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你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0本章字数:2060字

    心底更是纳闷自己,又是何时有得罪过人,值得让人对自己,恨不得五马分尸!

    可是,尹浣沁的这些问题,无疑在目前都是得不到解答的……

    “尹将军,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

    尹家将军府,北黎翼又再次不请自来,一来便就是如此嘘寒问暖的问道。

    “承季王爷的美意,本将军近来过的挺好。”

    尹成天看了看北黎翼,如此说道,但是对北黎翼的态度却也没有好多少,毕竟北黎翼对于他还未及笄的女儿,就敢如此张目说胆在他家的将军府调戏女子,那么这人的人品或者说是品格也就不怎么的了。

    因此,尹将军此时对北黎翼的态度,说是一个陌路人也不为过。

    北黎翼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出来尹将军对自己不满的表情,然而,他却什么都不能解释出来,即便解释,他好像也没有更多的理由去辩驳什么!

    因此,此刻的北黎翼对

    四姨娘那对母子,而感到恼怒极了,但是北黎翼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干笑了一声说:“那么我就在恭祝尹将军的身体越来越好了!”

    “将军,你客气了。”

    尹成天对于北黎翼所说的话,丝毫没放在心上,只是对北黎翼笑了笑便就没有多说了。

    “哦,对了,怎么本王进来这么久,都没有看见沁儿的身影朝?”

    良久,北黎翼这才道出来此次前来的真正目的了。

    尹成天也是早就知道了北黎翼内心所想的事情,因此也没有多去戳破,因此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说是跟闵月公主到处走走了。”

    “闵月公主?”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尹成天所给的回答,北黎翼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自己今早还在皇宫里看到了闵月公主……

    因此,北黎翼对于尹成天所给的回答,不免充满了疑惑,但是北黎翼却也知道,此时可不是问尹成天问题的最佳时机!

    所以北黎翼尽量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好奇,对着尹成天就是一阵笑:“原来如此啊,是本王孤陋寡闻了,还望尹将军不要见怪才是。”

    “哎,季王爷这话说的客气了。”

    尹成天朝北黎翼客套的说了一声,只不过还未等到北黎翼回话,尹成天便又加了一句:“如果季王爷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老夫就先回去了。”

    尹成天这话,无疑是朝北黎翼这个人下逐客令了。

    北黎翼的脸上瞬间变得有些不好看,努力掩盖住自己的气愤,北黎翼对尹成天如此说道:“尹将军走好。”

    尹成天听到了北黎翼这般压抑自己情绪的状态,没再说话,一起身便就甩袖而去了。

    北黎翼看着那抹背影,脸上硬挤出来的笑意,更是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底深深的怨恨之意。

    “老不死的,等本王当上了储君之位的那天,我就不信你还能拽得起来!”

    碧月国的天空,向来都是以晴朗为主,所以时刻都能看见碧月国上方湛蓝的天空,和白得有些透明的白云。

    而因为下过雨的缘故,空气中也再没有了燥热难耐的感受,反而有着秋风徐徐而来的清爽。

    这日,碧月国的皇宫里,北黎翼随着众位臣子宰相上过早朝之后,来到了一直以来便就在皇宫里以公务在身,到处游窜的金陵栎身边。

    金陵栎见到北黎翼的时候,难免有些疑惑,只好问了一声:“季王爷,你这是?”

    北黎翼见了金陵栎的疑惑,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很有礼数的笑了笑:“三皇子,每天都这么奔波于宫中,不知闵月公主可是会不乐意啊?”

    金陵栎一愣,下意识的皱起眉头,这北黎翼突然之间,问起敏敏的事,是打算干嘛呢……

    “乐不乐意,也没办法。”

    “哈哈,也是。”

    北黎翼一听金陵栎的这话,也就知道金陵栎这个人明明就是在朝他四两拨千金!

    话里的意思,是真是假恐怕还有得探究!

    “不知季王爷可还是有什么事?”

    金陵栎并没有去管北黎翼突如其来的怪异,自己也懒得跟北黎翼这种人客套,所以没一会儿,金陵栎就朝北黎翼如此问道。

    “哦,也没什么事,这不是前几日本王去将军府找沁儿,没想到尹将军却告诉我说,沁儿跟闵月公主出去了……”

    北黎翼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不忘看了看金陵栎的反应,见后者竟然也是一副茫然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北黎翼的心底更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北黎翼的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样子,还加上了一句说:“可是,本王却就在前几天就看见了闵月公主的身影,这事还真是奇啊……”

    金陵栎皱着的眉头,始终都没有放下,心底更是对北黎翼的这番探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更多的,是对北黎翼的一种防备,毕竟之前的那件事,可是让敏敏至今都还有些讨厌极了北黎翼。

    自然的,金陵栎对于北黎翼也不敢放松警惕,因此只是笑了笑说:“季王爷可能是看错人了吧!”

    “哈哈,可能是吧!”

    北黎翼听到了金陵栎的回答,终于是收起了那一分探究,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反而附和着金陵栎的话。

    只不过,北黎翼的心底究竟是怎么想的,恐怕也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碧月国的深夜,在秋日里开始变得有些寒冷。

    原本在白天而让人感到有些神清气爽的微风,在此刻不免也有些刺骨。

    在宣王府彻底安心住下的尹浣沁,此刻在床上却有些难以入睡,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的她,就这么望着黑漆漆的房间,不知道在想什么……

    “砰。”

    突然,一个重物倒地的声音赫然传了出来,在寂静的黑夜之中,更是显得有些格外的刺耳……

    “谁?”

    本来就没睡着的尹浣沁,一个激灵就起了身,防备看着整个房间。

    奈何,没有灯的缘故,尹浣沁只能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皱着眉,尹浣沁开始缓缓的下了床,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有油灯的桌边,刚想将油灯点燃,脖子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冰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