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闵月公主与北南靖订婚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9本章字数:2029字

    “是吗?那臣女就先恭喜闵月公主终于找到自己的真爱咯!”

    尹浣沁望着此事一脸幸福的闵月公主,由衷的祝福道。

    “嗯嗯。”闵月公主连连点了点头,不知道怎么的,就打趣起了尹浣沁。

    “尹姐姐,我这个妹妹都快嫁给他人咯,尹姐姐心里有没有什么打算啊!”

    闵月公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脸的期待神情,着实有些让尹浣沁感到些许无语,然而她似乎有些回答不上闵月公主的问题。

    毕竟,现在的尹浣沁只一心想着要报仇,哪有什么心思想别的事呢?

    况且她早就做好了决定,要守着尹家,守着爹爹一直到老,其余的尹浣沁早就没有了心思去想。

    “闵月公主,你个姑娘家家的问别人这种问题,也不嫌害臊哦!”

    北离墨邪魅的声音,突然传进众人的耳朵里。

    只见将军府大门里,北离墨气宇不凡的款款而来,作为皇子的风度可一点都没有少,就是嘴上毒了一点……

    闵月公主见是北离墨,毫不留情的就送了北离墨一个白眼。

    “宣王爷!怎么哪都有你呢?再说了我害臊不害臊关你什么事啊!”

    闵月公主这话说的可是一点都没给北离墨留面子,在场的人都不禁皱了皱眉,北离墨此时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闵月公主这性子……还真是得让北南靖改改!

    北离墨这么想的同时,也走了进来,这次竟然没有直接走到尹浣沁的身边,反而径直走到了北南靖的身旁,拍了拍北南靖的肩,像个哥哥那般的朝北南靖笑了笑。

    北南靖自己却忍不住的下意识的一哆嗦,朝北离墨干笑了几声,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喊了一声:“六哥,那么有空啊……”

    北离墨松开拍在北南靖肩上的手,淡淡的撇了一眼北南靖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六哥我一向闲的很。”

    北离墨说着的时候,还将自己手中的折扇一把扇了开来,看样子还真是有点风度翩翩的感觉……

    只可惜,北南靖可没有被北离墨这种表面迷惑到,只是静静的看着北离墨……

    果然没过多久,北离墨又淡淡的开了开口:“我看七弟也不是很忙的,不如多去管教管教你那位公主吧!”

    北南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果然,北离墨这种小气的生物,就是不能惹啊!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北南靖这么想的同时,脸上也努力使出一个相当友好的微笑说:“臣弟知道了。”

    北离墨这才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说:“乖。”

    北南靖:“……”

    “喂!北南靖,你干嘛那么听这个人的话!”

    这时一直在旁边关注着北南靖的闵月公主,见北南靖竟然如此听信于北离墨的话,自己更是有点不爽了。

    谁知北南靖却丝毫没有听进闵月公主的话,反而一把拉过闵月公主,去到了外面……

    众人对于这一种情况的表现,都一致的选择了视而不见!

    然而随着闵月公主跟北南靖的离开,现在这个场合里就只有尹浣沁,北离墨,金陵栎三个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没了闵月公主北南靖做陪衬,这三个人的组合似乎带有了些许的微妙……

    气氛也一瞬间似乎变得有些尴尬,金陵栎忍不住先是清咳了一声,打破了这死一样的沉寂气氛。

    “三皇子,祝贺你终于忙完了所有的公事啊!”

    北离墨对于金陵栎,整个人还算友好的跟金陵栎道了一声。

    金陵栎听闻,自然是不会拂了北离墨的面子,只是他对于北离墨也没有多熟,只好淡淡的道:“谁说不是呢。”

    听闻金陵栎的回话,北离墨对于金陵栎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径直走到了尹浣沁的面前,丝毫没顾忌金陵栎还在场,就直接朝尹浣沁说道:“沁儿,可有想念本王啊!”

    尹浣沁对于北离墨这依旧死性不改的性子,早已经全然免疫,因此此刻压根就没打算搭理北离墨。

    只不过嘛,她不搭理北离墨,可不代表北离墨会没有招制服她!

    “沁儿,那日我答应你的事,条件是什么来着?”

    北离墨淡淡的朝尹浣沁说道,眼底不禁露出些许狡黠的笑意来……连他自己都不懂这是为什么。

    尹浣沁一听这话,下意识的回过头来看了看北离墨,她又不是傻子,又怎么会不知道北离墨口中所说的那个条件,是随时为他待命的条件!

    因此,尹浣沁心里即便再气,却还是忍了忍说:“怎么会呢?”

    北离墨见了尹浣沁的反应,自己可是甚为满意啊,不失风度的笑了笑说:“沁儿这样才乖嘛!”

    北离墨这话无疑是赤裸裸的调戏了……只可惜尹浣沁早已经对于北离墨脸皮的厚度,有了大大的认同,因此尹浣沁只是淡淡的看了北离墨一眼,便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在将军府里院子里坐下。

    而一旁似乎一直融不进去的金陵栎,见到北离墨与尹浣沁如此的情形,内心暗暗苦笑,朝尹浣沁看了看便说:“尹小姐,我有些乏了,先回去了。”

    “哦,好的。”

    尹浣沁见了金陵栎还真是有些累了的样子,自然也就没有拦着,目送着金陵栎回去他的房间之后,莫名的就失了神……

    “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看啊!”

    北离墨见到尹浣沁这个样子,内心又开始莫名的不舒服,所以整个人的语气都显得很不好。

    尹浣沁这才回过神来,对于这种样子的北离墨,她还真是颇感到无语,只是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顶了北离墨一句。

    “宣王爷,这并不关你的事吧!”

    北离墨这时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特傲娇的嗯哼了一声,然而却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

    “沁儿,可有想什么法子对付田太傅的女儿田笙笛啊!”

    北离墨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将问题转移到了田笙笛的身上。

    尹浣沁虽然感到奇怪,并且也狐疑的看了北离墨一眼,淡淡的回道:“臣女自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