本上已经是被她自己弄得半裸的状态,北离墨看过去的时候,就是尹浣沁白暂的香肩露在外,外带着尹浣沁此刻迷蒙的表情,无疑处处都带着诱惑的意味。

    “沁儿……”

    北离墨看着她,嘴里喃喃叫道,不知为什么看着尹浣沁此刻无比难受的样子,北离墨的心底,总是会突然的一紧,这种感觉是北离墨平生里从未体验过的,但是这种感觉令他感到很不爽,很难受……

    “唔……好难受……”

    尹浣沁说着说着的同时,自己也不自觉的靠近着此时能给她一些安慰的北离墨,没一会儿,竟然就用手勾住了北离墨的脖子,嘴唇竟然不自觉开始覆盖着北离墨的脸,似乎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不那么难受……

    北离墨显然是有些不敢置信,睁大了眼睛的同时,低头看着此刻并不怎么清醒的尹浣沁,比起平日里无比冷淡的尹浣沁,此刻的尹浣沁可谓是热情到了极点。

    北离墨毕竟是个男人,面对如此攻势的尹浣沁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招架不住的,况且尹浣沁此刻的毒要再不解,北离墨知道那么尹浣沁就即将受到生命的威胁也不一定。

    稍微思虑一会,北离墨就很快迎接上了尹浣沁的攻势,立刻化被动为主动,一把搂住尹浣沁的后背,狠狠的吻了吻尹浣沁……

    “沁儿,本王不是什么善人,你既然送上门了本文自然也不会客气!望你醒过来之后,不要怪罪本王……”

    北离墨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尹浣沁,那眼里的柔情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自知……

    秋风微微吹过,熄灭了床头的烛火,床边的薄纱被轻轻放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对纠缠的男女,正在翻云覆雨……

    弯弯的月亮害羞的躲进了树梢,乌云逐渐缓缓而来,为不知羞的男女遮挡住一处“风光”!

    又是新的一天,明亮的光线缓缓照进了房间,为人们开启了新的一天的旅程。

    “唔……好疼。”

    被田笙笛迫害的尹浣沁,此刻躺在一张她并不熟悉的小床上,腰间似乎是快要散了一般,疼的要死,龇了龇牙,尹浣沁挣扎着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

    尹浣沁坐起来之后,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完完全全不是她在尹家所熟悉的房间,嘴上也不禁疑问道。

    揉了揉头,低头看着这张床的时候,尹浣沁不禁一愣,随即一把掀开被窝,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全身赤裸着!

    而就在床的正中间,竟然还有着隐约的血迹……

    已经是生过孩子,重生而来的尹浣沁,对于那样的血迹并不陌生,那是女人跟男人第一次时的见红……

    尹浣沁心中虽然有些惶恐,但深知此时只会越慌越乱,暗暗警告自己要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究竟是谁竟敢对她下如此毒手!

    没一会儿,尹浣沁就回想起了昨晚自己临回家之际,田笙笛拦住了她的去路,而最后,她还没有来得及摆脱田笙笛,自己似乎就莫名其妙的晕了……

    想到这里,罪魁祸首是谁,显然已经是很明显了。

    尹浣沁紧紧抓着被子的衣角,手指都快要嵌入到肉里都不自知……

    “田笙笛!我还未找你报仇,你自己倒是先找上门来了吗?那么你就别怪我心狠!”

    尹浣沁的眼里那股恨意,不自觉的又暴露了出来,显然这次,田笙笛是真的惹到尹浣沁的逆鳞了。

    尹浣沁整理好所有的思绪之后,便准备着手调查昨晚对她所做那种事的人,究竟是何许人物。

    找到的话,一向以有仇必报为原则的尹浣沁,恐怕那名男子也难逃浩劫了……

    “尹姐姐!你昨晚怎么没有回来啊?你爹爹担心了你一晚上呢!”

    尹浣沁一回到将军府,闵月公主就跑了出来迎接她。

    尹浣沁虚弱的脸上笑了笑,随便编了个理由解释道;“昨天跟五公主很聊得来,五公主便擅自做主将我留下了,现在才放我回来。”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我哥哥也没回来。”

    闵月公主回道,对于金陵栎也没回来的事似乎有些不满。

    尹浣沁见了有些无奈,却还是好心的替金陵栎解释了一番。

    “你哥哥他据说是有要事在身,被皇上留在宫里,并且会居住一段时间了。”

    “啊?那我不是好久都见不到我的哥哥了?”

    闵月公主一听尹浣沁这话,脸上的神情更是有些不开心了。

    “闵月公主,你难道不会自己进宫找三皇子的吗?”

    尹浣沁淡淡的回了一句,末了还加上了一句;“到时候,想必你跟那什么靖王爷的见面次数,恐怕也会多了啊……”

    “尹姐姐!”

    闵月公主一听这话,立马羞红了脸庞,娇嗔的叫骂了一声尹浣沁,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