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有些奇怪的尹以娇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1本章字数:2007字

    北黎翼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尹浣沁,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尹浣沁的武功竟然有着那么厉害的功力……

    一直以来,北黎翼都以为尹浣沁会到处乱蹦乱跳,还会打架的功力,只不过是跟尹成天所学到一些皮毛,三脚猫功夫而已。

    可是当他第一次感受到尹浣沁拳脚时,才悲哀的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是在小看了尹浣沁这个女人!

    所以此刻北黎翼不得不带上了疑惑的目光看向尹浣沁,只是心底那一份贼心却迟迟没有消减下去的欲望,望向尹浣沁的时候,更是多了一分迷恋了。

    “真没想到沁儿这么厉害,看来以前是本王低估你了!”

    北黎翼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终于说出了这句话的真正目的:“只不过,这样的沁儿,倒是让本王对沁儿更多了一分爱慕了……”

    “我呸!季王爷,臣女劝你最好想想自己的身份!”

    尹浣沁对于北黎翼所说的话,压根就没有领情,甚至可以说,厌恶北黎翼简直就到了极点,连平时一向就听不惯说不出来的脏话,竟然也飙了出来。

    尹浣沁殊不知,这样子野性子的她,更是不容易让北黎对她的兴趣,消减了下去。

    相反的,还会增添北黎翼对待她自己的兴趣度……

    这不,随着尹浣沁的话音一落,北黎翼更是不客气的走上前来,对着尹浣沁就是一句:“为了沁儿,身份那些的又有什么重要呢?”

    尹浣沁不知道是觉得北黎翼这话太过嘲讽还是什么,一直就没有朝北黎翼笑过的嘴角,此时却勾起了一抹冷笑,却没有去跟北黎翼多废话什么。

    只是留下一句:“这句话,就留给季王爷你自己慢慢听吧!”

    尹浣沁说完此话的时候,更是趁着北黎翼一个不注意,自己便就闪身逃离了北黎翼的视线。

    她知道,要是再这么跟北黎翼待下去的话,那么她可就一点好处也就没有了!

    而北黎翼看着尹浣沁毫不犹豫就撇下自己离开时的背影,不由得低下头,脸上是乌云密布的黑脸,对于尹浣沁的此番举止,自己更是不免有些怒气,在生根发芽。

    这些,尹浣沁都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尹浣沁知道,那就是未来几日,她必定是要给北黎翼一个警告!

    否则,北黎翼恐怕还不知道她尹家的尹字究竟是怎么写的!

    “怎么落得这般狼狈样子?”

    回到将军府之后的尹浣沁,脸上终于是难掩住自己的疲惫之色,更是没有想到北离墨一直以来还在将军府游荡。

    所以面对北离墨的提问时,尹浣沁自己也不免有些错愕,一时之间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尤其是在看到了一旁她妹妹尹以娇的身影,这下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出去办了会事,待会儿跟你说吧。”

    北离墨轻哦一声,见到这样疲乏的尹浣沁,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轻轻应了一声,就很自然走到了尹浣沁的身旁,揽住尹浣沁的腰身。

    尹浣沁脸一红,毫不犹豫扒开北离墨不安分的手说:“还有人呢!”

    “啊!姐姐,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尹以娇也是懂得观察气氛的人,加上刚才跟北离墨的相处,她倒也是觉得自在,所以赶忙为尹浣沁跟北离墨两人调节调节了气氛,一边还不忘打趣他们两个。

    尹浣沁脸一红,走近尹以娇的身边,毫不犹豫的就用手指弹了弹尹以娇的额头,说:“你啊,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连姐姐都敢打趣咯!”

    尹以娇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有些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说:“妹妹哪敢啊!”

    “是吗?”

    尹浣沁对于尹以娇的说辞,可是明显不相信的,只不过尹以娇作为自己最过喜爱的一位妹妹,尹浣沁自然也是没有理由多去责怪尹以娇,只是很无奈的笑了笑。

    尹以娇一向就有些古灵精怪,这不眼珠子一溜转,直接挽起了尹浣沁的手说:“姐姐,吟音姐姐跟四姨娘已经禁足许多日了,要不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看看他们?”

    尹浣沁皱起眉头,疑惑的望向尹以娇,心底有些微微叹息,看来她这个妹妹的心软病又发作了……

    “你还嫌他们欺负你欺负的不够啊?”

    尹以娇一愣,不免也想到了还未禁足时的那对母女欺负自己的时刻,但是又转念一想,尹以娇还是这样说道:“毕竟是一家人,妹妹想还是以和气为主吧,再说了吟音姐姐已经是被爹爹惩罚够了。”

    尹浣沁面对这样的尹以娇,突然感到了一阵纳闷,按理说,尹以娇平时就算是再心软,也不可能这般为尹吟音说情吧?

    所以尹浣沁不得不开口问了一句:“以娇,你今天是怎么了吗?怎么一直在为那对母女说情!”

    尹以娇听闻此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慌张的神情。

    虽然是一闪即逝,但还是让一直就在看着尹以娇的尹浣沁察觉到了。

    但是尹浣沁并没有说出来,按照尹以娇的性子,此刻的她这般为尹吟音那对母女求情,必定是有着隐情的!

    “没有啊,姐姐你想多啦,我只不过是想吟音姐姐跟四姨娘禁足的日子已经够久了,没必要一直让他们这样,不然多痛苦啊!”

    尹以娇说着说着,自己不免也做出了一副伤心的表情,看上去更是对尹吟音所受的罪,深同感受一般。

    尹浣沁没再继续反驳尹以娇的话,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以娇说的也是,是姐姐没有想过那对母女……”

    尹浣沁话里虽然没有再反驳尹以娇的话,但是却还是没有掩饰住对那对母女的厌恶感。

    这一点,尹以娇一直以来都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想做的任何事,所以尹以娇也没有去在意尹浣沁话里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那姐姐去给爹爹说个情,解禁她们好不好?”

    “为何?”