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这女人有什么好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29本章字数:2024字

    “沁儿,你是逃不过本王的手掌心的……”

    随着北黎翼的话音轻微落下,凉风徐徐的吹来,吹落了一片片的落叶,以及一些人或好或坏的计谋……

    “尹姐姐,明天是不是你们碧月国一年一度的灯会啊!”

    闵月公主依旧没能改掉她那欢脱的性子,自己一个人蹦蹦跳跳的来到尹浣沁的房间,眼神有些期待的望着尹浣沁倾魅的脸庞。

    尹浣沁此时坐在了自己床上,手里捧着本书,不知道是不是受过前世太多事情的冲击,现在的尹浣沁,再也不似从前那般喜动爱闹了,除去必要的一些活动,尹浣沁如今更是喜欢自己独自一个人静静的待着了。

    “是啊,怎么闵月公主想去凑个热闹?”

    尹浣沁说着说着的同时,不免也从床上起了身,走到了闵月公主的身旁坐下。

    “是啊!难得碰上个这么个灯会,不去不是可惜了吗?”

    闵月公主对于尹浣沁的疑问,回答的毫不犹豫。

    尹浣沁见到这般大方爽朗的闵月公主,不禁淡淡的笑了笑说;“那就去呗,难不成还怕你哥哥不同意?”

    闵月公主一听尹浣沁这话,连忙摇了摇头说;“哪能啊!我哥哥哪能阻挡了我?”

    “那闵月公主公主怎么还一副犹豫的模样?”

    尹浣沁说这话的时候,不免有些无奈,然而心底却是真真实实的将闵月公主当做了自己的知心好友。

    “嘿嘿。”

    闵月公主不知为何,听完尹浣沁的话讪笑了几声,尹浣沁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正当尹浣沁纳闷之时,闵月公主却在这时一把挽住了尹浣沁的手,笑眯眯的说;“那尹姐姐也去呗!”

    “啊?”尹浣沁被这明显有些热情过头的闵月公主搞得有些蒙了,自己都忍不住做了一个茫然的表情。

    她还真是不知道闵月公主连这都要拉着自己去是要干嘛……

    这么想的同时,尹浣沁也不禁脱口而出便就问道;“闵月公主要臣女去做什么呢?”

    闵月公主一听这话,就有些不开心了,立马松开了挽住尹浣沁的手,有些气鼓鼓的说道;“尹姐姐不愿意陪我去就算了!”

    “哼!”闵月公主说完之后,还特不爽的嗯哼了一声,仿佛真的有些被尹浣沁气着了一样。

    尹浣沁虽说有些郁闷一向就爽朗的闵月公主,今日为何会变得如此易动怒,但还是不忘解释道;“没有,臣女是想说闵月公主不应该跟靖王爷一起前去才对吗?臣女要是陪伴在了闵月公主身边,靖王爷还不又得对臣女白眼相加啊……”

    “额……”

    闵月公主听闻尹浣沁这番凉凉的话语,自己的脸皮不禁也有些红了,对着尹浣沁就是一句;“尹姐姐,你少打趣我了!”

    见到这般娇羞模样的闵月公主,尹浣沁的嘴角也有些情不自禁的上扬,凉凉的回了一句;“臣女不敢。”

    闵月公主此时可不吃尹浣沁的这一套了,特傲娇的嗯哼了一声,便就讲话撂在那了。

    “我不管!反正明天尹姐姐一定要陪我去!”

    “这是为何?”

    见到对于此事如此执着的闵月公主,尹浣沁也有些禁不住好奇的随口一问。

    却没想到,闵月公主更是一反常态,支支吾吾的说道;“哎,尹姐姐这个你就别管啦!反正明天你一定得来就对了!”

    尹浣沁挑了挑眉,心中暗道此事必有蹊跷,可却还没来得问闵月公主,闵月公主便就已经起身;“尹姐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哈!”

    话音一落,闵月公主就有些慌慌张张的走了……

    “闵月公主真是好生奇怪……”

    反应过来的尹浣沁,不由得也为闵月公主的此番行为,感到了些许奇怪,一时却也摸不着什么头绪,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声,便也就没有再去管闵月公主的反常了。

    “怎么样?”

    闵月公主从将军府出来之后,便就来到了一处客栈。

    客栈里,北离墨焦急的神色尽显在闵月公主的眼里。

    闵月公主还是第一次见到北离墨如此这般的神情,不由得起了捉弄北离墨的心思,微微一笑走到一旁沉默是金的北南靖的身边,对着北离墨就是一番摇头,神情更是有点惋惜的样子。

    北离墨的神色不禁一黯,随即淡淡的出声;“怎么会,沁儿不是跟你感情最好吗?”

    “唔…”闵月公主稍稍沉吟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话虽是这么说,可是尹姐姐说不能打扰我与北南靖两人的时光为由,拒绝了。”

    北离墨一听这话,犀利的眼神不由得立马看向了北南靖。

    北南靖抽了抽嘴角,向来就了解北离墨的他,对此颇感到有些无奈,可是却还是不免为自己辩解道;“这可不管我的事!”

    “哼!”北离墨对于北南靖的解释可没放在心上,反而一甩袖子,转身便就背对着北南靖闵月公主两人。

    北南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心底却暗暗想着北离墨这次真的陷的太深了……另一边又在郁闷,尹浣沁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他身边这两个都对他很重要的人,如此这般掏心掏肺的付出!

    这么想着的同时,北南靖也不禁将自己的疑问问出了声;“我说,尹浣沁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两个如此对她掏心掏肺吗!”

    “要你管!”北离墨听闻,毫不客气的就瞪了北南靖一眼。

    至于闵月公主,自然而然就是脱口而出的说道;“当然值得!”

    其实怎么说呢,尹浣沁不算是那种特会讨别人巧的那种女子,可正是因为这样,尹浣沁身上的那种真实才会令人感觉到舒服,恰恰也就是因为这股真实,才会令闵月公主,北离墨这两种身份都极高的人,轻易信服!

    “得得,当我没说!”

    见北离墨闵月公主都如此信服尹浣沁那个女人,北南靖不免找了个无趣,连忙投降道。

    “乖!”

    闵月公主对着北南靖特笑容和蔼的笑了笑,其中自然不乏甜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