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装怜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9本章字数:2085字

    北离墨笑了笑,丝毫没因为尹浣沁的冷淡而感到受挫,反而厚脸皮的说道:“不关本王的事,那沁儿认为该关谁的事呢?”

    “……”

    尹浣沁已经懒得搭理北离墨,反正她要是越搭腔,北离墨这种人反而也会越起劲,索性尹浣沁也没有理会北离墨了。

    只不过这么一直被北离墨抱着,也不是一回事,跟北离墨说也不说通,因此尹浣沁想起了准备用武力解决,毕竟她从小学到大的武功功底,也不是吃素的……

    只不过,北离墨似乎是看透了尹浣沁心中所想一般,没有多说一句话就将尹浣沁放了下来。

    放下之后,北离墨一向妖媚却又不失阳刚的脸庞,仍然带着一副纨绔笑意说:“好男不跟女斗。”

    那样子落在尹浣沁眼里,简直跟欠扁没多大区别,只不过对于如今已经经历了所有世事的尹浣沁来讲,此时的北离墨还真不算什么。

    因此,尹浣沁对待北离墨的方式一向不冷不淡,所以现在的尹浣沁见北离墨终于是放了她下来,自己也没有顾忌北离墨还在这,就准备转身回家去了。

    此时天已经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旁边几户人家家里的灯火照耀着前方的路,秋风在夜晚更是显得有些刺骨。

    尹浣沁身着一袭淡淡的红色薄纱长裙,随着微风的袭来,无意间就将裙摆微微鼓动,从北离墨这边望过去,总感觉有些飘渺的美。

    还有……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孤独感。

    不知道为什么,北离墨看着这样子的尹浣沁的时候,心总会莫名的一窒,心脏那块地方总会有着隐隐约约的疼痛感,总感觉尹浣沁的身上有着太多的故事等着他去探寻……

    “宣王爷,臣女知道回家的路,不用你跟着我!”

    此时的尹浣沁刚往前方走了没几步,就看见北离墨那个宣王爷又跟着来了,语气之中不乏有些无奈,心中莫名的竟然还多了一丝安心。

    尹浣沁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过北离墨这个人可没有让她多想,反而继续用着他一贯的态度说:“护送美人儿回家,一向是本王的职责呐!”

    话已至此,尹浣沁还能怎么说呢,似乎怎么说,对于北离墨来讲都是句废话。

    因此,尹浣沁自然也就没有阻止北离墨的跟随了。

    而且,天色那么黑,凉风又一直嗖嗖的来,说真的,尹浣沁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只不过一贯冷淡惯了的她,并没有说出口来,如果说出来了,那就也不是尹浣沁了……

    见尹浣沁没有搭理自己,北离墨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了。

    自己就这么在背后跟这她,看着她,看着她此刻走的生龙活虎的样子,北离墨不禁低头苦笑了一下。

    用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尹浣沁,你今日这般究竟是在干嘛呢?仅仅只是为了报复田笙笛那个女人吗……”

    只可惜,北离墨的疑问并没有人会替他解答,只有微风的沙沙声灌入他的耳朵里,视线里便是一直朝着前方行走的红衣女子……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北离墨究竟是在想着什么。

    又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于尹浣沁究竟从兴趣变为了什么……

    也许一切的一切,总归是要等待着时间的到来,才可以证明所有你想否认的一切……

    尹浣沁回到家中之后,所有人都几乎睡了,她莫名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还真是不想每天编个谎话来应付家人,那样真的很累……

    “宣王爷,谢谢了,你回去吧。”

    尹浣沁一进到家里,就对于身后的北离墨如此说道。

    北离墨对此似乎是早已经预料到了,不过脸上的神情却还是装出了一副受伤的模样。

    “沁儿好狠心啊,用完了本王,就准备赶本王走了!”

    尹浣沁对于这样的北离墨早已经免疫了,因此只是凉凉的看了北离墨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把门关上了。

    只见北离墨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堵门,不知怎么的,突然哑然失笑就起来。

    而门里还隐约传来了尹浣沁的声音:“谢谢宣王爷了!”

    北离墨摇摇头,这样的尹浣沁真是让他颇感到无奈,然而心底那一丝丝喜悦又是从何而来呢?

    此时的北离墨还真是有些为这样的自己,想不通猜不透……

    而尹浣沁此时躺在她的闺房,思绪也有些混乱,她承认,今晚的一切,纯粹都是她自编自导的一场戏。

    为的,也就是让田笙笛不好过罢了,毕竟对于一向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的尹浣沁来说,要她放过田笙笛,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况且,在前世她已经忍了田笙笛上百回了,如今她重生而来,是再也不可能像前世那样忍气吞声,任由她人欺凌了。

    今生的尹浣沁,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杀害尹家上百条性命的北黎翼还给自己一个公道,否则她无论如何都不甘心……

    “王爷……”

    此时,北黎翼跟田笙笛终于是招待完了客人,进了洞房。

    而田笙笛此时也应景的娇羞的叫了一声北黎翼,不过后者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田笙笛的叫喊丝毫没有反应。

    田笙笛暗暗咬了咬牙,北黎翼这幅样子,她不用想也知道北黎翼是在想着什么,可是她没法说,也不能说,否则捅破了这一窗户纸,是无论如何都对于她来讲,是没有好处的。

    这样想着的同时,田笙笛对于尹浣沁的怨恨也就更多了一分!

    然而此刻并不是去找尹浣沁算账的最佳时机,因此田笙笛看了看依旧在走神的北黎翼,不禁加大了声音喊道。

    “王爷!”

    北黎翼这次似乎是回过神来,看向田笙笛的时候,才知道此刻是自己与田笙笛的洞房花烛夜,暗暗纳闷自己怎么会对尹浣沁忧心重重的同时,北黎翼一边又带上了温润如玉的面具,朝田笙笛温柔的笑了笑,然而嘴上却是说着轻佻的话语。

    “笙儿,本王来了……”

    秋日的微风总是带着一丝丝凉爽的姿态,拂过人们的面孔,为人们赶走了夏日里的闷热,也为人们带来了秋高气爽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