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疑心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1本章字数:2072字

    已经是在宣王府大厅坐下的四人,尤其是尹浣沁在听过闵月公主所说的事之后,自己不禁如此说道。

    “那么快?”

    一旁的北离墨一听这话,明显有些不愿意,看向尹浣沁的时候,更是充满了委屈的神情。

    他还想多跟沁儿待一段时间呢!

    “不然呢?”尹浣沁白了北离墨一眼。

    “不过说真的,尹姐姐你的伤好了吗?”

    闵月公主可没有去管北离墨跟尹浣沁这两人的打情骂俏,只是有些关心的朝尹浣沁问道。

    尹浣沁笑了笑,心底早就没有把闵月公主当做一个外人了,因此也没有多做客套,只是说:“嗯,好的差不多了,小心点的话应该不会发现。”

    “哦,这样啊,那就好……”

    “嗯,你用那样的借口骗我爹爹,那你自己现在又住娜呢?”

    尹浣沁闲来无事,就这么随意的问了一句。

    只不过这次,回答她的却不是闵月公主,而是一旁一向就在她身边容易沉默的北南靖。

    “这个,我自有安排,尹小姐就不用担心了。”

    “切,就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心情很好的北离墨,此刻也没有忽视了北南靖的话,甚至还不忘打趣了一番。

    北南靖淡淡的看了北离墨一眼,随即说道:“彼此彼此。”

    这两个男人的谈话,无疑是让原本就有些脸皮薄的闵月公主有些红了脸庞,至于脸皮厚的尹浣沁嘛,自然只是淡淡的抿了抿口茶,静静得看着这两兄弟打趣对方。

    看来这两兄弟的关系,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的多……

    “二嫂。”

    这日,天气有些阴沉,阳光躲在了乌云之中,给人一种沉闷的心情。

    北离墨破天荒的来到了季王府,由于北黎翼不在的缘故,自然接待北离墨的就是北黎翼的王妃了。

    田笙笛近日也实在过的不怎么好,整个人都比原先的时候消瘦了一整圈,只是她对于北离墨的到来,还是充满了好奇……

    据她所知,北离墨跟北黎翼的关系平平,更别说到这季王府来作客了。

    “不知六弟今日前来拜访,是所为何事啊?”

    “怎么,二嫂是不欢迎我的到来啊?”

    北离墨对于田笙笛的提问早就有了准备,加上今日前来本就有试探田笙笛之意,所以田笙笛这些芝麻大小的问题,怎么可能为难得住他……

    田笙笛笑了笑,对于北离墨,田笙笛一直以来的看法就是瞧不起北离墨这种游手好闲的皇子,只不过碍在北离墨是皇子的身份上,田笙笛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哪能啊,六弟前来,嫂嫂欢迎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你的到来呢!”

    田笙笛笑了笑,较好的面容更是为她添许了一些气质,令人感到有种舒心的感觉。

    只是至于田笙笛的内心究竟是如何,恐怕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哈哈,二嫂说得对!”

    北离墨附和着田笙笛的话,哈哈大笑了几声,如此说道。

    只不过没一会儿,北离墨又说道:“怎么我看,最近二嫂瘦了很多呢?”

    “啊?没有吧!”

    听闻北离墨的话,田笙笛自己更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看上去在意极了北离墨所说的话。

    “莫不是我二哥对待二嫂不好?”

    北离墨也没有去管田笙笛这般失态的模样,甚至心底隐隐约约觉得田笙笛变了很多,但是这些可不关及他北离墨的事,所以北离墨没有再理会田笙笛的状况,只是如是说道。

    田笙笛一愣,随即想起这几天北黎翼对待她的态度,不由得眼神一黯淡,却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啦,王爷对我很好……”

    “哦……”北离墨做出一副了然的神情,随即微微一笑说:“如果是二哥对待你不好的话,弟弟必定为你讨个说法。”

    田笙笛感激涕零的看了北离墨一眼,虽然知道北离墨这话顶多也就是客套话,但是如今的她,却不得不为这样的客套话,而感动一把。

    “是吗?那嫂嫂就先谢过六弟了。”

    “哎,二嫂这话客气了。”

    北离墨摇了摇头,似是真的为田笙笛这样的做法感到了不满,但是田笙笛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雅的笑了笑。

    北离墨见到这样的田笙笛,心底已经将刺杀尹浣沁的那个刺客,会是田笙笛的嫌疑撇清了。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北离墨自然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只好看了看田笙笛说:“二嫂,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一步了,改日再来。”

    田笙笛虽然对于这样来去匆匆的北离墨,感到了些许纳闷,只不过表面上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道:“那行吧,下次有空还记得来啊!”

    “会的。”北离墨点了点头,随即便就走出了季王府,说真的,他可是特意挑着北黎翼不在的时间前来,否则要是被北黎翼发现这次没有任何目的的前来,那么难保疑心病很重的北黎翼不会怀疑到他……

    只可惜,北离墨千算完算也没有想到,就在他刚刚离开季王府的后一秒,北黎翼的身影也从去往皇宫中的那条道路走了出来……

    正欲回家的北黎翼,也没有想到竟然在季王府的门外看到了北离墨的身影,当下便就皱紧了眉头,北离墨来季王府这是打算干什么呢……

    “笙儿,我问你刚刚北离墨是不是来过了。”

    带着疑问回到季王府的北黎翼,刚巧碰上了准备回房的田笙笛,因此北黎翼想也没想的就拦住了田笙笛的去路,如此问道。

    看来,北黎翼的疑心病果然是又犯了……

    田笙笛看见是北黎翼的时候,脸上还很惊喜,说实话,自那日北黎翼打了她之后,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北黎翼的身影。

    哪怕那日北黎翼那么伤害了她,可是犯贱的她却依旧想念着北黎翼想的快要发疯……

    所以此刻的田笙笛见到了北黎翼,又怎能不惊喜,带着一脸的期待之情,田笙笛雀跃的叫了一声:“王爷,你回来了!”

    北黎翼对待田笙笛可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反正只要是在他眼皮底下做错事的人,那么北黎翼就会给他们盖上犯罪的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