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臣女先去忙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9本章字数:2038字

    尹浣沁也顺势摇了摇头;“没事,姐姐休息一会儿就好。”

    “啊,那好吧,姐姐好好休息,妹妹不打扰你了。”

    见尹浣沁实在是很累的样子,尹以娇也不好再多打搅尹浣沁,只好担心的看了尹浣沁一眼,随即慢慢走了出去,临走之前还不忘让尹浣沁好好休息之类的关心举措,无疑都让尹浣沁有着些许的暖心……

    而在尹以娇走了之后,尹浣沁躺在自家的床上,却迟迟都没有睡着,回想起今日的一幕幕,都不免让她有着些许的感慨,然而脑海里闪过最多的人影,竟然会是北离墨!

    一想到这,尹浣沁便不禁使劲摇了摇头,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怎么会想起他呢……”

    尹浣沁如此疑惑的同时,纤细的手指又不免划过自己的耳垂,似乎那里还有着北离墨嘴唇的温度……

    秋天的天气,在碧月国里往往就是温度都适宜的气候,因此城里城外都不免多了些来来往往的人,在循坏着进进出出。

    而要说从将军府内,最常进进出出的人,那就一定是属于北离墨了……

    自从那日北离墨开始无比霸道的宣示了,他要让尹浣沁成为他的王妃之后,进出将军府的次数,更是多的不能再多了。

    然而,无论怎样,尹浣沁对于北离墨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淡的,可是北离墨是谁啊,他可是在尹浣沁眼里便是脸皮厚到能敷住一堵墙的人啊!所以北离墨又怎会放弃呢?

    况且北离墨一直以来的信条,就是不成功便成仁!

    因此就算尹浣沁对她态度再恶劣又怎样?再冷淡又怎样?他北离墨既然说出要让尹浣沁口中的不可能变成可能,那么他北离墨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带着这样的信念,北离墨骚扰尹浣沁的次数,更是越发的多了起来……

    到了最后,北离墨也不知道自己对于尹浣沁这女人,到底是有了多大的热情,才会让无比尊贵的,弯下自己的身躯,只为了一个女人的垂怜,说真的,北离墨还真是担心这事要传出去,恐怕还真是会有损他宣王爷的名声!

    虽然,宣王爷的名声在他人的眼里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损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面子的!

    可是啊……尹浣沁对于北离墨来说,就像一个毒一样,让他靠近的同时,自己总是忍不住的慢慢的上瘾,久而久之,北离墨想要的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到了最后,尹浣沁给予他的那一丁点兴趣早就不能满足于他了,北离墨悲哀的发现,他这次好像真的是把自己也给玩下去了……

    时间总是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流淌,转眼间,已然就进到了十月份,碧月国的天开始逐渐变得寒冷。

    而随着十月份的临近,碧月国城外一年一度的灯会也在悄悄的来临……

    尹浣沁是知道这个灯会的,并且前世爱贪玩的她,也常常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就去凑个热闹。

    而在跟北黎翼接触之后,尹浣沁对于这种活动更是热爱的不得了,并且也会拉上北黎翼一起……

    而在如今已经重生的尹浣沁看来,无疑前世的这一切都代表着自己的愚蠢,尹浣沁也早已经不愿再去想,再去念及从前的情分。

    毕竟,当初逼她到绝路的人可恰恰就是北黎翼啊!

    这让她怎能不恨?怎能不怨……

    然而,即便尹浣沁懒得去想这些事,可是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忘记。

    这不,随着城郊灯会的脚步声越来越临近,北黎翼那个伪君子,也就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讨好尹浣沁的机会了……

    “沁儿,过几日便是城郊一年一度的灯会了,不知沁儿今年又有何打算啊?”

    将军府内,北黎翼找到了不知从何时开始便就喜静,身上总是带着股对自己若有若无冷意的尹浣沁。

    尹浣沁此时坐在石椅上,听闻北黎翼的话,不由得抬眉微微看了北黎翼一眼。

    北黎翼不禁被这样的尹浣沁,打量的有些不自在,轻微咳嗽了一声问道;“沁儿这是?”

    “回季王爷,臣女并未有任何的打算。”

    尹浣沁见到北黎翼有些不自在的脸色,才缓缓转过头来,不再将视线注视到北黎翼的身上。

    “哦?这可有点不像沁儿平时的性格啊!”

    听闻尹浣沁的话,北黎翼不禁挑了挑了眉,心底对于这般如此大变化的尹浣沁,不免又多加了些许的好奇,尹浣沁这是中了什么邪了!

    竟然连她平时最爱凑的热闹也不去了……

    甚至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尹浣沁似乎始终都带着对他北黎翼的一种敌意!

    这点,北黎翼从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了,然而却始终都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又是哪里得罪了尹浣沁,才会使得尹浣沁如此这般的对待自己!

    可是这些问题对于此刻的北黎翼来说,答案恐怕永远都无法知晓了……

    “季王爷说笑了,臣女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

    尹浣沁淡淡的回了北黎翼一声,微微起身便又说道;“只是季王爷一直从未发觉罢了。”

    北黎翼一愣,显然没有想过在他眼中本来就是像个小女孩一样天真烂漫,甚至傻的有些彻底的尹浣沁,突然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沉着冷静……

    “季王爷若没有什么事的话,臣女就先去忙了。”

    尹浣沁对于北黎翼的反应,可丝毫没有顾忌的成分,反正她该利用的东西,都利用完了。

    北黎翼对她来说也不过尘埃里一粒沙子罢了,只不过这一粒沙会妨碍了她的眼,所以现在的尹浣沁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时机,将这一粒沙从自己的眼里彻底抹去!

    “沁儿……”

    北黎翼还未来得及说些跟尹浣沁说些什么,尹浣沁早已经翩然而去。

    留给北黎翼的,也只不过是一抹渐行渐远的背影……

    北黎翼看着那抹背影,眉头不禁轻皱,只不过没一会就缓缓松了开来,随即嘴角露出一抹有些怪怪的微笑,目光至始至终都在盯着尹浣沁那抹有些清冷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